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美国社会学名著,权力精英有着什么样的构成和行为逻辑?

曾梦龙2019-10-16 12:40:44

如果你不理解这本书所激起的对美国文明的不满浪潮,你就无法理解自 1956 年以来的美国历史。——机构评论(The Agency Review)

《权力精英》

内容简介

他们打高尔夫、参加高级俱乐部、乘国际航班和远洋渡轮度假;他们在朋友的别墅中聚会,接受电视采访,参加慈善晚会;他们毕业于世界名校,过着上流阶层的生活;他们拥有普通人不具备的话语权,一句话、一个决策便能影响大众的生活;他们掌握着世界上的大部分权力、财富和资本,永远在追求着更多的利益和更强大的力量;他们是高级律师、大学校长、银行行长、公司总裁、海陆军上将,是政客、企业家、军官,是绝对的成功人士与“社会顶层”。这本书就围绕着“权力精英”讨论了谁在统治着我们的社会,以及看不见的“权力之手”是运作的。

在 1950 年代,当时的社会学家普遍认为,美国已经各方权力平衡,并不存在权力过分集中的问题时,米尔斯却指出,在政治、经济和军事这三个不断壮大和集权的领域内部,形成了由经济、政治和军事精英组成的上流阶层。他们是活跃在经济领域金字塔塔尖的富商,是位于政治领域权力金字塔顶端的政治委员,是参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军事精英。三大领域的佼佼者——军队将领、企业领袖和政府高官往往团结在一起,形成了美国的权力精英,掌握着制定重大决策的权力。米尔斯犀利地揭示出围绕政治、经济、军事三大领域形成的“权力三角形”,批判了社会权力的集中,深刻地质疑了美国实际上是否具有其理论上的民主。

作者简介

C.赖特·米尔斯,美国著名社会学家,文化批判主义代表人物,美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之一。得克萨斯州大学社会学学士、硕士,威斯康星大学社会学博士, 1945 年起开始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著有《社会学的想象力》《权力精英》等作品。米尔斯思想激进,倡导公共与政治参与,许多学者认为米尔斯的思想激发了很多美国的社会运动,他的作品在美国广受赞誉而且传播到世界各地,被翻译成 23 种语言。米尔斯病逝时年仅 46 岁,他死后被誉为“当代美国文明最重要的批评家之一”。为奖励卓越的社会科学研究者,社会问题研究协会设立了“赖特·米尔斯奖”,表彰米尔斯为社会科学做出的巨大贡献。

书籍摘录

第一章  上流社会(节选)

普通人的权力受制于他们生活中的日常世界,甚至在职场、家庭、邻里的常规活动中,他们也常常被一些难以理解和支配的力量所左右。“巨变”,无法被他们掌控,却仍然影响着他们的行为和观念。在现代社会体系下,人们的局限并非来自于他们自身,而是他们周围的一切。现在,这些变化压迫着形形色色的社会大众,这些人因此感到他们盲目地处于一个没有权力的时代。

但并非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普通人。当信息和权力的途径被集中,结果就是这些人得以在美国社会占据一席之地——在那个他们可以俯视的,发号施令并能产生巨大影响的,普通大众的日常世界。这些人并非被工作所塑造,他们既能为成千上万的人创造,也能消灭这些工作;他们也不会受制于简单的家庭责任,他们可以避免;他们也许生活在各种酒店和宅邸,但并不属于任何一个社区管辖。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满足日常的需求,在某些方面,他们创造了这些需求,并能使其他人来满足他们。无论他们是否宣称自己手握权力,他们的专业知识和政治经验都远远超越了普通大众。如雅各·布克哈特 提到“大人物”时所说的话,大多数美国人可能也会这样形容他们眼中的精英:“他们是那些与我们截然不同的人。”

权力精英都是地位显赫之士,凌驾于普通人之上,他们能够做出具有重大影响的决定。是否制定重大决策,这本身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确实享有制定决策的重要地位:相比于他们做出的决定,他们无法行动、不能做出决定的后果更为严重。因为他们掌控着现代社会各大统治集团和机构组织,主宰大型企业,管控国家机构并享有特权。他们指挥军事机关,占据主导社会结构的战略位置,因此可以集中、高效地利用他们享有的权力、坐拥的财富和获得的名望。

