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奥斯卡要来了,悬念可能没你想得大

David Leonhardt2015-02-22 00:20:21

一般来说,哪些候选人在陪跑并不难猜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周日晚上,2015奥斯卡之夜即将上演,未知的气氛吊足了外界的胃口。但对于好莱坞的行家里手来说,奥斯卡远没有如此神秘,他们很清楚大多数候选人没什么获奖希望,也知道“陪跑”的都是谁。

《鸟人》和《少年时代》不仅是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最大热门,不出意外的话最佳导演奖也将落在这两部影片之中。虽然迈克尔·基顿(《鸟人》男主角)也有一线希望,但埃迪·雷德梅尼(《万物理论》男主角)最有可能摘得最佳男主角。再看看其他奖项的入围名单——无论是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还是最佳男配角——都几乎没有任何悬念,朱丽安·摩尔(《依然爱丽丝》女主角)、帕特丽夏·阿奎特(《少年时代》女配角)和J·K·西蒙斯(《爆裂鼓手》男配角)各自都胜券在握。

好莱坞深谙奥斯卡的心思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多年来奥斯卡所谓的悬念也只沦为吸引外行人的噱头,而现如今,即便你只是对奥斯卡的“奥秘”一无所知的伪影迷,只要上个网,也能把奥斯卡大奖猜个八九不离十。

几大博彩市场,包括欧洲博彩、拉斯维加斯韦恩赌场,还有名为“好莱坞证券交易所”的预测市场都大张旗鼓地对最终获奖名单进行预测,从以往10年的记录来看,博彩市场的预测都出乎意料地准确。

获奖大冷门一般很难抱得大奖归,韦恩赌场运动博彩部的执行董事约翰尼·阿维罗称,在过去的十年中,仅仅有两部影片爆冷捧得了奥斯卡主要奖项的小金人——2013 年,在九名导演入围(获奖几率大致为 10%)的情况下,李安则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摘得最佳导演的桂冠;2006 年,在四部影片入围(获奖几率大致为 20%)的情况下,《撞车》摘得了第 78 届奥斯卡的最佳影片。

据预测博客 PredictWise 网站透露,那些有九成获奖几率的夺奖大热门——比如在博彩市场呼声同样颇高的朱丽安·摩尔(《依然爱丽丝》),帕特丽夏·阿奎特(《少年时代》)和J·K·西蒙斯(《爆裂鼓手》)——他们也有九成几率将大奖收入囊中。

据预测市场消息,对今年一些奖项的获奖热门的预测,包括获最佳服装设计和最佳化妆及发型奖提名的《布达佩斯大饭店》,获最佳纪录长片奖提名的《第四公民》,获得最佳外语片提名的《修女艾达》,获最佳原创歌曲奖提名的 Glory (《塞尔玛》主题曲)和获得多项音效奖提名的《美国狙击手》,都有很大概率能够将小金人收入囊中。

 《少年时代》主演伊桑·霍克(Ethan Hawke)和埃拉·科尔特兰(Ellar Coltrane)

“预测市场很擅长回答’谁将捧得奥斯卡?’这类问题,”微软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大卫·罗斯切尔德说道,微软研究中心是微软公司下属的一个分支机构,同时还帮助运营了 PredictWise

奥斯卡奖得主成为预测市场的理想猜测对象也有个中缘由,首先,一年一度的奥斯卡奖项类别稳定,下注的人们可以从往届奥斯卡中吸取经验,奥斯卡颁奖礼在颁奖季的后期开幕,一系列颁奖礼已然尘埃落定,打头阵的美国演员工会奖等也能给大家提供一个参考。

获奖结果同样也可以提前预知,至少可以假设得出一些情况。奥斯卡的最终获奖名单也是由人定的——取决于评委投票表决结果——而结果也早已出炉了。预测市场也经常对竞选活动和体育赛事进行预测,而相比于电影颁奖礼,竞选活动和体育赛事的结果(比如总统选举日的天气和足球弹跳的方向)则更难预料,竞选和比赛结果都不可预测。

“奥斯卡评委会参加各种社交活动还会谈论电影的事情,外界自然也能对评委喜好略知一二,”达特茅斯大学研究预测市场的经济学教授艾瑞克·齐兹维兹说道,“如果你也参与了和这些评委们的对话,通常情况下你应该就清楚大奖最终要花落谁家了。总会有一些痴心的投注者一定要找到这些关键的‘对话参与者’。”

有些评委成员可能也悄无声息地对各个奖项结果下了注。

综上诸多因素提高了各种奥斯卡猜测的可信度——90% 甚至 99% 的准确率——而其他领域预测市场的准确率通常不会如此之高。例如在上月的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上,新英格兰爱国者对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的比赛中,新英格兰爱国者获胜的呼声颇高(并最终以 45 比 7 获胜)。但据 PredictWise 网站称,预测市场在赛前认为,爱国者的获胜概率只有75%.

