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有河狸家这样的明星对手,她在美甲行业换了个活法

胡莹2015-03-19 16:56:50

不管怎么玩 O2O 的概念,美甲说到底还是个手艺活儿,

一年前,打着 O2O 旗号的「河狸家」诞生,烧起了美甲市场的一把火。除了在北京地铁上、CBD 办公楼里经常看到美甲师背着河狸家的工具箱出出进进,你或许也在媒体上不时看见河狸家的融资新闻。

曹焕丽最初也想做一个 O2O 模式的美甲品牌,但她慢了一步。在去年 4 月她决定离职创业至 8 月创办「复色美甲」的那段日子,河狸家已经成为了美甲行业上门服务的代名词,“在遇到河狸家之后,我们在做推广活动的时候也发现,很多都是河狸家走过的地方,对我们冲击还是蛮大的。”曹焕丽说。

但慢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坏事。

最初一心想要主打上门服务概念的曹焕丽开始慢慢调整方向,她意识到做一个移动美甲沙龙也许并不能真正反映出复色美甲的特点,“我们与河狸家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是用一种 2VC 思维的模式在做,而我们更愿意做成线下的连锁模式,然后借助互联网这个工具,在一个规范的管理流程之下,提供有品质的美甲服务。”

重新思考后,曹焕丽把品牌的重心放在了健康与时尚度两个方面。

“虽然满大街都是美甲店,但是没有一家是符合我心里的标准的,”她告诉《好奇心日报》,“我们把和健康相关的部分提高了一个级别。”比如他们会选择来自德国的 LCN 与 Schulke 品牌的的软甲皮剂、护手霜以及消毒液等,凝胶清洁液与光疗胶则都是选自日本美甲品牌 ace gel 。

过去 10 多年,曹焕丽都在制药公司工作,大学亦有过学习临床医学的背景,这让她在亲历过一些美甲店的服务后,觉得“恐怖,不舒服以及不安全”,在她看来,健康“不是简单地告诉你孕妇可以用”,而是“从成分来分析,它到底是禁止了哪些容易引起胎儿畸形的甲苯、甲醛等一些溶剂”。

但这只是选择产品的部分,用曹焕丽的话说,“这一点其实也比较容易被人替代。”

在很多国家,美甲被归类在医学美容领域,这也就意味着必须有一套严格的操作流程来规范它,比如指甲的生理结构到底是怎样?美甲的操作到底应该怎样做?应该怎样进行消毒?

她去了很多家店,也见识了各种置安全与健康不顾的操作方式,比如有的店里“就是一把锉条,这个用完那个用,有很大的传染疾病的风险”,又如“修剪死皮的过程中可能会感染创口”等等,这让她决定把整个过程中涉及安全的部分整理成一个标准化的规范操作程序。

而在时尚度方面,曹焕丽认为这也不仅仅是潮流问题,还须有专业的眼光。在复色美甲的团队中,有人负责跟踪时尚潮流信息,关注国外最流行的色彩与款式来进行设计;亦有人做一些倾向于量身定制的设计,比如:皮肤黑的人或指甲形状不是那么修长完美的人适合什么样的款式?白领、老师或是医生等,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款式更符合其工作环境与职业特点。这是他们想要讨论美学范畴的东西,而非夸张的水晶与雕花等各式复杂工艺。

在决定放弃主打移动美甲沙龙这个概念之后,复色美甲在亚运村飘亮阳光广场开了一间体验馆,然后把线上下单的业务放在了微信平台开发的一个应用上。曹焕丽认为,不管是健康还是时尚,顾客都需要有一个体验的环境才能了解。“我最初做工作室的时候有一个想法就是坚决不能和其他美甲店一样,所以我们工作室的设计与布局也都是想创造一个像家一般的环境,让大家能够在健康放松的状态下体验美甲服务。”此外,这里还会不定期举办一些以美甲与女性话题为主题的沙龙。

现在,复色美甲接到的订单中,有六七成是选择上门服务的顾客,其余的则是来工作室体验服务的。不过,创业的路并不好走,何况曹焕丽在创办复色美甲之前只是个圈外人。“我其实对这个行业并不是很了解,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行业的水准低到这个程度。”

他们想拔高水准,也就成了行业里的异类。曹焕丽经常会听到许多质疑的声音:为什么不把工作室做成底商店铺?为什么不用甲油胶?为什么美甲师不能过度磋磨顾客的指甲,所有的店不都是这样做的吗?

有段时间,她动摇了,甚至一度考虑过降低标准,不知道自己的坚持究竟对不对。去年 11 月,她们去了在东京的国际美甲博览会,考察了很多东京的美甲店,看到很少有店铺是用指甲油或是甲油胶给顾客美甲,最终曹焕丽还是坚持用光疗胶(一种牙科用到的材料,成本基本上是甲油胶的 5 倍)为顾客服务,并做到“一客一消毒”。

也正是从去年 11 月开始,复色美甲的回头客慢慢多了起来,亦有顾客带更多的朋友过来,曹焕丽告诉《好奇心日报》,“我们发现做过我们美甲的人 50% 都是回头客,频率基本上是每月一次。”

你们有开分店的计划吗?

我目前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利用体验馆的方式再开分店,但我们今年有计划开两个工作站,可以缩短员工上门服务的距离,现在有的上门服务路途中要花费一两个小时,距离超过 1 个小时车程的,我们就要收 20 元上门服务费,其实我们也希望布点,不用把这一部分费用转嫁到顾客身上。

团队有多少人?现在一个美甲师每天大概会做几单?

团队是七八个人,美甲师多的话一天会做 4 单,少的话做一两单。但我们也希望今年能招更多人,因为有的时候去企业做活动,人家会希望我们一次就去八九个美甲师提供服务,何况我们还有日常工作需要的美甲师。

创业这多半年遇到最难的事是什么?

我们自己好像觉得去年有段时间一直没有找到销售、推广的节奏与方法,我们尝试了各种推广与销售的方式,比如去企业里做活动、举办女性沙龙,这些方法因为做的密度与频次不够高,数据也不太好判断,比如哪一种推广方法最有效,但是我们知道这些方法都是有效的,因为每一种方法都留下来了客人,我们现在也是在准备商业计划书,计划在今年有频次有节奏地来做一些线下推广活动。

最终想要把复色美甲做成什么样子?

用我的眼光来看,这是一个有无限容量的市场,它也是一个重复、快销的市场,我希望复色能够是一个有自己的主张和坚持,定位于医学健康这个点上专注于做美甲护理的品牌,希望它能成为一个有品质保证的连锁品牌,希望它有品质保证。当然我们也希望有人来投资我们,认可我们的理念,支撑我们做得更快一些。

如果不做复色美甲的话,你大概会去做什么?

我原来在制药公司十多年,做到人力资源总监,再到董事会秘书,如果打工的话应该算是做到很高的位置了,但是在一个序列里面做事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有很多想法还没有实现。当时出来的时候就想,再不做的话就要老了,也许就不会再想要出来做了。

对自己目前创业的状态满意吗?

嗯。这可能跟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我以前在公司里做的时候,我也是喜欢把每一件事做的跟别人与众不同,自己心里会有愉悦感与成就感,我觉得一个不安分又有很多想法的人是比较适合创业的。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