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200 块钱的空气净化器,这群人到底想干吗

何姗2015-03-04 17:00:19

一个售价仅为 200 元,设计也实在是过于朴实的产品,它的自信来自对数据的坦诚。

穹顶之下,你怕了吗?在那个纪录片播出之后,不知道有多少家公司买了 8000 块钱的进口大“立柜”,有多少家庭和个人拨打 400 电话或者登陆网站紧急订购 900 元的家用空气净化器。今天我难得参与一次全民讨论热点,告诉你们一家坚持“空气净化器根本不要那么贵”的小企业,他们的名片上统一印着一句话——清洁空气只需要 200 RMB。 

Thomas Talhelm (上排中)是弗吉尼亚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博士生,当时富布莱特奖学金让他得以前往中国进行他的南北方文化差异研究。在中国期间,他利用业余时间开始了对空气净化装置的研究和制作,并开设博客 Particle Counting  更新自己的研究数据。 2013 年夏天,他在中国的研究行将结束,但友人 Anna (下排中)和从北京师范大学对外汉语硕士毕业的 Gus (上排左)加入了 Smart Air,前者负责从福建和广东的工厂订购原料、进行家庭测试,而后者负责寿命测试、工作坊和网站维护,在中国帮助他一起继续空气净化器的事业。 

2013 年 12 月,恶劣的雾霾从北方一路蔓延到长三角地区,Smart Air 第一次火了一把。现在团队一共有 10 人,在雍和宫附近有一个工作+实验+居住的综合空间,也有了长三角地区的负责人 Jonny。Thomas 则在美国和中国保持密切合作,更多地进行数据分析和研究工作。 

所以现在揭晓他们的产品,主要有 DIY 1.0 (分为预装和非预装两种) 和“大炮”两个款式。

下图高能: 

不知道是不是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和我当时一样——这看上去真心是民间 DIY 风格…… 

DIY 1.0 的构成很简单,风扇+固定带+ HEPA 滤网,预装版售价 200 元,非预装版的话——你可以自己买一台家用电风扇,然后淘宝购买他们的固定带和滤网;功率更强劲的“大炮”结构同样简单,灿坤 TSK - F8103 型号的电风扇,以及还是固定带+ HEPA 滤网的组合,售价 450 元。两者都可以在基础上再添加 70 元的活性炭滤网,更换 HEPA 滤网则是 80 元。 

因为利润空间不大,所以他们的产品很难在实体店中看到。目前以上两种产品他们一共已经卖出了约 1 万件,其中淘宝店的销售占了总销量的三分之二。虽然这个团队外国脸孔相当多,但他们的顾客中有三分之二均为中国人。最有趣的是,他们的销售曲线和污染指数紧密吻合,每一个雾霾高发期他们的销量就会陡增,而且一般来说受到雾霾影响比较大的大型发达城市都分布着他们的顾客——北京、上海、南京、杭州、苏州、成都等。 

Gus 对《好奇心日报》表示,在 2013 年产品刚刚上线的时候,中国的空气净化器市场还处于不太均衡的混乱时期——进口大品牌通常较为昂贵,其他价格区间的产品奇缺,家庭要么一掷千金乃至万金,要么就根本不太使用。现在,出现更多本土的厂商提供几百元价位的选择,甚至淘宝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 DIY 平价产品,就像 Smart Air 一样——虽然有一些商家直接盗用了他们的图片…… 

那么,一个售价仅为 200 元,设计也实在是过于朴实的产品,它的自信到底从哪里来? Gus 认为,对数据的坚持和坦诚是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博客一直在坚持更新,他们也一直在自己位于雍和宫的空间中进行产品测试。很多商家认为应该给顾客传达更为视觉化或简单的信息,但他们恰恰坚持为顾客呈现数据——只要解释的清楚简明,顾客其实愿意通过数据了解产品。所以他们的淘宝店产品介绍里有众多类似下图这样的曲线图和柱状图,作为产品的主要说明。 

因为他们的所有测试都是在雍和宫附近的空间中完成的。这个空间虽然一方面可以较好地模拟一般家庭的环境,但与此同时各种难以控制的变量也给科学研究带来麻烦——比如他们无法模拟一些特殊的测试环境,只能等一个真正的污染天到来。同时,产品售出以后在不同用家中的跟踪测试数据也相应缺乏——尤其是一般用家并不一定会购买精确的仪器来测算家中的污染指数。 

加上所有人都并不是环境科学或工程的专业背景,他们的工作也受到各方面的质疑。比如在“知乎”的两个讨论中(讨论 1讨论 2),他们需要直面来自各方的异见,尤其是竞争品牌和环境科学的专业人士。  

他们现在正在和美国的设计师合作,提升产品的外观。目前的简单外形确实让很多消费者对他们有不太靠谱的第一印象,但 Gus 却觉得,更为紧迫的不是去马上说服顾客自己的产品有多么优秀,而是让更多人觉得空气净化器关乎切身利益,是一件家中必需品。 

Gus 表示, Smart Air 是从一个爱好者的家中实验开始的项目,并不严格算是一开始就计划好大干一场的创业企业。他们目前可以做到依靠销售自给自足,并不急于接受那些前来接触他们的投资方,因为投资的到来很可能意味着自主性的消失,尤其是他们现在基础款 200 元的定价很可能要上涨,这是他们不愿意放松的底线。对于 Smart Air 团队来说,他们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研究中心,所以参加各类讲座和工作坊成为了知识分享和推广的重要部分。 

团队中几乎所有成员都主持过工作坊的活动,一般为一个小时的活动中,只需大约 10 分钟左右就可以教会大家 DIY 自己的空气净化设备,更多的时间都用来宣传推广“使用空气净化器”的基础概念。从刚开始的时候寻找咖啡馆等空间自己举办分享会,近几个月开始已经有各类组织邀请他们前去进行分享活动,既包括加拿大国际学校、民间环境关注机构“北京能源网络”(Beijing Energy Network),也包括微软中国、Beijinger 等企业。 

哦对了,负责设计和运营的 Ted (合照中的上排右)还前往印度做了几轮工作坊,因为他们现在准备进军印度市场了。在 Smart Air 看来,那里和我国河北的情况有些类似,污染严重、民间却没有足够的空气净化意识。 

对于自我定位为社会企业的 Smart Air 来说,他们希望自己可以通过简单易读的图表和鼓励 DIY 的平价设备填补一般民众和空气净化科学之间的信息断层,尤其是通过持续的研究工作更好地回答雾霾和健康之间的相关性难题,成为一个可信赖的信息平台。而这个产品更为终极的希望,是让消费者对自己的购买行为有更深的认识,对家中的产品有更多的辨别能力——而不是仅仅买一个安慰——但他们选择从肉眼不可见的空气着手,这无异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