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我不想以追求行政职级为目标,所以我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 大庆故事①

文化

“我不想以追求行政职级为目标,所以我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 大庆故事①

龚方毅2019-10-30 08:27:08

好奇心日报大庆故事系列将以口述的方式呈现,有时候,口述会有独特的生命力。更多内容将在出版物中发布,目前正在筹备中。

王强, 30 岁,父辈、祖辈以及他自己都(曾)是大庆油田职工。

2009 年,在湖北一所省重点大学生物学本科毕业后,王强没有直接回大庆签约油田的工作。但在外找工作并不顺利,最终他听了家人的建议,回到了大庆,当起了最基层的采油工。

这不是他想要的。

十年打拼之后,王强因为身体原因(以及对油田体制的失望),主动要求从前线管理岗位退下,现在还在油田系统内,从事一份强度小、几乎没有绩效考核的工作。利用业余和闲暇时间,他在为走出大庆努力,并计划在一年内辞职。8 月的一天,我在号称东三省最大的大庆万达广场让胡路店见到了他。


大庆可以简单的分东城、西城。东城我们叫“新村”,那其实是个大的居住区。外地人听到可能不太好理解,因为新村其实横跨龙凤区和萨尔图区。西城就是让胡路区。

行政管辖上大庆约定俗成的一件事是新村地区主要归市政府管,让胡路区主要归油田管。更具体点就是,直到两三年前,西城这里的的供电、供水、供气和物业都归油公司。这所谓的“三供一业”,也是最近才开始改革,还不知道到哪一步了。

这种“对抗”的例子还有很多。大庆两所大学,石油学院和八一农垦,前者油田管,后者政府管,各自解决教育拨款、配套设施方面的报账工作。医院和社保体系也是。理论上像职工工伤鉴定、康复工作都是政府部门牵头,但我们这里如果是油田职工出现相关问题,石油公司自己就把工伤鉴定做完了,再指派伤号去定点医院,一套手续做完后再报备给政府。

正常来说,肯定是地方政府比地方企业强,但大庆比较特殊,先有企业再有城市和政府。总之,这几十年来,油田和市政府一直分庭抗争,各管各管的,都不喜欢对方插手。

夜里的大庆让胡路区。图/龚方毅

如果说谁有钱就更有权,我感觉一直到 2013、2014 年,可能还是油田的权力更大些。西城这片基本都住的油公司的人,他们待遇会比政府公务员那一批高一些。

像 2012 年的时候,我发到手工资大概 4000 多元,中等偏上水平。年底还有大约 15000 左右的奖金。当时公务员大约 3000 多元,和我们一些技术工或者一些效益不太好的采油厂普通职工收入差不多。

还有就是我们油田职工公积金缴存比例也比外面高。比如国内大部分企业都是员工和企业 1:1 缴存,但我们是员工按工资 8% 缴个人部分,企业按工资 12% 缴。这就比其他人多了。

所以在大多数大庆父母的眼里,孩子只有去油公司或者做公务员,才算“有工作”,直到现在都是这样。2014 年大庆石油管理局停止招工以后,这种观念才稍稍有所转变。但如果一个大庆当地人是上面两种情况之一,他们谈恋爱找外地人的话,父母还是会说,“找了个没工作的对象”。

另一个存在的现象是,有些有四五十岁的家长,他们相比前辈接触更多外界的人、事,有了比较就知道大庆以后可能越来越差,但是很多早几年退休的家长,在油田这么多年,一直到退休的时候发到手的工资都还可以,他们凭什么认为大庆不行?他们下意识的会继续看好大庆,这可能是一种惯性思维。

油田系统本身还得再分成油公司和管理局两部分,油公司在中石油上市公司体系内,以经营产生盈利为目的。管理局就是油田的非上市业务,包括各种民生、后勤、保障单位,以及学校、医院等机构。

属于油公司的那部分,采油厂是最前线的单位。中石油现在在大庆现在有个十二个采油厂,每个厂还要好几个三级单位,比如油矿。除了这些,还有专门的公司负责勘探、开采、井下维修等等。像我就是在油厂下属的一个油矿工作。

大庆油田公司有一些油矿和气矿在大庆市外,比如肇东市。它们的上级单位自然也是大庆外地分公司。但在一些重要人物被抓以前,当地的安监、发改委几乎不来矿里查它们,可见它们的地位。后来几个高管相继出事,这几年地方上才开始不定期巡查我们的外市单位。

王强的工作现场之一。图中特种车辆分别是洗井和补管线的时候用的。图/王强

大庆油田有很多散落在远郊的油矿、气矿。有些距离市区几十甚至上百公里,驱车一小时才到。图/龚方毅

现在我已经在油田干了九年了。但其实一直想出去。

2004 年念高三的时候,我可能每天晚上会看一篇卫斯里的短篇小说,那么会觉得自己思想上比同龄人前卫,自己应该走出去,想去南方多看看。父母感情不佳更是刺激了我想离开大庆。后来心仪的大学没考上,补填志愿到了武汉,念生物科学。2005 年生物是热门学科,好多高校扩招,等到 09 年毕业的时候,行业转冷,校招都没来几个。

