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你好,我可以借你家的电磁炉用一下吗?”

石玉2015-03-26 22:34:50

共享经济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要格外注意安全问题。

“享借”创始人李厚辰并不介意媒体在报道“享借”的时候把豆瓣也扯进来。他之前确实在豆瓣工作过,但“享借”做社区的概念和豆瓣很不同。这是一个 P2P 的物品分享社区,在这个 APP 平台上,用户可以发布自己的闲置物品,免费借用给别人,也可以发现一些自己买不了、或暂时不想买的物品,并向其他用户借用一段时间。

上传的物品可以是一本普通的《孤独星球》,也可以是卷发棒、炫酷的音响、户外装备。具体到借用流程,它采用的是线上预订、线下交接的模式。假如你想分享一本闲置的《孤独星球》,可以给它拍照,把它发布到平台上,同时设定取物地点、押金数额、借用周期。如果有谁对它感兴趣,便可以按照这些要求,把书带回家借用一段时间,到期后再将它还回去。

没错,吸引用户的不仅仅是物品,在借用的背后,是一种以物品为纽带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

安全问题是“享借”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他们也使用了一些机制来确保租借流程的可靠。“享借”规定,第一次在“享借”上借东西,需要提供匹配的押金作为担保。之后要通过不断的分享,信用值升高,用户对物品使用才能更自由。

“享借”于去年 9 月 15 日入驻氪空间,10 月获得晨兴创投的百万美金天使轮投资,10 月 28 日,他们在国家会议中心 wise 大会上做路演,2015 年 1 月 3 日 iOS 版本上线。《好奇心日报》在采访“享借”创始人李厚辰时,想请他给自己正在做的这摊事儿列出几个关键词。他想了挺久,给出的几个形容是:深入的思考,独到的勇气,以及……困难的当下。

确实,共享经济概念——这大多都和 O2O 相关,在今天确实已经太火了。Airbnb、Uber 、Getaround、滴滴专车都是共享经济的例子,“享借”的理念也和共享经济的精神相契合。但共享经济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要格外注意安全问题。特别是物品借用,一旦出现安全问题,很大程度会影响用户的二次使用,即便“享借”有赔偿机制,一旦损坏,也无法弥补珍贵物品的缺失。物品的租借已经脱离了持有者的控制范围(不像租房、租车那样,出租者对物品有所掌控)所以对用户之间的信任培养更加有难度。这样一些特点和属性,可能会让人们不乐意把珍贵物品放到平台上来。如果放上来的物品是闲置、占地儿的,享借会不会变成“想扔”?

在享借空间内举办的线下活动

在享借空间内举办的线下活动

“享借”的源起是什么?

李厚辰:“享借”的核心在于“借用物品”,以前也有公司以“租金”的方式来做租借,这是很传统的商业模式,也是一种直接协作。我们是敢用新模式,想通过物品租借建立“ A 帮 B ,B 帮 C ”的间接协作关系。

社会空间理论将社会分成家庭空间(home)、工作空间(office)和公共空间(public)。随着社会的演变,公共空间逐渐成为第一空间,其次是工作空间,再次才是家庭空间,基于此,间歇协作会成为未来人与人交往的标准形式。像在北京这种大型都市里,人与人的关系是什么?享借想以物品为纽带,探索公共空间内人与人的关系。

互联网可以使人的关系形成网状网络。在既有的互联网产品中,陌陌、“摇一摇”以异性社交的方式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联;豆瓣则是以兴趣社交的方式,建立人之间的关系,但这种关系是虚拟的。虽然陌陌已走进现实生活,但更多的是一对一的单点关系,难以称得上是“协作”,“享借”以物品为核心,想构建网状的间接协作方式。

以借书为例,在 A 将书借给 B 的时候,如果顺便将对这本书的感受告诉 B ,那么它就脱离了租借流程,进入了协作流程。我们通过物品,结成一个信任友善,并且高效有趣的协作社区。

会担心盈利模式吗?

李:我们希望平台搭建起来之后,通过物品流传之间产生的外部服务来盈利。保险,物流,维修这些环节,都会成为享借的盈利点。目前我们还没有特别担心盈利的问题,具体的盈利方式我们也在不断地思索之中。

现在享借的团队及人员配置是怎样的?

李:目前享借有 13 - 14 个人,还在扩张中。现在的员工都是有工作经验的。技术开发有 5 人,产品团队 2 人,运营团队 4 人。还有一名用户研究,他是香港中文大学的人类学博士,我们称他为“首席科学家”。这个职位的设定是因为我们对用户研究的很看重。

用户多是哪类人群?

李:主要是不排斥陌生人社交、生活多元化、收入也比较多的年轻人群。当初我们曾设想的是,喜欢“享借”的人可能是使用过街旁、Instagram、Path 等 APP 的用户。我们的用户可能也会使用轻单、喜欢锤子手机等等。目前用户中还是种子用户、定点的用户占得比例比较大。

最不喜欢投资人问你们什么问题?

李:整体来说,创业是一个产能过剩的圈子。而且它的产能过剩是有潜伏期的。传统公司的产能过剩很快就能通过损益表体现出来,而创业公司通常要等到四五年,前四五年的时间,大多是在烧钱的。投资人通常又要接触很多项目,不同项目的团队、风格、以及做的事情都不一样。好的投资人要么很有同理心、能站在项目的角度去思考模式和运营方法,或者有自己的一套评判标准。我个人不喜欢用情绪去投资的人。

哪些企业可能会是“享借”的竞争者?

李:有两类公司吧。一类是做二手物品交易的公司。因为二手物品卖不出去,干脆就租咯。第二种是做小区业务的,比如京东小区这种,他们在挖掘一个小区人和物品的关系属性,可能有一天他们也会探索这种业务。

到目前为止,觉得最难的环节是什么?

李:从概念上讲,“共享”为人们所熟知的速度应该加快,普及这个概念是需要时间的。在实际的过程中,招聘可能是最难的,特别是 iOS 岗位很难招聘。

享借下一步的计划?

李:享借目前入驻的明星用户有知名的作家蒋方舟、旅行达人猫力  molly 、时评家五岳散人以及好妹妹乐队。其实只要想好与他们合作的点,合作起来并不难。

到目前为止,我们对用户的增速、活跃度不是特别满意,不满意的因素有很多,接下来产品还要进一步打磨。接下来我们也会试着进入一些圈子,比如玩儿户外的圈子、咖啡圈等等。也会做一些针对活跃用户的调查,进一步了解这些用户,周末的活动也会持续的举办。

喜欢“享借”的人会喜欢什么品牌?你们个人有哪些喜欢的品牌?

李:我个人比较喜欢宜家、Google。喜欢宜家是因为它是非常棒的品牌,用户体验好,效率高,本土化做的很好,又不会丢失自己原有的风格。

咨询公司和豆瓣运营的经历,带给了你什么?

李:2009 年时我曾在豆瓣做过一年多的运营,2011 年初到 2014 年 9 月在我创业的咨询公司工作。咨询行业可以使人提升的特别快,因为你需要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了解一个行业。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