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一大波哲学家和艺术家发表了对光和人生的看法

宁卉2015-03-31 16:35:00

可能有点虚幻,但给你提供了另一种看待光和生活的方式

三月阳春,你是否在筹谋邀心爱的人在下一个无霾的晴天出门踏青,可又不愿意表达得太过小清新?不如试一试这个开场白:你知道吗?人们对蓝天的喜爱是有原因的,科学家们发现,蓝色的光线,尤其是晴日蓝天,最能够给一个人的情绪带来积极影响。冬至过后,北半球的白昼以每天约 90 秒的速度递增,这分分秒秒累计起来的光线,对我们的生活有着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的长足影响。不信?不如,我们挟一朵野花去散散步吧,并让我告诉你在遥远的伦敦,一群文艺工作者是如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讨论光明的……”

这个夜里,英伦当代艺术界鼎鼎有名的 Serpentine 画廊将如下各项摆在了一个黑黑的屋子里:先是一个英国艺术家 Marc Camille Chaimowicz  Colin Naylor 在 70 年代以色彩与光线为主题的表演记录;在作家 Gill Leung 念了一段隔离舱、时差和恋情终结的故事后,荷兰设计师 Chris Kabel 带来了一个媲美真实蓝天的灯;再是一个专注于检视资本主义是如何精确改变我们与自身关系的艺术家 Sidsel Meineche Hansen,她带了两部动画短片;又放映了 80 年代一部讨论环境、情绪、物理上的伤痕的影片后,现场还有一个哲学家 Alexei Penzin,他聊了一通文艺青年都很喜爱的德国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最后,一个很应景的表演收场,题为冬至:在蓝天下的冥想

Serpentine 画廊的这个夜读活动叫做:一个明亮的夜晚:情感的技术A Bright Light: Technology of Affect)。在冬天把光线,幸福,情感和生产力这几个词摆在一起,活动策展人 Lucia Pietroiusti 说:可不就是在聊季节性情绪障碍(冬季抑郁症)?而将科技做题眼,恰好用来反思一下当代生活中的无处不在的人工灯光,以及传统意义上昼夜概念的消散。

此次夜读活动受到艺术家 Julio Le Parc 和 Reiner Ruthenbeck 的作品启发。

Julio Le Parc,Installation view, Image © Sylvain Deleu

在这个聊光线的夜晚,作家 Gill 却在说时差和分手,那是因为在黑夜很长、白天很短的季节,人们身体中荷尔蒙的变化,其实是与长途国际飞行带来的生理时差很相像的——那么分手呢,你觉得分手与调整时差、或冬季抑郁症像吗?或是像将一个人放置在隔离舱中一样?

心理学上,临床的光照治疗早就有了,可设计师 Chris 由衷嫌弃这些治疗产品的丑陋。为了做出一个尽可能像真实蓝天的灯具,Chris 做了无数实验(这包括在化学实验室里做调试剂,也包括摆弄透明肥皂),在科学家的帮助下,他最后找到了一种纳米颗粒,与冷光的 LED 一起,模拟空气中的颗粒在太阳光下折射出的不同光线。绕着这个蓝天灯走动,你还能看到日出日落时候天空的颜色。虽然实际上是一块扁平的灯具,但却给人一种如真实蓝天般的深邃不见底的感觉——以至于很多人以为灯面是凹进去的。 

设计师 Chris Kabel 用纳米颗粒与冷光灯做出的蓝天灯

Chris Kabel, Blue Sky Lamp, Image © Chris Kabel Studio

Chris 告诉《好奇心日报》,目前人工照明与天然光线还有非常大的差距,人类对光线其实非常敏感,对光线带来的不同舒适度也大有感觉,当然,未来总是人工光线越来越接近自然光线的。

所以未来计算机在建立人工“黑客帝国”的时候,首先就要解决复制自然光的问题。你看,光线的话题慢慢就延展到了人类、哲学、与现实的经济。专注研究“紧张”情绪的艺术家 Sidsel,这样形容她动画片中的一个人物:不过就是一个复杂的商品。我们被各种精神科药物所拯救的情绪,不过是工业化下的复合体吗? 

艺术家 Sidsel Meineche Hansen 的作品专注检视人的“紧张”情绪

Sidsel Meineche Hansen, Insider, Image © Sidsel Meineche Hansen

上世纪伟大的德国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被请到了话语中。本雅明在 20 年代给友人的一封信中提出了“The Night Preserved”的概念,既是被保藏的夜,也是被拯救的夜,或是重获的夜,“夜并不仅仅是未来等待白天的来临”。哲学家 Alexei 解读本雅明的话,说夜是最安全的,于人类于动物都是如此,夜说出了幸福的概念,便是无需被拯救

Reiner Ruthenbeck 在 1977 年的装置,题为“Twilight”,暮光

Reiner Ruthenbeck, Zwielicht / Entre chien et loup, Installation view, Image © READS 2014

本雅明说艺术是繁星——“闪耀着的单子,只有在安全的夜中才能一窥。想来百年前,本雅明是没有预见到今天,现代化下的夜晚,无眠的生产、再生产、消费与投机,早就与白天无缝连接,艺术家们就算如繁星般独特,也遗忘在慢慢遗忘白天与黑夜的区分。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