挺无奈的,找了一圈发现能上的工作还不如回油田,我爸妈、爷爷奶奶都是油田的,我是符合招工条件的。再考虑父母年岁渐长,2009 年我就回来签约了。

我是从采油工开始做起的,挫败感肯定有,第一个月工资到手一千六七。工作两三年后涨到大约三千元。我一个朋友在油田下属的消防医院工作,月收入大概比我翻倍,她母亲在大庆医院,结果老人不愿意对外细说自己女儿的工作,觉得丢人,只说她在油田。

这种事情大概也只有大庆有。太极端了。

机构设置上一般是采油厂作为二级单位,下设矿区、地质、规划等三级单位。采油厂一共有十二个,一厂、二厂时间比较久,他们的厂长行政级别提半格到副局级,其他采油厂厂长一般是正处级。整个油田系统里最低的干部行政级别是副股级,一般是矿区的小队长,管五六十号人。大一点的小队,一百多人那种,还分正副小队长。

像小队长这种级别在我们这儿就挺有权力了。

我就是那些小队成员之一。日常工作职责范围太大了,修、换磕头机的零件、刷漆、除草扫雪等等,还有半夜抓偷油贼。前几年听说有个 88 年的同事晚上巡逻,第二天被人发现死在车里。想想挺后怕的。

至于采油,磕头机打到几千米深的地下,采上来的油通过管道送到计量站,然后送到中转站。中转站接收以后会做简单油水分离,再分配送到各个联合站,在那里集中处理,全部工序完成后的油,我们才称为原油。

油井和水井。图/王强
油井井口。图/王强

这些年大庆油田采上来的油含水量已经很高了。最早那批会战前辈来采油的时候,油井打到一半可能石油就冒出来了。随着油层压力逐渐变小,油井不再喷油,我们接着二次采油,就是注水,把油浮上来。如果这都不行,我们会三次采油,使用聚合物把油带出来。但是三次以后,至少我认为油层可能难以再利用了。

因为在外围油厂,班车接送,每天上下班路上加起来三个小时。路上真的挺无聊的,不是看书就是睡觉。我们这儿班车是真浩浩荡荡。比如光我们厂就有五千多人,差不多五六十辆通勤车。

但班车接送不是那种门到门的送,你得一级单位一级单位的转车,最极端就是家到厂再到矿最后到小队。日常工作一般七八个小时,然后轮流值班。有时候工作忙,我就睡队里了。

油厂的岗位分管理岗和工人岗。这个很容易理解,小队长以上就是管理岗,其余都是工人岗。说这点是因为大庆人找对象更倾向于找管理岗的。刚工作那时候报纸中缝相亲广告还有很多人说希望是对方是管理岗。

小队待了三年半,我借调进机关,以工人岗的“身份”去做管理岗的事情。2013 年下半年,我成了管理岗一员。

坦白说,能力和运气俱在。家里人疏通了关系,让我有机会借调,所在机关呢又正好空出来一个安监岗位。借调时候的上级比较赏识我,机缘巧合之下,我就填上了那个空档。事后看,一整年我们机关就空了那么一个管理岗。

从借调开始,那一年三百多个工作日我在单位住超过两百六十多天。有一些同事和我差不多的工作状态,我们管这种多加班、集中起来工作的安排叫做“会战”。通常,当领导需要一些政绩但又觉得产量不足、单位情况不好的时候,会要求会战。还有一类就是我安监工作接触到的,有人偷油。那么我们组织起来,晚上去打击偷油的。

冬天王强开车在巡井路上。图/王强

王强需要维护的设备之一。图中分别市变压器和油井,每台变压器供电一口或者一个平台的油井。

2017 年我提到了正股级,你可以理解为安监主任。职级升上去以后任务更繁重,工作节奏也更紧张。管理岗非会战时期每四天值一次班,十多天不回家很正常。

像开始说的,油田系统势弱之后,油公司也在慢慢变化:它越来越像一个企业了,像一个真正的企业那样,一把手的权力没有那么大了。反腐败运动也起到些帮助,只要实名举报,政府反腐败部门必须立案调查。

但渐渐的,我想换个环境了。一线油田工作让我对油田的信心递减。我们一路从稳产 5000 万吨原油二十几年,到保持 4000 万吨,再到现在可能都不提这类目标了。

2008 年,中石油提出“大庆要 4000 万吨稳产 20 年”的目标。2009 年,统计部门和油田部门宣布产量为 4000.0299 吨,刚刚超过目标线。年报公布后,中石油宣布,大庆 2010 年的总体思路是“优化产量结构,加大低成本产量在总产量中的比重。没有效益的产量一吨也不要”。

在我们内部,有的生产队比如要求 30 万吨,最后差个几千吨可能从别的超标的生产队平均一下。这涉及一系列行政问题。

我的精神状态也因此变得很差,并且对于整个油田体制产生了很大的质疑。像我前面说的,我一开始就不愿在油田,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想法,但因为时机的关系,自我感觉是牺牲了一些未来回大庆油田。中间运气不错受领导提拔。但这么多年打磨下来,我精神层面产生有很大的压力:我不想和同龄人一样以追求行政职级为目标,但身边人、体制就是这样,所以我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再加上我身体出了些问题,我从一线岗位退了下来,还在油田有工作,但工作强度小很多。现在已经在筹备离开大庆的事情了。我有同学在一家大型石油机械公司,看重我石油安监方面的背景,正邀请我过去。

这次我要走出去。


应采访对象要求,王强为化名。

题图由作者拍摄。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