权力精英并不是孤立的统治者。顾问和幕僚,发言人与意见领袖通常是更高层次想法和决定的领导者。比精英稍逊一筹的是国会、利益团体 中的中层职业政客,或是地区、城镇中新旧上层阶级中的一员。与中层政客们混迹在一起的是职业名流,我们将会用新奇的方式加以探索,这些职业名流只要还享有名望,就出尽风头,乐此不疲,并以此为生。即使这些名流不是支配阶层的领头人,他们通常也能够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或者引起轰动,更直截了当地说,他们能够向直接掌权者建言献策。道德评论家、善于弄权者、上帝的代言人、大众舆论的制造者,这些相对独立的名人和顾问都在参演一出精英们出演的戏剧,只不过戏剧的主角是重大权力机构中位高权重之人。

关于精英的本质和权力的真相,对精英们而言,并非知而不言的秘事。他们对自己在一系列事件和决策中所扮演的角色持各种理论。他们常常不确定自己的角色定位,而且在很多时候,他们任凭内心的恐惧和希望去左右对自己权力的评估。无论手握多大的实权,相对使用权力而遭受的抵制而言,他们更倾向于忽视它。而且,大多数的美国精英非常擅长使用公关辞令,甚至在独自一人时也会加以使用,因而他们对公关辞令愈加深信不疑。要想清楚地了解上流社会,需要从几个方面进行探究,精英们的个人意志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然而有许多人认为根本就不会产生精英,或者即使有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他们仅仅把观点建立在了精英如何看待自己或精英在公共场合的表态之上。

然而,还有另一种比较模糊的观点:有些人认为存在一个非常重要的、紧密的,且影响力颇高的精英群体,他们在美国广受欢迎,这是一种以当代历史潮流为依据的观点。例如,持此种观点的人认为:从军事行动的主导方面可以推断出,海陆空上将以及受其影响的决策者都是拥有巨大权威的人。他们听闻国会再次将事关战争与和平的决策权交到了少数几个人手中。他们知道向日本投放的原子弹是以美利坚合众国的名义投下的,尽管决策者在投放前并未就此事征求过意见。他们深感生活在一个重大决策的时代,却并未参与任何决策。由此,他们把当下视为历史,他们认为无论做不做决策,在核心位置必然存在权力精英。

一方面,对于重大历史事件持上述观点的人认为存在精英,而且精英的权力不可小觑;另一方面,有的人会仔细聆听对重大事件有决策权的人们所做的报告,这部分人认为没有哪位精英手中紧握的权力会产生决定性的后果。应该综合考虑上述两种观点,但上述两种观点都不够充分。了解美国精英的权力,既不能局限于认识事件的历史范畴,也不能只接受一些人在公开决策中彰显的个人观点。在这些人和历史事件背后,连接着这两者的是现代社会主要制度。国家、企业和军队的等级制度,构成了权力的行使手段。正因如此,他们现在拥有前所未有的影响力,在权力至高点,占据现代社会主导位置的精英们,让我们可以从社会学的角度出发,了解美国的上流社会。

在美国社会内部,主要的国家权力集中在经济、政治和军事领域。现代历史中,其他机构似乎都被边缘化了,有些机构只是偶尔适当地从属于这三大领域。在参与国家事务方面,任何大企业都比单个家庭拥有更加直接的参与权;在美国,没有哪个教堂可以像军事机构那样对年轻人的成长历程产生更直接的重大影响;在决定国家事务方面,国家安全委员会拥有的影响力任何大学都无法比拟。宗教、教育机构和家庭都不是国家权力的自治中心,而经济、政治、军事这三大领域对它们的影响日渐凸显,最终对其产生决定性的直接影响。

家庭、教堂和学校调整自身以适应现代生活,而政府、军队和企业塑造现代生活。鉴于此,政府、军队和企业将家庭、教堂和学校变成它们达到目的的手段。宗教机构为军队提供牧师,鼓舞军队士气以高效作战;学校挑选和培育人才,使之能够胜任企业的工作,以及完成军队的专业任务。当然,工业革命早已使几世同堂的大家庭变得支离破碎,现在,如果有需要的话,儿子和父亲必须随时响应部队的号召,离开家庭奔赴战场。政府、军队和企业将教堂、家庭和学校变成它们的代理机构,从而将权力和决策合法化。

