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万物简史」大众是如何进入中国的

苏琦 2015-03-01 16:22:31

偶然性造成了这次合作,让一段佳话开启了序幕。

一个物品如何成为一个全球化商品,一个物品如何促进全球化,一个物品又是如何实现全球化制造?「万物简史」这个栏目将从“物品”出发,去看这些“物品”如何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并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它近期将会关注的内容包括,集装箱铁路,水,迪士尼,气候,T恤,航海图,武夫,香料鸦片咖啡木材旧衣服,贸易,大豆,宜家,玉米,酒店,黄金,白银,皮毛石油,天然气,汽车,奢侈品,抗生素,瑞士旅游业,有线电视,广告,探索频道,商人,传教士,鸟粪安利,冒险家,蒸汽机,航线,棉花湖广填四川尼加拉瓜运河……


大众进入中国颇具有偶然性。当时中国工业界和汽车业的领军人物们对大众所知甚少。此外,他们一开始更倾向于与美国的通用和日本的丰田进行合作生产汽车。不过,这些于 1970 年代末提出的动议均遭对方婉拒。此后,中国领导层将目光转向了欧洲,尤其是德国。

一开始中国人的首选目标是戴姆勒 奔驰公司。一方面那是他们所知不多的欧洲汽车品牌中最有名的一个,另一方面中国在 1930 年代曾有过与该公司合作的经历。1936 年,通过采用德国进口的零部件并在德国人的技术援助下,中国人在上海制造出了第一批国产卡车,其发动机和关键技术就是来自戴姆勒 奔驰股份公司。

此外,更给戴姆勒 奔驰“加分”的还有如下事实:上海拖拉机汽车总公司 1959 年在安亭制造了“凤凰”牌轿车,那是一款仿照梅赛德斯 220S 的车型,是由戴姆勒 奔驰于 1956 年推出的。在 1960 年代早期,这款车型曾停产了一阵,后来又于 1964 年以新的名字“上海牌”进行批量生产。到 1970 年代中期,上海拖汽总公司每年可以生产 3000-5000 辆这种被全国人民称为“上海轿子”的小汽车。

不过,当中国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周子健于 1978 年 11 月拜访位于斯图加特的戴姆勒 奔驰公司总部时,他发觉大街上的奔驰车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一部挨着一部,而是大量的大众产品,如甲壳虫或者高尔夫。斯图加特人告诉周子健,那些汽车都来自狼堡的大众公司。

那时候的官员们似乎更少一些繁文缛节的官僚气息,而更多了一些只争朝夕的紧迫心情。周子健立刻决定率领代表团成员坐火车奔赴狼堡。抵达狼堡后,代表团徒步从火车站赶往大众汽车总部。周子健通过翻译向当班的警卫直截了当地说:“我是中国的机械工业部部长,想与大众的负责人对话。”那名警卫面对身穿中山装、徒步到来的中国共产党政府的部长惊讶不已,后来他拨通了负责销售的大众董事维尔纳·施密特博士的电话。一段佳话开启了序幕。

不过,双方的合作并没有一蹴而就。谈判断断续续持续了 年。一直到哈恩博士从患病的前任托尼·许牧克手中接任大众董事长席位后,大众与中国的谈判才开始提速。他认为与中国的合作不仅意味着可以拥有抢占中国未来巨大市场的先机,还可以通过与中国的合作在东南亚地区设立一个“桥头堡”,以更好地在那里对抗两个正日益壮大的竞争对手——来自日本和韩国的汽车品牌。

不过,“精明”的中国人秉承“货比三家”的习惯,一直到最后德国大众才凭借自己“以出口养合资”的绝妙想法,击败法国雪铁龙这一强劲的对手。由于外汇极度短缺,当时的中国政府对于合资企业的用汇额度和来源极度敏感,除非在合同中明确看到企业如何自行吸收外汇或创汇并能长期保持收支平衡的条款,否则合资企业的成立很难得到批复。

德国大众推出了一个具有决定意义的举措,那就是在中国生产大众的发动机,并部分以全球联合供货的方式加以出口。以发动机出口为契机,大众得以满足中国政府和合作伙伴最基本的要求,即长期的外汇平衡。

1984 年 10 月,相关合作的签字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德两国的总理都出席了仪式。合资公司的原始资本总计为 2.55 亿人民币,是到那时为止中国人与外国投资者共同创办的最大的机械制造企业合作协议。


推荐阅读:《上海 1000 天:德国大众结缘中国传奇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