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罗伯特·谢克里的小说集,他被看作科幻领域的幽默宗师

曾梦龙2020-03-06 13:39:00

谢克里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最好的短篇小说作家,不分任何领域。——尼尔·盖曼,美国作家

《世界杂货店:罗伯特·谢克里科幻小说集》

内容简介

当电子警察鸟失去控制;当杀人游戏可以合法进行;当老好人变身惹不起的刺头;当众人为了一套房子参加一场大逃杀;当你置身一群语言不通的外星人当中;当你拥有一支可以偷窥他人生活的望远镜;当你在一颗小行星上独自老去,与机器人相依为命;且看谢克里借奇想之力带你体验琳琅满目的世界杂货店。

作者简介

罗伯特·谢克里(Robert Sheckley),世界科幻小说大师,星云奖特别大师。他的作品以奇巧脑洞和幽默讽刺著称,不仅在科幻读者中大受欢迎,还经常刊登在《绅士》《花花公子》等流行杂志上。

谢克里也是一位非常多产的作家,一生共创作 400 多篇短篇科幻小说和 15 部长篇小说,实际数字远远不止这些,因为“杂志编辑为了避免罗伯特·谢克里的名字在同一期杂志上重复出现,使用了许多笔名”。

书籍摘录

怪物(节选)

科尔多维和胡姆站在陡峭的危崖上,观察一个奇怪的物体——这东西无疑是近来最新奇的玩意儿了,所以他俩看得兴趣盎然。

“我说,”胡姆指点说,“它能反射出阳光呢,说明是金属制的。”“我同意。”科尔多维说,“但是它怎么能浮在空中呢?”

他们俩又向下俯瞰,朝山谷里观察。这个尖尖的物体在地面上空盘旋,从它尾端喷出的东西仿佛是火焰。

“它靠喷火保持平衡。”胡姆说,“就算你老眼昏花,也应该看得见。”

科尔多维支起他的那条粗尾巴好把自己撑得更高,想看得更清楚些。那物体已经降到地面上,火焰也消失了。

“我们爬近一点去瞧瞧,怎么样?”胡姆问。

“行,时间还来得及......不过等等!今天是什么日子?”

胡姆默默盘算一番,然后他说 :“是卢珈月的第五天。”

“真该死!”科尔多维嚷道,“我得回家去打死老婆了。”

“距离太阳落山还有好几个时辰,你两件事都来得及。”胡姆说。

不过科尔多维还在为此事犹豫不决,“我可不想耽误......”

“喏,你知道我速度有多快吧。”胡姆说,“如果时间来不及,我会尽快赶回去帮你打死她,怎么样?”

“对你的好意我深表感谢。”科尔多维谢了这年轻人几句,然后他俩就从险峻的山崖下去了。

他们来到金属物体前方停住,撑起尾巴站立着,科尔多维在目测那物体的尺寸。

“它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得多呢。”他估计这物体要比他们村庄稍微长一点,宽度大概只有一半。

他们又围着那个物体爬了一圈,发现那金属物体是用工具加工 出来的,很可能是人类用触手操作的手法。

远处,太阳已经落下去。

“我想最好还是回去吧。”科尔多维说,他发现已经没了光线。

“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胡姆说,一边放松着肌肉。

“对,但是打死老婆的事情还是由我自己处理为好。”

“随你的便。”于是,他们步伐轻快地返回村里了。

科尔多维的老婆已经在家里备好晚饭,接着她背对门口站着——这是习俗所要求的。

科尔多维猛挥一下尾巴就打死了她,把尸体拖到门外,这才坐下就餐。

他饭后休息了一会儿,才去往集会处,可胡姆这急性子的毛头小伙已经在那儿讲述金属物体的事情了。科尔多维悻悻地想 :他肯定三口两口就把晚饭扒拉下去,就是为了能抢在我的前面向大家炫 耀。

小伙子讲完后,科尔多维说了自己的观察结果。他只补充了一点: 那金属物里面可能存在智慧生物。

“你为什么这么想?”米歇尔问,他也是一位长者。

“首先,那物体下降时,我看到有火焰。”科尔多维解释说,“其次,在物体落地后,火焰就熄灭了。这肯定是有人熄掉它的。”

“我看不一定。”米歇尔反对说,“它也可能是自己熄掉的。”

于是村民们激烈地辩论起来,一直持续到深夜。

散会后,他们像通常一样埋葬了被打死的老婆,这才各回各家。这天夜里,科尔多维在黑暗中久久未能入眠,他一直在琢磨这奇怪的物体:如果它里面真的有智慧生命,那他们属于文明生物吗?有善与恶的观念吗?他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决定去睡觉。

第二天,所有的男性村民都去了金属物体那里。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男人的职责不仅仅是限制女性人口,而且也得研究新鲜的事物。

他们散布在物体周围,对它的内部进行种种猜测。

“我认为里面的人和我们一定很相似。”胡姆的哥哥埃克斯特说。

科尔多维全身都在摇晃,这是他在表示绝对不同意。

“他们多半是怪物,”他说,“如果考虑到——”