现代个人的命运不仅取决于他们出生的家庭,或者他们自己组建的家庭,而且更多地取决于他们在青壮年时期兢兢业业为之效劳的企业;不仅取决于他们的母校,而且取决于对他们一生都有重要影响的祖国;不仅取决于他们做礼拜的教堂,而且取决于他们参军所属的部队。

如果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无法通过公立和私立学校传播爱国精神,国家领导人会立刻修改这种不为集权服务的教育体系;如果前 500 强企业的破产率与 3700 万名夫妇的正常离婚率持平,那么可能会出现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如果献身的士兵的人数比他们所属教会信徒的人数少,那么可能会出现军事危机。

在企业、政府和军队这三大机构内,典型的机构单位已经发展壮大、变得行政化,在决策权方面也变得集中化。对各机构来说,它们已经吸纳了这些发展形势背后隐藏着惊人的技术并加以引导,与此同时,这种技术也反过来影响并促进机构的发展。

经济——曾经是自主平衡下分散的小生产单位——现在由两三百家企业巨头主导,这些企业在行政和政治上相互关联,共同掌握着经济决策的关键。

政治体制——曾经是权力分散的几十个州,如今已形成权力集中的行政机构,并将之前许多分散的权力集结在一起,渗透到社会结构的各个方面。

军事体制——曾经是在互不信任时期,州民兵团建立的势单力薄的机构,现已发展成为队伍和开支最庞大的政府部门。尽管如今的军队十分擅长处理公共关系,但是政治领域的扩张形势仍严峻而缓慢。

在上述任意的一种体制内,决策者行使权力的方式都得到了巨大的改进,他们的行政权力得到了进一步巩固;而且,他们的管理例程都经过精心编排、更加严格。

当任意一个领域得到扩张、实现集中化,其活动造成的结果都会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与另外两个领域的交往也会日趋频繁。少数企业的决策关乎军事、政治乃至全球经济形势的发展;军事机构的决策取决于政治和经济活动,同时也对政治和经济活动有着巨大的影响;政治决策也决定着经济活动和军事项目。一方面,经济不再对政治无关紧要;另一方面,政治体制——包括军事组织——对经济也不再是无足轻重的。政治经济与军事机构、军事决策之间的联系方式有上千种,从欧洲中部到亚洲周边,经济、军事和政治结构之间的关联程度不断增加。如果政府干预企业经济,那么企业也会影响政府程序。从结构意义上来说,权力三角形是部门间相互关联的根源,对当今的历史架构最为重要。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每一次危机爆发,如战争、经济萧条、繁荣,都充分印证了三大领域之间相互联系。在每一场危机中,决策者们都会达成一种共识:主要的机构秩序之间是相互依存的。19 世纪,各机构的规模较小,由于市场在自主经济中自由运行,因此各机构自动整合在一起。在自主政治领域,它们通过协议和投票实现整合。那时,人们认为少数决定会引发不平衡和摩擦,之后,一种新的平衡会在适当时机出现的想法已不再盛行。政治、经济和军事三大领域的高层都不会持这种观点。由于每个领域的果断决策或优柔寡断都会影响到其他领域,所以高层决策可能很快协商一致,也可能迟迟无法统一意见,不过也并非总是如此。例如,当许多小企业家参与经济活动时,其中多家企业可能会破产,它们造成的影响仅局限于当地,政治和军事部门不会对其加以干涉。但是现在,考虑到政治前景和军事责任,眼看重大私营企业从萧条走向破产,他们能够冷眼旁观、置身事外吗?他们干预经济事务的次数在不断增加,因此,任何一个领域颁布的控制性决策,都会受到另两个领域相关部门的审查,经济、军事和政治领域就是这样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

在政治、经济和军事这三个不断壮大和集权的领域内部,形成了由经济、政治和军事精英组成的上流社会。他们是活跃在经济领域金字塔塔尖的富商,如企业首席执行官;他们是位于政治领域权力金字塔顶端的政治委员;在军事机构内部,他们是参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各兵种军事精英。由于每个领域都与另两个领域有重叠部分,其决策造成的影响也是全方位的,军事、经济和政治三大领域的佼佼者——军队将领、企业领袖和政府高官往往团结在一起,形成美国的权力精英。


题图为电影《尼克松》剧照,来自: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