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如果你也收藏了这么多奇怪的东西,你也会开家店吗

胡莹2015-03-03 16:34:04

把兴趣做成生意,到头来还是最看重兴趣。

outmoded_plus 是我在上海逛复兴西路时偶然撞进去的一家 vintage 家具店。

也算是运气好,因为店主人 Wayne 告诉我,小店每天的营业时间并不确定,“感觉每天开门的时间有越来越晚的趋势。”

Wayne 的正职是个室内设计师,这间店由他与太太一同打理。「outmoded」意为过时了的、不再流行的,直白地反映出店主对于家具与家品的喜好:复古生活、法国乡村生活、巴洛克,用 Wayne 的话说,“我们提供民族特征持久的价值和经典设计的产品”。

大约 160 平米的店铺被分隔为 3 个小空间,来自世界各地(主要集中在欧洲)的家具、家品之多堪比一个小型仓库,又像是一个以复古家居为主题的展览空间。

所有的商品并没有一个统一的风格,也没有特定集中于某一个时期,总之是 Wayne 喜欢的、合眼缘的,就会被他带回来,大至沙发,小到叉匙,尽管物品繁杂,使得整个店铺看上去逼仄又拥挤,但每一处的摆放随意中带着有序,又仿佛是在传达一种复古 home styling 的感觉。

复兴西路平日里过往的人并不算多,光顾小店的顾客中,也是观光客多,购买者少。偶尔有进来逛店的人,Wayne 夫妇也并不会刻意上前搭话,任由他们自赏,碰上一两个投缘的、识货的,Wayne 才会起兴致聊上几句,他甚至不会主动提起自己的设计师身份。

如此随性地经营着这家仅月租金就近三万的店铺,Wayne 纯属兴趣所致。一个月下来,能够赚回租金,他就挺满足的。

两三年前,对于复古家具这一领域,Wayne 尚属于“外行看热闹”的那一拨,凭的就是一股子热情,一开始觉得看到什么都是好东西。但自从开始张罗 outmoded_plus 这家店,他开始深入这个领域,慢慢通过社交网络结交了圈子里的一些资深人士,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恶补行业知识,跟踪最新资讯。

短短两年多时间,现在的 Wayne 说起复古家具来,已是个行家。他每天会花时间在国外的网站上看 5 千至 1 万件东西,用他的话说“一目十行都不止”,看得越多,就越挑剔。

对他来说,好的东西就像大海捞针,“真的,超过 90% 的东西都是无聊的,看着看着就会觉得特别没劲。”

刚开始时 Wayne 也收了很多很一般的东西,但到现在,他已经学会从造型、年代、做工、款式以及 logo 标识等各种维度去判别一个东西究竟好在哪里。对于收什么样的东西,Wayne 也有自己的偏好与标准:

  • 大件家具,多是以新做旧的产品,以国内工坊给国外设计品牌做代工的产品为主;
  • 老旧的大件家具我并不是特别喜欢,我觉得放在家里的家具还是新的比较好;
  • 小件家具,最早以复古做旧款为主,后来时间长了转而专门收藏起老旧物件,对新作的东西反而不感兴趣了(Wayne 的解释是:因为新的东西设计都是模仿以前的,但做工却比老物件差很多)。

关于老物件,Wayne 的关注点集中在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近来也开始找一些英国的旧物。每天查阅相关网站的信息对于 Wayne 来说已是必修课,“只要当地市场上有我喜欢的东西出来,价格不是贵得离谱,一旦被我看到,我一定全部拿下,不会让它们再出现在二手交易市场上。”

在欧洲,Wayne 有熟识的朋友专门帮他把收来的东西整合打包寄回上海,就在春节前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他还说仍有几箱东西在海上漂着,而每次收到的东西在经过长途跋涉后,必有损耗。尤其是像 Wayne 最喜欢的德国品牌 Schott Zwiesel ,其出品的玻璃制品素以轻薄透明而著称,最早是用来做实验时所需要的各种试管等材质的玻璃,在运送的过程中更得格外小心。

今年,除了收藏、售卖复古家具家品之外,outmoded_plus 还准备推出自己设计的家具。“我特别喜欢抽屉柜,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抽屉柜,只有这种旧的二手的大件家具,我是愿意把它带回来的。”说着 Wayne 顺手拿出来一个他最新设计的铜质抽屉柜拉手,上面刻着「individual」的字样,这是他为自己设计的家具起的名字,”因为我觉得家具就是一个个体,我想要强调个体的概念,而不是要求整个家居空间所有家具的风格都要一样。”

这也被 Wayne 看作是中西方对于家居设计理解的不同。

在中国,vintage 家具仍然是小众市场,在 Wayne 看来,“主流的家具市场仍然对宜家这样的品牌接受程度很高,而大家对于复古家具的普遍认知是,如果全部都用这种的话,单品价格会很高,没法控制成本。像我们父母那个年代都有一个概念,就是家具就要做一整套,什么卧室五件套之类的。但老外,是可以在各种风格之间进行很好的组合的。”

不过,比起售卖与设计家具家品,Wayne 更看重收藏的意义。有次一位杭州的老顾客买走了一套他从欧洲收回来的餐具,卖掉后他仔细一琢磨,又觉得不该这么草草出手,感慨恐怕自己再也找不到同款的东西了。

当我随手拿起一个粗陶咖啡杯或是水晶酒具时,Wayne 不时也会摆摆手说,“这个我是不卖的”。

图片来自 outmoded_plu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