“这很难说,”埃克斯特反驳说,“想想我们的身体进化逻辑吧,只有一只对焦眼——”

“外面的世界广袤无际,”科尔多维抢着说,“那里会有很多和我们完全不同的生物,在无穷无尽的——”

但是埃克斯特又打断他说 :“但我们的逻辑总是——”

“我是说,他们和我们相似的可能性小之又小!”科尔多维接着说,“举例说,这是他们建造的飞行装置,难道我们也会去造这样的——”

“但是按严格的逻辑来说,”埃克斯特还想坚持,“你可以看到——”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打断科尔多维的话了,所以科尔多维忍无可忍,他用长尾一击就把埃克斯特撞到金属舱壁上,尸体随之砰然落地。

“我认为我哥哥是个糙汉子,太没礼貌了。”胡姆说,“你刚才讲到哪儿了。”

但科尔多维还是没能把话说完,因为金属物体有个地方正在发出响声并转动起来,接着敞开了一个洞口,一个奇怪的生物从里面出现了。

科尔多维马上证实自己是正确的:洞里爬出的那个生物居然长有两条尾巴,全身从下到上都包着什么东西,有点像金属,又有点像兽皮。而它的颜色,令科尔多维战栗了起来——

是湿漉漉的、新鲜剥皮的血肉色。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朝后退缩,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个生物开始时什么也没干,它只是站在金属物体上,身体上方那个球状物从一侧往另一侧摆动,但是身体其他部位并没有移动,这个动作令人费解。最后那个生物举起两只触手,同时发出声音。

“也许,它想跟我们交流?”米歇尔轻轻问。 这时从洞里又出来三个生物,它们都拿着金属管子,四个生物在互相交换着奇怪的声音。

“它们当然不可能是人。”科尔多维坚定地声称,“接下来我们要搞清楚,它们是不是文明生物。”

有一个生物沿着金属外壁爬到地上,其余几个把金属管子直指下方,有点像在举行什么无法理解的宗教仪式。

“难道这么丑陋的家伙会是文明的?”科尔多维问。

他全身皮肉都因为厌恶而收缩着,这些生物的样子实在恐怖,做梦都想不到。它们的躯体上部长着一颗球状的东西——大概算是头吧,科尔多维这辈子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头颅呢。在头的中部,在本该是平滑的地方却凸起一个东西,在它的两旁又有两个小凹痕,每个凹痕旁都长着一个肉瘤。在头下部有一个浅红的缺口,科尔多维捉摸着,这该是嘴巴了——他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实在很丰富。

这还不止!科尔多维继续观察,居然能看到它们的骨骼。那些生物在移动时,动作不像人类那样平稳流畅,反而像是树枝那样机械地抽动。

“上帝啊!”希尔里格惊愕地嚷起来,他是个中年人,“我们应当打死它们,别让它们在这个世界上活受罪啦!”

其他的人都有同感,于是村民准备一拥而上。

“等一下!”有人喊道,那是一个年轻人,“如果可能,我们先和它们沟通一下试试,也许它们是文明生物呢?外面的宇宙很大,什么事儿都有可能。”

科尔多维认为要立即消灭这些怪物,但是大伙儿已经停止,并且就这复杂的问题进行着争论。

而一向爱逞能的胡姆已经溜了过去,接近了站在地面上的那个生物。

“你好。”他说,那个生物也回答了什么。

“我听不懂你的话。”胡姆又想退回去了。但是那生物挥动着有关节的触手——姑且当作是触手吧,指着其中一个太阳,然后又发出一种声音。

“对,今天很暖和,不是吗?”胡姆愉快地应答说。

那生物又指指土地,发出另外一种和原先不同的声音。

“今年我们的收成不能算好,真的。”健谈的胡姆还在继续这场谈话。

怪物又指指自己,同时发出某个声音。

“是呀。”胡姆同意道,“你实在太难看了,丑得跟什么似的。”

这时,大多数村民已感到饥饿并爬回村庄了,而胡姆还留在那里倾听怪物发出的声音,只有科尔多维在原地紧张地等着他。

“知道吗?”胡姆在和他会合时说,“它们想要学习我们的语言,或者是想教我学它们的语言呢。” “别这么干!”科尔多维警告说,他隐约地感到某种灾难似乎就要降临了。

“我得试试。”胡姆并不采纳他的意见,然后他们一起爬上了通往村子的陡峭山崖。

近黄昏时,科尔多维去了趟圈养多余女人的栏圈,郑重其事地向某个年轻女人求婚,问她是否同意做他家二十五天的女主人。当然,对方很感激地接受了。

在回家的路上,科尔多维又碰见胡姆——他也是去栏圈的。

“我刚才把老婆打死了。”胡姆告诉他,其实根本没必要解释,否则他为什么要去那个栏圈呢?

“明天你还要去找那些生物吗?”科尔多维问。

“差不多吧。”胡姆答说,“只要不出现什么新情况就去。”

“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弄清楚它们是文明生物还是怪物!”

“那当然!”胡姆同意着,蜿蜒地爬远了。


题图为罗伯特·谢克里,来自:goodread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