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一个郊区的商业综合体,小米稍微给了它一点话题 | 北京故事

文化

一个郊区的商业综合体,小米稍微给了它一点话题 | 北京故事

龚方毅2019-10-24 09:24:39

#五彩城

7 月 17 日晚,微风,天净,天气预报说了大半天的雨一直没下下来,空气湿度已经接近 80%。坐在路边,汽车和电动车喇叭声此起彼伏。

这里是北京清河毛纺织厂旧址。1980 年代经济转型,消费选择剧变,单一品种和花色的毛织品大量滞销,纺织业一蹶不振。土地置换、员工遣散、厂房推倒…你只能从毛纺路、毛纺厂小区这些地标,以及一座位于华润橡树湾四期的西门南侧的二层小楼 —— 砖木结构、墙皮斑驳,过去是毛纺厂前身的办公楼 —— 觅得此前的一些工业痕迹。

随着央企华润入驻,包办这里的住宅和商业体建设,地处北五环外的清河地区也顺势迎来了所谓的城市改造。以东西走向的清河中街为中心点,南北两侧共有四期华润橡树湾塔楼群,和一期华润万橡府。另外,在清河中街靠近毛纺路那段,是住宅项目配套的商业综合体,五彩城。它是北京科技公司扎堆的西北角区域里,规模最大的购物中心,总建筑面积超过 18 万平方米。

华润五彩城周边简要示意图。图/Google Earth

按照五彩城项目咨询方 RET 睿意德的说法,算上橡树湾和周边的毛纺厂小区,五彩城周围核心居住人口将近 20 万。如果再加上五公里范围内的西二旗软件园以及上地产业园,项目辐射人口超过 70 万人。跟多数商业体引来的客流构成差不多,核心居住区的人来五彩城消磨时间,瞎逛为主;之外的人有目的性的过来吃饭、看电影、购物。

像多数城市商业广场一样,来这里消磨时间的无外乎这几类,跳广场舞,溜旱冰,唱卡拉·OK。五彩城被一条马路分隔成东西区,西小东大,户外活动的人主要集中在商城西区外,稍远离商城大门的地方。

夜里不到七点半,第一批跳广场舞的大妈们进驻,十多人一组,大约三四队人,各自带着功放,跳“土嗨”舞曲居多。从她们谈话中知道了些名词,16 步、32 步、鬼步舞、曳步舞、滑步舞。清河中街双向四车道,但有个相当于双车道宽的绿化隔离带,好几个来晚的大妈从街对面翻越绿化带,直接冲过车流过来。广场舞跳的人多,围观的少,来这里的都有固定的小分队,也不轻易接纳外人。时间再晚一点,约莫八点半,新来一拨跳交谊舞的。男女各式搭配组合都行,不拘泥于两两异性组合,这倒是比较少见。

他们要么步行,要么骑两轮的过来,并不遵守红绿灯指示,两轮停放也常让广场保安忙活好一阵,随意往非机动车道一停是常有的事。正常骑行的人只能借道机动车道,加重了本就有些不堪重负的交通。

在这里收发了五年快递的小吴说他刚来这里的时候路上可没这么堵,商场内外的人气也不足。他的“据点”是五彩城配套的写字楼。2013 年,小米科技入驻,将主楼设为北京总部。今年年初,底楼租户招商银行到期撤出,小米接手重新装修,底楼作为一个大前台。

小米不止租下五彩城配套写字楼。毛纺厂那一带两三公里范围内,小米七七八八租了近十处办公场所,还给配了“总参”的场地代号。

小米在北京西北地区华润五彩城租用的办公大楼。

一下子几千人搬过来工作,五彩城热络不少。边上中介也说,片区定位提高了。链家网上,橡树湾一套三居室 2013 年下半年成交均价是五万元/平方米,现在挂牌价则涨到了九万元/平方米。考虑到地理位置已经在北京五环外,小区单价不低了。

但也有房产中介好像对小米的到来不以为然,德佑地产一位高姓中介说“小区和购物中心一起起来的,定位就在那里,北五环外就指着这片了。”

片区定位高了,消费上去了,收入跟不上消费增长的大有人在,比如小吴。

小吴山东人,今年不到 30 岁。老家念完高中就跟父母来北京,帮忙打理点家里的小生意。七八年前一桩不成功的投资,欠下几十万的债。父母还了一部分,其余靠他自己,说是“三四年前”问题解决大半。当快递员是四五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滴滴补贴正猛,他也不是没眼红过开车的老乡,一个月多的时候能挣三四万,少一点也有一两万。

但他不会开车,“只能干看着,白瞎”。现在收发快递一个月能有个万把块收入,在北京活得比较辛苦,攒不下多少钱,“跟上海一样,那话怎么说来着,挣一万块容易,赞一万块难”。

他说小米员工集中办公也没给他业务带来太多好处,因为写字楼这种“业务肥肉”基本都被老资历员工霸占着,他还是送送附近住宅楼比较多。小区大,业主分散,一天下来单量比不上送写字楼的。

“这里人最多的时候,四五千人一起办公,你看到的这个楼,还有边上步行十分钟距离内的好几个楼,都是小米的,”小吴说。“我本来早饭吃个包子,中午,晚饭买个煎饼果子之类的,一天下来十块钱能管饱。现在,好家伙,都给赶跑了,我只能去店面房吃盖浇饭或者面啥的,一顿就要 15、20。”

这日子还得再挨一段时间,债还清了,他就打算回老家买房。

晚上九点多,五彩城大部分店面都关铺了,广场氛围灯熄灭,人流逐渐散去。小米写字楼下反倒是灯火通明,门口一处非机动车公公共停车棚已变成小米员工单车和助动车专用停车区,配门禁卡。2017 年前曾租住在附近的一位小米员工说,尽管七八个办公区,大家生活区域主要集中在办公区周边,五彩城是因为雷军在这里办公所以对外说是总部,离得远的工区,员工可能不以五彩城为活动中心。在五彩城这里的人也不一定。

五彩城购物中心。

“我还在基层工作的时候一般九点下班,开始带团队之后一般十一点下班,”他说。“大家差不多都这作息,所以住得近,至少是我,就是为了加班方便,结束了就回家,基本没什么夜生活。”按照他的理解,对五彩城人气以及周边房价带动最高的,应该是小米总部和十分钟步行距离之隔的小米总参。

当小米估值飙升到几百亿美元之后,在两片工区工作的中高层,贡献了橡树湾一定比例的租售客源,“橡树湾的房子两室一厅怎么也要 6500 元/月,三居就超过 1 万了,挺贵的,一般的小米员工,包括我,单租肯定租不起”。他每年拿 5% 的现金工资涨幅,股票期权 2014 年之后就小米就很少发了。即便发了收益也缩水不少,上市一年,小米股价已经膝盖斩。

五彩城、橡树湾这里都出了北京五环,但房价可不便宜。

十点左右,五彩城里的星巴克店员准备打烊,和还坐着的顾客一个个打招呼。三位挂着小米工牌的员工还在讨论网络架构方面的话题。出门,右拐,走上学府树中街,马路两侧是住宅区,封闭式管理,出入刷门禁卡,小区门外还有纳凉的老人,自带马扎。

继续往南走,路灯渐稀,道路渐暗,等到了一条交汇的无名道路再往东走,一直走到靠近毛纺路那里,陆续还看见有人从小米写字楼走出。很快可能就看不到这情形了。今年 7 月,雷军宣布小米花 52 亿新建了小米科技园,建筑面积是五彩城整个商业体的两倍。

到时候,人也该挪过去了。


文内配图如无说明,均由作者拍摄。

题图由作者拍摄。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