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卖 3D 打印看起来很玄乎?卖定制首饰就好说了

唐冰蕊2015-04-10 17:15:01

尽管 3D 打印技术是一个很有噱头的名词,胡周斌还是认为,“定制”才是马良行服务的关键。

3D 打印技术问世之初,就有不少人瞄准了“定制”这个未来方向,从硬软件和配套服务等多个角度切入培育市场。销售的产品除了打印机本身,也有玩偶、配件、首饰等等。国外一家叫做 Shapeways 的网站算是行业内第一家较为成熟和成规模的 3D 打印定制平台,用户既可以在上面通过简单操作在线定制,也可以直接购买其他用户晒在网站上的设计作品。

马良行 M-Lab 的创始人胡周斌最开始也从 Shapeways 上得到了不少灵感。这个英国留学归来的年轻人经历复杂:本科学工业设计,研究生念的是艺术摄影,回到国内,还在一家大型休闲服饰品牌做过销售。他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天猫,这家互联网公司的“草根+鸡血”氛围对他影响很大。2013 年底,恰逢 3D 打印技术开始走入公众的视野,胡周斌看到了市场的机会。

网站首页及定制实时渲染效果

从首饰切入 3D 打印定制市场,源于一次偶然。一位朋友想准备一份独一无二的首饰送人,却发现没有合适的定制渠道。传统的“定制”更多是激光刻字、镂空纹路等等,在胡周斌看来,都不够酷。而真正的定制服务不仅价格昂贵,速度较慢,因为涉及到打样,也难保一次成型。为什么不做一个平台,让人们可以自由地设计想要的首饰?一番搜索之后,胡周斌决定自己动手。

现在回头来看,胡周斌认为这也是一个遵循理性的选择:由于 3D 打印技术较新,从首饰切入,对顾客的距离感会较小,也比较符合人们对于定制服务的预期。选择贵金属也是同样。尽管 3D 打印技术是一个很有噱头的名词,胡周斌还是认为,“定制”才是马良行服务的关键。

对于定制的自由度,胡周斌和他的团队做了大量调研。以戒指为例,除了手寸,还有戒指的宽度、花纹、材质、厚度等等可供调节,如果完全放开,那么对于毫无设计背景的大多数客人来说,反而是种负担,做出的产品也可能因为不够美观而造成浪费。因此对于大多数产品款式,他们严格限制了能够定制的尺度:譬如一款带有字母的耳钉,最多只能改变字母本身,而不能再对耳钉的大小、形状等等做出修改。当然,为了满足一些“专家级”的用户,马良行也准备了一些能够修改更多参数的设计原型,供感兴趣的客人自主发挥。


马良行产品宣传图

现在,马良行的产品生成流程非常简单:用户登录网站,选择合适的款式,进行定制(如改变文字内容、大小、纹理、材质等),通过网页实时渲染的效果图来不断调整、修改,之后下单,等待发货。而在网站这端,用户最终确定的模型文件会直接下载保存到工厂的数据库中,工厂只要依次打印、加工并寄回上海马良行办公室即可。

这个流畅的流程并非 3D 打印系统自带。大部分工业级 3D 打印工厂都是以传统的接单-下单方式进行人工操作,一般为一次性工作,对于马良行这样大量、小件而持续的产品非常不适合。为此,胡周斌和他的团队专门为 3D 打印工厂同时开发了一款后台系统,使得用户下单能够直接到达工厂客户端,加入等待列表进行打印操作,减少了人工耗时成本。

其实在 3D 打印消费产品领域,由于技术较新,也比较简易,很难有人说自己拥有某种技术壁垒或所谓“硬性竞争力”,会面临被抄袭、被超越的风险,对于自身的发展也要慎重。胡周斌坦言,中间一段时间,他也曾带着马良行走过弯路,因为被生产面向企业的产品能够迅速带来利润回报所吸引,在一段时间内甚至改变了产品策略。不过最终,他还是决定重新回到贵金属首饰定制服务这条线中,同时投入更多的财力和精力进行设计创作和技术研发,也吸引到了越来越多对首饰设计和定制感兴趣的年轻人。

从去年 11 月加入滴滴积分商城,如今的马良行拥有较为稳定的流量和订单。今年小年夜,马良行甚至意外接到了来自阿里巴巴的电话,希望能合作开发一款根据声波进行定制的首饰产品。这就是三月初在淘宝首页大家能看到的来自马良行 x 淘宝 x 大悲乐队的“声音实验室”。胡周斌告诉我们,这些来自大品牌、大公司主动递出的橄榄枝给了他们很多信心,也让他更加坚持自己最初的愿景。


淘宝 x 大悲乐队 x 马良行活动海报

如今,每天马良行都会接到不少来自用户或设计师的反馈,提出各种各样不同的需求和建议。但现在的胡周斌对此反而更加谨慎,有了之前一次走弯路的经验,他希望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更加集中精力把产品和服务做好,而不是进行盲目拓展或快速复制。而说到更远的目标,胡周斌希望,能够最终改变人们对于定制的定义和理解,为市场提供更加多元化的产品需求。


图片提供:马良行 M-Lab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