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在这个地球上,人类永远只是初来乍到”

石玉2015-04-12 17:48:39

Sylvia Earle,这位《纽约客》和《纽约时报》口中的“深海女王”,有着近乎传奇的一生。

“鲨鱼是优美的动物。它们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 4 亿多年,比恐龙出现的还早。相对于奥妙的海洋生物来说,你要记得,在这个地球上,人类永远只是初来乍到。”

出生于 1935 年的西尔维亚(Sylvia Earle)穿着一双高跟鞋,紧致的蓝色套装,除了微微有些驼背,她确实显得精神焕发(是的,你没看错,是 1935 年。那一年地球上还只有 20 亿人口)。这位 80 岁的老太太在清华的礼堂里正与演员刘烨同台宣扬保护鲨鱼及海洋。

电影 Mission Blue

在今天,新生代的海洋科学家中有一半都是女性。但时间追溯到 1964 年,西尔维亚(Sylvia Earle)作为唯一一名女性,和 70 个男人一同乘研究船在印度洋出海考察,这件事足以成为报纸的头条新闻了。这位《纽约客》和《纽约时报》口中的“深海女王”,有着近乎传奇的一生。

3 岁的一次旅行让她第一次接触到海洋,在海边,她被一个大浪打翻,海洋第一次就抓住了她的吸引力。12 岁的时候,他们全家从新泽西搬到了佛罗里达,1953 年,18 岁的她第一次真正的潜水。从那以后的整个青年时代,墨西哥湾就是她潜水的后花园。但在整个 1940 年代,信息还不像今天这样自由流通、垂手可得,学校教育也大多是老生常谈,老师们常常教育他们说,“女人等着嫁人生娃就行了,这些知识是教给男人们的。”整个大学阶段,科学专业的班上也经常只有她一个女孩,但现在回想起来,她笑着说“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她拼命自学海洋动植物有关的知识,后来她在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和杜克大学得到了硕士和博士学位。

1964 年,跟随船队在印度洋完成为期 6 周的考察之后,西尔维亚已经小有名气了。1970 年,她组建了世界上第一支女子深海探险队,在水下持续待了两周的时间,自1977 年起,她共下水 100 多次,累计在海底工作 7000 多个小时,现在还是多项女子潜水世界纪录的保持者。

在漫长的潜水生涯里,她曾用自己公司研发的小型潜水艇,历时 5 年完成过《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可持续海洋探索”项目,她还担任过美国国家海洋大气局第三代实用气象观测卫星 NOAA 的首席专家、担任过政府官员、服务过能源公司,还是“谷歌地球”海洋板块的主席。她喜欢自己在 Google 的职位,问她怎么看待这份工作?她说,“我喜欢把地球仪拿在手里的感觉,我想看清其中的每一个细节和奥秘。”

海洋像是地球的蓝色心脏,但 Sylvia 潜水的 50 年,也是亲眼见证这颗蓝色心脏持续退化的 50 年。她得到了很多,但失去了更多。

西尔维亚(Sylvia Earle)

在过去 30 到 50 年间,世界海洋中有将近 30% 的科学家明确认知的鲨鱼种类正濒临灭绝。她亲身感受到珊瑚礁的退化,大型鱼类在不断地减少。“如果你足够幸运,能在海中看到成群的鲨鱼,那说明海洋生态系统是健康的。如果有一天,海洋中没有鲨鱼了,你会感到惊恐,那说明海洋正在受到破坏。”

美国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全球鲨鱼保护项目负责人 Imogen Zethoven 女士曾说,“活着的鲨鱼比死去的更有价值。鲨鱼旅游业的经济价值是有目共睹的。帕劳的一项研究显示,一条活着的鲨鱼一生中为旅游业带来的利润约为 190 万美金,而一条被捕杀的鲨鱼价值仅为 108 美金。保护鲨鱼有更好的经济回报。所以,请不要再捕杀他们了。”

2009 年,Sylvia 获得了 TED 颁发的 the TED prize 奖项,并在 TED 的帮助下创办的“蓝色任务”基金会(Mission Blue),号召全世界的每个人以一切现代化的手段——电视、网络、电影、书籍——来保护海洋、建立生态保护区。2014 年 8 月,基金会与Netflix 合拍的纪录片 Mission Blue 推出,在好莱坞举行了放映会,莱昂纳多等影星出席了现场。

