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我是个做帽子的,我来告诉你我的工作是怎么回事

何姗2015-02-27 22:51:17

就我们所知,中国称得上高级制帽师的人只有两个,我们采访了其中一位,她叫胡钰珑。

2014 年 12 月 8 日,高级制帽师胡钰珑(下图右,大家更熟悉的是 Kreuz 这个名字)租下了位于上海一处弄堂里的空间,1 个月时间,工作室装修基本得当。这个在苏格兰学习服务设计、在澳洲学习高级制帽的设计师,有了属于自己的 Kreuzzz 品牌的据点。她的助手 Mai (下图左)也是她的旧相识,曾经在桂林学习陶艺。工作室是集陈列室、工作室和生活空间为一体的专属地盘。

最早 Kreuz 为人所熟知,是源于她豆瓣分享的文章、绘画和各种怪趣可爱的毛毡帽。通常以购买帽胚再辅以加工的制帽,在她这里则是从手工制毡开始的全手工工艺,帽子上你可以看到自然万物,从动物、植物的形状到松果树枝。

2014 年秋冬, Kreuz 为 Deepmoss 品牌在上海时装周的走秀,制作了帽饰:纱状的传统材料sinamay、马尾、花朵、金属、蜡,这些都昭示了她一直在进行的新尝试。在一年产量控制在 1000 顶以内的情况下,她才会有时间和空间留给更多的产品和实验,以及学习尝试新技法乃至跨界的机会。 

一开始的略带疯狂的造型,容易给人很深的印象,这也是设计师在初期各种求知欲和探索欲的体现,但随着学习的深入设计师会被更多质感、细节所吸引,做出来的东西也会更精巧微妙,这是一个制作者和消费者一起往前走的过程。 

这个国内加上她和 Hatter's Hub 的隋宜达,只有两个人的领域,高级制帽在 Kreuz 这里意味着什么? 

和制帽(hat making)有所不同,根据韦氏英语词典,高级制帽(millinery)包括了帽子的设计、制作、调整、销售,它从当年狭义的女帽设计师或女制帽师延展到现今的订制式的高级帽饰制作,从古至今都是以店与工作室合并的形式运营。 

对 Kreuz 来说,手工是非常重要的步骤。但是手工并不代表绝对优势,不然就不需要机器了。关于手工这个要点,Kreuz 最关注的其实是环境保护的问题,大规模生产造成的资源浪费是她极力避免的。 

很多人都会介意是不是“匠”、是不是大师,但她并不强调所谓的匠人气质。手工的真正价值不是第一眼马上跳出来的东西,而是各种为量身定制的调节和更具隐私和亲密感的价值。 

衣服一般人通常知道怎么穿,但是对于帽子很多人了解不深,一些夸张的特殊场合使用的帽饰有时候只需要和特定的服饰搭配、符合穿戴者的尺码即可,但日常佩戴的高级制帽才更需要调整。这种在对个人气质有较大影响的配饰,高级制帽师往往需要亲自调整(reblock)才能出售,一般零售店铺里无法提供这样的服务,这也是为什么有一个属于自己品牌的空间是这么重要。 

想做自己喜欢的东西,是绝对初衷。产品拥有作者个人色彩和喜好,而核心产品则是制帽和帽相关的一切,从脖套到帽针,都是正在开发的产品。做法上面有很多灵活度,比如有的是编织、有的是金属,但它们都会遵循手工原则。 

所以 Kreuz 做的不是一个绝对匠人气质的品牌,她只想做一个合理的事情,理想、追求、审美上的合理。 

这个空间也把她和一般依托于买手店的时尚行业区别开来。她想证明的是,从毕业作品一炮成名再回国发展并不是年轻的本土设计师唯一的出路。(当然,不走买手店的话,很多品牌会选择电商平台,在网上售卖,可以更好地控制成本)。以制帽第三年的阶段,Kreuz 多数产品的价格区间大致是在 1500 - 2500 元,因为成本占有倍率极高,所以目前她抱持着非常谨慎的态度,在双方信任的情况下才会和买手店进行合作。外国时装名校的毕业生通常亟待买手店帮助他们打开市场,但也会因此进入非常残酷的淘汰赛阶段。Kreuz 这几年来在认知度上都有一定的积累,并不需要完全依赖买手店的客源,她会以更细分的款式或类别来寻找更为合适的合作方,而不是一个“一次性包场”的强势资方,后者对于一个自立门户的品牌来说是极大的诱惑,也是不可预见的未来。 

自立门户,要面对很多的困难和诱惑。从帽胚到材料,以及培养人手,都需要极高的成本和支持,而巨大的投入也是独立品牌容易对资方产生依赖感从而失去自主性的危险因素。Kreuzzz 工作室运营一个月以来,成绩算是不错,Kreuz 从来不敢掉以轻心。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