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好莱坞明星背后的造型师是如何养成的

Alexandra Jacobs2015-02-26 15:40:00

多亏有了沃尔,现在的造型师才终于不用对那些演员们过于恭敬。他们现在也被视为“有才华的人”。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一旦时装秀开始,秀场前排就会安静得像教堂的长椅。但就在上周二在林肯中心的帐篷里举办的 Naeem Khan(他是詹妮弗·洛佩兹和米歇尔·奥巴马最喜欢的设计师)的最新款礼服秀场上,布鲁克·沃尔却在不停地评论着。

我觉得世界上有一半的人不理解这些细节和面料,她小声地说,这时一件钉珠的束腰长袍飘过 T 台,现在我想到摩洛哥去参加一个棒呆了的聚会。一会儿她又看到一件皮毛领子:现在我想去俄罗斯!

一件单肩全蕾丝包臀褐红色长裤套装吸引了沃尔的注意。“如果有人穿着这件衣服上红毯就太棒了,”她一边说,一边用她满是戒指的手斜拿着她的 iPhone。

满脑子想着“红毯红毯红毯”的人感觉有点疯狂,像《闪灵》里的小丹尼一样。

50 岁的沃尔也许比任何人都要疯狂,她负责把这一年一次的隆重仪式变成足以媲美“白宫”的浮华盛况:周日举办的奥斯卡颁奖礼时间很长,而且能看到各路明星们穿着各式奢侈品牌盛装出席。


SUNO 时装秀上,布鲁克·沃尔看着爱丽丝·雷恩为一位模特化妆。

沃尔个子高高的,是个外表看起来冷冰冰、但举止温和的人。她有点儿像造型师圈里的 Sue Mengers(好莱坞著名经纪人):她能和行业领军人物亲密交谈(我曾经越过 台看到过她,Bergdorf Goodman 百货公司时装总监 Linda Fargo 面带笑容地和她坐在一起,还带着一种亲亲我这儿,亲爱的的姿态摸着她的脸颊),而且对于那些有能力的发型师、化妆师、护手师和服装师,她的一句话就能让他们成为明星。

她安静又果决地带领着 Wall Group 和超过 150 名这样的人才签了约。这家机构是她 1998 年创立的,现在有 60 名员工,在纽约、洛杉矶有办公室,也许很快就会在华盛顿也设立分部(沃尔说,为即将就任的总统整理行头的需求在华盛顿达到了历史最高点)。还有一个叫 Bel 的新部门,则专注于撰写泼辣的社论

还有其他的造型师机构,比如 Jed RootArt + CommerceMargaret Maldonado Starworks Artists,但在 2015 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Wall Group 的造型服务可以说是主宰全场,它的一位客户 Leslie Fremar 负责了被提名为最佳女主角的朱丽安·摩尔和瑞茜·威瑟斯彭的服装,而另一位客户 Karla Welch 则为菲丽希缇·琼斯提供了全套服装。Ilaria Urbinati 负责了被提名为最佳女配角的劳拉·邓恩和被提名为最佳男主角的布拉德利·库珀的造型任务,而 Jeanne Yang 则负责了同样参加最佳男主角角逐的迈克尔·基顿的造型。沃尔还为许多被人们挂在嘴边、现在自动出现在红毯上的品牌当顾问,这些品牌包括了迪奥(另一位被提名为最佳女主角的玛丽昂·歌迪亚是它家的代言人)、香奈儿、纪梵希和 Prada。也正是有了沃尔,才让曾经被人认为是时尚荒地的好莱坞得以比肩米兰、巴黎和伦敦。

她是把好莱坞和时尚连接起来的那些人之一,威尔奇说。沃尔在贝弗利山的 Barneys 百货看到她在一位名叫 Feist 的歌手身上施展造型才华、从而发掘了她的设计引力之后,威尔奇就成为了 Wall Group 的签约造型师。我当时想,这个精心护理了指甲的女人是谁啊?’”威尔奇说。她满头金发,脖子上戴着钻石项链。我就说:女士,我不在这儿工作。而她指着我说:我喜欢你的一切。她就是给我带来好运的仙女婆婆。

爱丽丝·莲恩是 Wall Group 去年秋天从 Jed Root 挖来的一位化妆师,她已经和美宝莲签下了一份合同。她也把沃尔说成是一个像母亲一般的人物。

Wall Group 的创始人布鲁克·沃尔在曼哈顿肉库区(meatpacking district)的家里。

她太重要了,莲恩说这话的时候是 2 13 日,SUNO 时装秀开场前,莲恩站在满是摄像团队、麦克风和渴望写稿的美容博主们的后台接受了采访(沃尔自豪地说这阵仗像是美国总统)。她认识所有的人,她专业而且精通此道,是个完美的融合体,但她又没有把自己变成一个颐指气使的人——这是许多女人都会犯的错误,但她没有。实际上你可以利用自己身为女人的优势,你懂的,就像埃及艳后那样!实际上第一块有记载的红毯,是克吕泰墨斯特拉(希腊神话里的人物)为欢迎她的丈夫阿伽门农回家而铺的,阿伽门农虽然担心走过红毯会显得太过自大,但还是走了。故事的结局并不好(克吕泰墨斯特拉最后杀死了阿伽门农,译注)。

