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为什么你老记不住事儿?

Pam Belluck2015-03-22 16:25:00

记忆以竞争者的姿态进入人的脑海,而一旦在竞争中失败,它就会被扫出脑海。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的电脑密码、朋友们以往的电话号码……那些被我们忘却的记忆到底怎么了?

一直以来,科学家们对此有着两种不同的推测。一种理论认为,记忆并未消退,过往的记忆只是被新的记忆覆盖了。另一种理论则认为,时间越久远,旧的记忆在人们脑海中留下的印象就越淡,那些进入脑海中的新密码或者电话号码冲淡了旧有的记忆,这样旧有的记忆就不会对人产生干扰了。

这两者之间差别很大。如果往日的记忆并未消退,只是被新的记忆覆盖了,那么它们就更容易被重新记起。对于那些想要回想起某个熟人名字的人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但如果有人想要淡忘受欺凌的往事,那就比较困难了。理论不同,在缓和创伤性记忆、评估目击者关于犯罪的证词或者帮助学生学习以应对考试时,我们所采取的方法也会有所不同。

现在有一项研究显示,当与某事相抵触的记忆变得更鲜明时,人们记忆这件事的能力以及此事引起的大脑活动都会呈现出变弱减少的趋势。研究声称,这证明记忆是在不断衰退的。

 

研究者们能够识别一种神经指纹。那是一种独特的脑活动模式,会随人们所见图像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状态,比如看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的图像和看一顶帽子的图像两者所产生的神经指纹就不同。 

《自然神经科学》(Nature Neuroscience)期刊周一刊登了一篇关于这项研究的文章,几位作者在文中阐述了脑部扫描在记忆领域研究中的复杂应用。这项研究表明,脑部扫描能够辨识不同记忆的神经指纹,区分人们在看一张项链的图片和一张双筒望远镜或其他图片时不同的脑活动模式。

这项研究的一部分旨在了解那些被遗忘的记忆是否实际上是从人们脑海中消退淡化了,因此研究者们要求人们回忆先前看过的名人、寻常物件或者著名地点的图像。当人们回想起或者又看到那些图像时,脑部扫描会记录下他们看到每张图像时特有的脑活动模式。

这项由英国伯明翰大学和剑桥大学的科学家共同进行的实验分为好几个阶段。24 名受试者首先要接受训练,把一些词语和两张毫不相关的黑白图片联系起来。这些图片的内容可能是名人或寻常物件,也可能是一些著名地点。

接着,参加者们要在脑部扫描仪的监控下完成几项任务。首先,科学家们会给他们一个提示词,请他们回想先前的训练中这个词所对应的图像,使这一图像成为他们大脑中最为深刻鲜明的记忆。(为了确保实验一致性,参加者们都被要求回想训练中的第一张图像。)

比如说,如果“沙子这个词先是和玛丽莲·梦露的图像对应出现,接着又和一张帽子的图像对应出现,那么科学家们就希望参加者们在回想起梦露时按下按钮示意。每个提示词都会在实验中出现四次,这样科学家们就能了解,参加者们在看到沙子这个词时是不是会越来越倾向于想起梦露,而非与其相矛盾抵触的帽子——结果确实如此。

然后,科学家们想要知道关于帽子的记忆怎么样了:在人们并未唤起这一记忆的情况下,它是否还和关于梦露的记忆一样完整?为了找出答案,科学家们向参加者们展示了两张不同的梦露照片和两张不同的帽子照片,询问他们之前训练的时候看到的是哪张照片。科学家们推断,如果关于帽子的记忆没有衰退,那么人们挑选帽子照片的正确率应该接近于挑选梦露照片的正确率。

科学家们还测量了人们在回想不相关的名人或者物件的正确图像时表现如何,以此作为衡量正确率的标准——这些名人和物件图像先前在实验中出现过,但是参加者们并没有接到任何暗示要求他们记住这些图像,因此如果他们不能很好地回想起这些图像也很正常。