但在过去的三年中,奥斯卡获奖影片的预测至少有86%的获胜率,并且在预测中呼声最高的三部影片——《为奴十二载》、《逃离德黑兰》和《艺术家》最终都将最佳影片收入囊中。

今年最佳影片的追逐则更能让人激动一些,据 PredictWise 网站预测,《鸟人》有 66% 的获胜概率,而《少年时代》则有 32% 的获胜概率。韦恩赌场的赔率精算师阿维罗也将《鸟人》列为了本周最受欢迎的影片,但他认为《少年时代》也足以与《鸟人》在最佳影片中一争高下。

对各个奖项的预测也体现了预测市场对各种最新信息的反映,入围名单刚刚公布时,《少年时代》是最佳影片的大热,但随着颁奖礼的临近,《鸟人》则后来居上获得了更高的呼声。

这样的反转对于普通的影迷来说或许并不引人注目,毕竟《少年时代》在金球奖上摘得了最佳剧情片奖,而《鸟人》则在最佳音乐剧和最佳喜剧片的争夺中败给了《布达佩斯大饭店》,但人们在掌握内情后而下的“精明赌注”通常不会出错。

The Upshot 上周进行的一次 Google 消费者调查向网友提问奥斯卡最佳影片得主的猜测,并对预测市场和公众舆论的倾向进行了比对。

《美国狙击手》在网友中是最受欢迎的影片,在八部入围影片中,超过 40% 的网友认为《美国狙击手》能摘得最佳影片桂冠,而其他七部影片没有一部能获得超过 15% 的支持率。(Google消费者调查方法与传统随机抽取调查对象的电话访问不同,它利用 The Upshot 网站进行了线上调查。)

布莱德利·库珀在《美国狙击手》中扮演海豹突击队王牌狙击手克里斯·凯尔

当然了,《美国狙击手》的票房成绩大大超过了任何一部提名影片,甚至超过了其他七部入围影片的票房总和。在 Google 对网友的调查中,当被问及去年看过的最佳影片时,《美国狙击手》同样在这一问题中遥遥领先,仍有超过 40% 的被调查者选择了《美国狙击手》。《塞尔玛》《少年时代》和《鸟人》分列其后,支持率从 10% 到 15% 不等。

Google 的调查结果与博彩市场的差异显示了投注者在预测中的优势。当无需对获奖结果下注时——就像在 Google 的调查中一样——人们通常会选择希望获奖的影片,个人的偏好往往会影响选择的结果,但当投注时,人们则会更加客观地做出选择。

同样地,一些科技公司开辟了内部预测市场,员工们可以在里面对项目是否能够按时完成进行预测。“这种预测让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尴尬对话尽早发生,”齐兹维兹说道。

但人们还常常忘记关键的一点,夺奖大热门并不等于最终的获奖影片,即使预测市场看似有未卜先知之能,但 90% 的热门影片只有 90% 的获胜概率——其余的 10% 总会出乎人们的预料。

丹佛和明尼阿波利斯每一天都有一成下雪的可能,大约有一成的成年女性身高为 5.8 英尺(1.77 米),如果你掷三次硬币,那么你得到三次正面的概率只略高于一成。

这一切意味着,至少有一部今年的获奖热门将在角逐中败北,例如在去年,尽管博彩市场认为影片《氦》的胜率只有 11%,但这部影片依然摘得了最佳真人短片奖。2013 年,《林肯》则凭借 9% 的胜率摘得了最佳布景设计奖。

和大多数人类的事业一样,2015 年的奥斯卡依然会留下些许合理的悬念,只是这些悬念没有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制作人假装的那么大而已。


题图来自 Prayitno

翻译:is译社 孙一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