多亏有了沃尔,现在的造型师才终于不用对那些男神和女神们(也就是演员们)过于恭敬。他们现在也被视为有才华的人,并且会定期讨论选择颁奖季服装的流程,就好像在进行句法分析一样。(Ryan Hastings 是个特例,她是最佳女主角提名排名第 5 的罗莎曼德·派克的造型师,她对此话题的沉默可能意味着一种强烈的反对态度。)

而且他们也正在保护自己的御用地位:露皮塔·尼永奥的造型师 Micaela Erlanger Maidenform 公司有这样的协议;弗莱默尔正在为 Fruit of the Loom T 恤设计出彩的造型。而沃尔麾下最有名的造型师瑞秋·佐伊(Rachel Zoe),则把很多造型的任务分配给了她的助手们,但在 2 17 日,她在西 37 街的一个工作室展示了她的最新造型系列。

我在好多个时装季之前就见过她,佐伊深情地说,可能是 Ivan Bart 引荐的,”Bart 是模特界的重量级人物。

关于沃尔,值得一提的当然不只是她的身高和美貌,她并不是从走秀开启自己的事业的,而是洗发盆。她出生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地区、温哥华郊外的一个小镇上,那时候名叫布鲁克·恩格。她的母亲在一个房地产公司工作,父亲在当地的教委会任职,她有一个发型师姐姐,在当地的女子精修学校上学的布鲁克,常常在周末去给姐姐当助理。她迷恋上另一个发型师,在自己还未成年的时候就追随他去了伦敦。

“我最好的朋友不断给我打电话说,‘来纽约吧,来纽约吧,来纽约,’”沃尔此时坐在她位于曼哈顿岛肉库区办公室里的一把红色长绒椅子上,冬天的风在窗外呼嚎,“我说‘噢,不用了,我永远都不会去纽约的。那里肮脏,那里世俗。’”

当她嫁给温哥华成功的地产开发商 Peter Wall 的儿子 Stephen Wall 的时候,她对世俗规范的警惕性并没有太高。这场婚姻没能持续,但是她保留了这个如雷贯耳的姓氏,布鲁克·沃尔至今还会和她的前夫的父亲讨论生意问题。

初到曼哈顿的时候,她在一家小型沙龙里找了份工作,并以此拿到了绿卡。很快,她就遇到了 Oribe,这个古巴美发师逐渐成为克里斯蒂·特林顿, 琳达·伊万格丽斯塔以及纳奥米·坎贝尔的御用发型师,她也帮 Oribe 在第五大道的伊丽莎白雅顿旗舰店打开了市场。

“她能做出来最棒的发型,棒到疯掉的发型,”Oribe 从迈阿密打来电话说,“而且她内心有动力。”

沃尔也曾在福特模特经纪公司任职过一段时间。“伊莲和我几乎成了最好的朋友,”她提到福特模特经纪公司的创始人时这么说,伊莲在去年离世。“她会拿着报纸走进来,然后和我聊聊生意的情况,或者在电话里听我的意见。”

新生代的超模一个又一个地出现着,沃尔在这种趋势之中嗅到涓滴效应正在形成(涓滴效应:因最富人群的财富增加逐渐惠及最穷人群的效应)。

“每一个幕后的人、这些造型的真正创造者,在这个行业里都没有被充分的提及,”她说,“很多摄影机构好像都有这样的服务部门,但是我觉得这其中还有更多的商机可以去争取。”

的确,就像创新艺人经纪公司(C.A.A.)会将一线明星和剧本进行“配对”一样,沃尔所做的事情就在影响着造型行业的合作方式。她把另一个明星美发师约翰·弗里达引荐到纽约的专业美发沙龙 Sally Hershberger,也就是那个位于曼哈顿、因为一次剪发费用高达 800 美金而“臭名昭著”的地方。

弗里达是她这项事业的早期拥趸。

“她的行动非常自然而然,”他人在伦敦时这样说,“她对事情有了感觉,就会直接为之行动。”

沃尔曾经周密地考虑过在巴黎开张,但是当她发现,很多影视明星竟然举起双手让乔治·阿玛尼用亮片把他们包裹得平庸无奇的时候,她就去了洛杉矶。

“蜜雪儿·菲佛问我,她去奥斯卡应该穿什么,”她说。“我记得我心里想,‘哇噢,这块绝对有市场需求。’”

很多人享受走红毯的人以此作为竞争,而有人则说,现在这个需求已经被满足得有点儿过了。沃尔对此只是耸耸肩,对于她来说,时装作为一种展示艺术,其价值已经能和法国版画家马蒂斯的作品相提并论了。

“许多女演员都非常专注,而我想,这其中自然会有一部分人能拿到好的台词和戏份,”她说。“但如果你百分百地投入到表演上,那就不可能百分百地理解时尚。所以她们会相信专家能给她们合适的建议。我们可以看一看,这么做对于演艺界的伤害,会不会像支持和赞助女演员那么大。”

与此同时,随着无数苛刻的 Instagram Twitter 用户们的大拇指在他们的电子设备屏幕上点击“发布”按钮,正在准备飞往洛杉矶参加电影界最盛大的晚会的沃尔感觉到,自己提供的收费服务将有更多的人光顾。

“对于我们的造型师来说,最难的事情很可能是奥斯卡之后的余波,”她说。“我们服务的女演员如果在最佳穿着名单上的话,那可真就得一阵忙了。这个时刻会让你感受到做这份职业带来的狂喜,以及一种职业归属感。那感觉就像是:‘哇,我选的造型还不错,她惊艳了全场呢。’”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刘昉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