在人脸方面,科学家以两张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图像作为衡量标准,参加者们正确挑选爱因斯坦图像的几率几乎等同于正确挑选梦露图像的几率。物件则以两张护目镜的图像作为标准。结果,人们在正确挑选帽子图像上表现得要糟糕一些。即使关于护目镜的记忆并未得到加强巩固,但人们仍能更好地挑选出正确的护目镜图像。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布莱斯·库尔(Brice Kuhl)并未参加此次研究,但他说,这有力地表明,与新记忆存在矛盾抵触的旧记忆会被淡化,当人们在词汇测试中不断回想起梦露时,他们关于帽子的旧记忆就会减弱,因此之后他们在回想帽子时就会表现得比较糟糕。

“也许你会觉得人们在记忆帽子时,表现应该会比记那些作为衡量标准的图像好,至少不会比记那些图像差,他说,因为其实在先前的扫描测试中,出现过提示词提醒你帽子的图像。


这些 MRI 图像突出显示了大脑视觉皮层的一部分,当人们回想先前他们在训练中看到过的和某个词有关的图像时,研究者们观察到大脑的这块区域产生了活动。

他说,人们难以记忆正确的帽子图像,这表明帽子的记忆不太可能只是简单被梦露的记忆覆盖了。在那种情况下,很难说你无法选出正确的帽子会和玛丽莲·梦露毫无关系。

玛丽亚·温柏(Maria Wimber)说,接下来,研究者们记录了人们六次观看梦露、帽子和其他图像时大脑前额皮层的活动,获得了它们各自的神经指纹。温柏博士是伯明翰大学的一名神经学家,也是此次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

研究者们将这些图像与大脑在提示词测试中的活动模式进行了匹配,发现沙子这个词第一次出现时,人们大脑里既出现了想起梦露时的活动特征,也出现了想起帽子时的活动特征。但随后再出现沙子这一提示词时,他们的大脑里想起帽子的活动特征就出现得越来越少了。

“我们看到那些记忆被抑制住,然后不断消退,温柏博士说道,不是只有目标记忆变得更加鲜明深刻了这么简单,其他记忆同时也在淡化消退。温柏的合作者之一的迈克尔·C·安德森(Michael C. Anderson)一直以来也是记忆抑制论的支持者。

然而,那些记忆覆盖论和其他类似论调的支持者们不一定会接受这样的解释。

“我同意,大脑呈现出的状态与想起帽子时的样子越来越不同了,大卫·E·胡贝尔(David E. Huber)说道,他们解释说这是因为帽子的记忆在消退。但也有可能这只是因为你渐渐学会了去想一些除了帽子以外的其他事物。胡贝尔博士是美国马萨诸塞州艾摩斯特市(Amherst)马萨诸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的一名心理学和脑科学教授。他认为神经特征技术相当振奋人心。

胡贝尔博士注意到,虽然人们在挑选正确的帽子时的表现比标准水平更差,但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在挑选梦露图像时的表现也不比标准水平好。温柏博士对此也很吃惊,但是她认为,你反复记忆一张图片的频率高了,记忆模糊的现象就会出现了,记忆的细节就会随之被遗忘。

肯尼思·诺曼(Kenneth Norman)是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的一名神经学家。他并未参加这次试验,但他说,他相信这次实验中出现了受试者记忆淡化的现象,但是“目前对遗忘的定义有很多,其中两种最主流的定义还是相互排斥的

他说,淡化记忆方面的治疗应用包括让人不再害怕某种东西,比如蛇。

“如果你给某人看一张可爱滑稽的蛇的卡通图像,他说,那你就是在用喜欢蛇这个念头去盖过那人脑海里不喜欢蛇的念头。如果你想要真正减弱某个记忆,你所要做的就是把它彻底赶出去。这正是记忆进出人们脑海的过程——它以竞争者的姿态进入人的脑海,而一旦在竞争中失败,它就会被扫出脑海。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