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这群人从PayPal赚了钱后,投资履历上没有瑕疵

David Gelles2015-04-10 17:01:37

在精英企业家中,往往是成功者引领后来者获得成功。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打车软件 Uber、公寓出租网站 Airbnb 以及其他一些硅谷下一代新兴企业推出的那些备受人们喜爱的产品,正在改变着人们使用网络的方式。不仅如此,他们也正在改变着人们的预期,私人企业在上市前所能募集到的资金数额也在增长。

这些私人科技公司被称作独角兽(unicorn),市值往往高达 10 亿美元甚至更高,而这都要归功于风险投资公司、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公司和共同基金投入的资金。(译注:投资行业往往会把市值超过 10 亿的新兴公司称作独角兽。)

来自华尔街的资金不断流入这些公司的金库,而在这背后操控局面的,则是一群人们耳熟能详的人。他们给投资者建议、自己投资公司,有时也会亲自创立独角兽公司。

2002 年上市的 eBay 全资子公司 PayPal 中,一群校友组成了一个团体,人们戏称其为 PayPal 帮(PayPal Mafia)。他们参与了许多(如果不是最多)当今最有价值的私人科技公司的创立发展。

距离赚到第一笔钱十年多后,这群人仍然有着持久的影响力。这不仅证明硅谷的科技产业有着紧密的社会关系网,也证明刚入门的企业家们对在他们之前成功的前辈们有着相当的信任。如今,PayPal 帮和当下涌现而出的独角兽公司之间还有着密切联系,而且这些独角兽公司都在迄今为止最有价值的新兴科技企业之列。这表明,他们的影响力仍未衰退。

PayPal 前任 CEO 兼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投资了一系列公司,其中包括了 Airbnb、大数据公司 Palantir、太空运输服务供应商 SpaceX 和支付公司 Stripe 这四个如今硅谷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

PayPal 负责工程的前副总裁杰里米·斯多普尔曼(Jeremy Stoppelman)也以个人身份投资了支付服务供应商 Square、Uber、图片社交网站 Pinterest、Airbnb 和 Palantir。

还有 PayPal 公司业务拓展部前任部长、风险投资公司 Khosla Ventures 如今的合伙人基斯·拉布斯(Keith Rabois),他也持有 Airbnb、Stripe、Palantir 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股份。

PayPal 校友团成员们的共同经历,使得他们的建议(以及投资)对那些年轻企业家来说特别珍贵。2001 9 11 日美国遭受恐怖袭击后不久,PayPal 这家 20 世纪 90 年代成立的在线支付服务供应商上市了。尽管上市时间离 9•11 很近,而且当时因为恐怖袭击和互联网泡沫的破裂,美国的经济也还不太景气,但是 PayPal 却大获成功。

“PayPal 的创立发展是一种极端的经历,公司一次又一次挺过了种种绝境,而且还获得了巨大而又持久的成功,PayPal 共同创始人兼技术总监马克思·莱文奇恩(Max Levchin)说道,我们就像激烈的军事行动中的老兵一样,转过头去回顾自己以往的教训,以及 20 岁出头时建立的人际关系。

2002 年 eBay 收购 PayPal 的时候,几乎没人愿意投资新兴科技企业,而 Paypal 的人则属于愿意投资的那些人。

“我们最开始是一群不合时宜的人,后来慢慢发展成了这一生态系统里的中心人物,拉布斯说道,那时企业家们需要资金,而他们能获得资金的唯一渠道就是我们。


甚至在转而成立新公司、参与风投基金之际,校友团成员们也没有停止向彼此的公司和新晋企业家们投资。

“和年轻的新团队合作让我们得以间接重温往日的经历,罗洛夫·博沙(Roelof Botha)说道,要想得痴呆,最保险的办法就是在年轻的时候停止工作。博沙是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合伙人,曾经担任过 PayPal 业务拓展部领导人,还投资过 Square。

这个秘结小团体的成员都是年龄不超过 50 岁的男性,其中大部分是白人。他们之所以能在硅谷的创业行动中保持中心主导地位,部分原因就在于,在精英企业家中,往往是成功者引领后来者获得成功。

“这类事情都有一种网络效应,斯多普尔曼说道,如今他是美国用户点评网站 Yelp 的联合创始人兼现任 CEO,如果你的名字和成功联系在了一起,人们就会把你找出来。为什么聪明人都去哈佛?因为在他们之前的那些聪明人去了哈佛。

或者这么说,企业家们希望 PayPal 校友团投资他们的新兴企业,是因为看到了校友团先前投资过那些大获成功的企业家。十多年来,许多最为知名的新兴企业的成立或者资金筹措都少不了校友团的身影,校友团也让自己在此过程中变得更富有。如今运营着风投基金和对冲基金的蒂尔曾是 Facebook 的早期投资者之一。还有一些校友团成员则投资过企业社交网站 Yammer,微软于 2012 年斥资 12 亿美元收购了该网站。

Yammer 也是由一位 PayPal 前任中高层管理人员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创立的——他曾是 PayPal 的首席营运官。而且事实上,校友团不止投资过当今许多成功的科技公司,还不断创立着成功的科技公司。

另一位 PayPal 前任首席营运官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是如今市值 320 亿美元的商务人际关系网站 LinkedIn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而斯多普尔曼和另一位校友团成员拉塞尔·西蒙斯(Russell Simmons)联合创建的 Yelp,如今市值达到了 35 亿美元。Elon Musk 是 PayPal 的前身 Confinity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他其后又创立了市值 230 亿美元的特斯拉(Tesla)和估计市值 120 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 SpaceX。

甚至连 2006 年 Google 斥资 16 亿美元收购的视频网站 YouTube,也是由三位 PayPal 校友查德·赫利(Chad Hurley)、陈士骏(Steve Chen)和乔德·卡林(Jawed Karim)创立的。

 “总体看来,我们大家的集体履历都很漂亮, PayPal 一位前任董事会成员斯科特·巴尼斯特(Scott Banister)在讲解校友团经久不衰的影响力时说道,“这不单单是指你一个人和公司联系在一起那么简单——其他和公司相关的人也和你联系在了一起。

离开 PayPal 后,巴尼斯特联合创立了电子邮件服务系统 IronPort,后来他以 8.3 亿美元的价格把它卖给了思科系统公司(Cisco Systems)。

如今,投资新晋企业家让这些科技领域经验丰富的老手们能够贴近行业底层——新晋企业家们则从这里起步,努力迈向财富和声名。

2010 年,莱文奇恩把一家社交游戏公司 Slide 卖给了谷歌。最近在几位昔日同事的支持下,他开始着手创立一家支付公司 Affirm。

“在 Yelp 的时候,每当要开始新一轮融资时,我都会去问问彼得·蒂尔的意见,斯多普尔曼说道,而到了考虑产品和发展战略时,马克斯就是我天天要见的人。至于拓展思维相关事宜,我则去会找基斯。

不过,投资一家新兴企业从根本上来说是件有风险的事儿。每次 PayPal 校友团设法成功帮助几家公司大获成功时,失败的幽灵总会投下巨大的阴影。

“每次在签天使投资支票时,我都会说这可能会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这笔钱斯多普尔曼说道,失去 25000 美元时那种让人心痛的感觉,跟失去一百万美元时的感觉一样。

不过就目前而言,PayPal 帮的成员集体履历大体上来说还是没有瑕疵的。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