还有 10% 的大鱼生存在海里。地球还拥有一些蓝鲸,在南极还有一些磷虾,在切萨皮克湾还有一些牡蛎,还有一半珊瑚礁保持完好,它像一条珠宝带环绕在地球的中部。海洋太美了,这种美丽也非常脆弱。我们还有时间做出改变,但时间不多了。

在被问到,“你是否曾有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刻”时,西尔维亚说,“有一次,当我结束深潜返回海面时,发现船不见了,海面空荡荡的。在那一刻,我不得不面对陷入恐慌中的自己。但我内心一直确信,船一定会回来的。”

西尔维亚(Sylvia Earle)旧图

西尔维亚(Sylvia Earle)旧图

与男人们一起工作

西尔维亚(Sylvia Earle)的书《无尽深蓝》

4 月7 日,清华大学。西尔维亚(Sylvia Earle)和刘烨在宣传保护鲨鱼和海洋。

您是否感到害怕过?

西尔维亚:我尽己所能确认每一个流程。我相信建造这艘潜艇的工程师们,我相信如果出了意外,会有人支援我,有操作规范可以遵循。想到这些,我就把担忧都留在了水面,全身心享受在海面之下的时间。那是灵长类动物轻易不会去的地方。

在很多场合您都穿着一身蓝色的套装,蓝色是最喜欢的颜色?

西尔维亚:蓝色对我来说当然很重要,有时候我也会穿黑色。

许多人觉得,我住在都市里,离海洋很远,保护海洋跟我关系不大?

西尔维亚:在我们大多数来说,只是了解海洋的表象,没有了解它的本质。如果没有海洋,就不可能存在生命,就不可能产生这么多的氧气。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根本不了解这些,像别人一样,我觉得海洋太辽阔了,它的恢复能力很强,人们可以随意地伤害它,没啥关系。

人类向大海索取了很多很多,还向大海排放废物。但其实,海洋每一天都在用它的双手触碰着你。你呼吸的每一口呼吸、喝的每一口水,都和蓝色的海洋密不可分。大多数的氧气是通过海洋里的微生物产生的。当然,树木也可以产生氧气,但大多数的氧气是海洋提供的。

紧迫性在哪里?

西尔维亚:作为人类,哪怕地球上有70亿人口,希望我们也能用一个比较好的方式去消费自然、以正确的代价来做到生物的多样性?当我们发展到90-100亿人口的时候,如果做到可持续性?我们应该知道自己要如何前行。每个人都要了解这些知识,如果我们持续地犯错,未来是不会光明的。我们要很好地使用工具,去挽救这些赖以生存的元素。现在我们只有10%的鲨鱼存在了,我们不能把它们都杀光。

在海洋里,让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西尔维亚:洋底真的有各种各样的生物,不光是鱼类,还有很多壳类的动物、脊椎动物。鱼类也有脊椎,就像我们一样,也有一个心脏,有些大脑还跟我们人类的大脑差不多大。

很多人认为,鱼只是食物,就是在市场里看到的、在饭桌上看到的那些东西。但我很荣幸,能够在海洋深处看到这些生物,它们生活在自己的环境里,就像人类、猫、狗一样,是一个个体。它们有不同的面貌,有不同的形态,来构成我们的星球。

鱼是那么小的一个生物,它们看不到我们看到的一切,无法像我们这样掌控自己的未来。

在我们小的时候,我们都会想,“唯一好的鲨鱼就是死鲨鱼”,因为鲨鱼会把我们人类吃掉。这是一个不好的想法。它可能是一种食肉的动物,但每年只有非常少的人被鲨鱼咬死、咬伤。但每年却有大量大量的鲨鱼被人类所伤、所捕,这样真的合理吗?

永远不会停止好奇?

西尔维亚:作为一个潜水员,总希望潜得越深越好,可以到海底20米,甚至50米以下,如果你想看到深层的蓝,想要深潜到300米以下,你就要有一个很长的减压期。这也是为什么让我想开发一些深潜器。就是能够让你潜到水下很深的地方,那是一种新的生活,海洋里有很好的生活。

儿童们只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感到好奇,科学家永远不会停止好奇。科学家就像儿童永远不长大。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