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大公司头条:WeWork 之后,另一个创业巨头 JUUL 的 CEO 也因丑闻离职;北京大兴机场正式启用,南航占最多航线时刻;借贷市场低迷,拼多多、小米等借钱利率低至 0%

黄俊杰 龚方毅 唐云路2019-09-26 09:45:28

我们每天早上为你摘取最重要的商业新闻,一切可能改变我们生活的公司都在其列

希望每天早上在邮箱里收到「大公司头条」?请点击这里订阅

WeWork 之后,另一个创业巨头 JUUL 的 CEO 也因丑闻离职

Uber 上市之后,全球前五大非上市科技创业公司分别是(以最后一轮融资估值算):

  • 字节跳动(750 亿美元,头条/抖音);
  • 滴滴出行(560 亿);
  • JUUL(500 亿,电子烟);
  • WeWork(470 亿,共享办公);
  • Stripe(352.5 亿,支付)。

本周刚过了三天,当中已经有两位 CEO 在压力下离职。

先是 WeWork,被投资方软银催着上市,但估值比上一轮融资低一半市场也不接受。这时候 WeWork 创始人/CEO Adam Neumann 漫画般的负面形象成为靶子:强迫全公司变成素食者以减少碳排,同时自己坐私人飞机;把“We”这个商标 590 万美元租给公司用;办公室里刚宣布裁员缩减开支,就举杯、请明星来表演

周一的董事会后,Neumann 不再担任 CEO。他的权利剥离地非常彻底,手中一股 10 票的股票,变成一股 3 票,不再能控制公司运作。

接着昨天 JUUL CEO Kevin Burns 也辞职,换上来的新 CEO 是美国烟草巨头 Altria 的高管。Altria 是 JUUL 大股东,今年早些时候以 128 亿美元高价买下 JUUL 35% 股份。

JUUL 最早是 PAX Labs 2015 年推出的电子烟产品,被认为是这一轮电子烟风潮的启动者。2017 年剥离出来没多久,Kevin Burns 开始担任 CEO,在不到两年时间把一个小公司做到 500 亿美元的估值。但他最近的麻烦不比 WeWork 小,美国最近有 9 人死于电子烟相关的神秘肺病,数百人入院。同时美国检察机关开始对 JUUL 开展刑事调查,针对它向未成年人宣传销售电子烟,误导中小学生称电子烟完全安全。

曾经,资本并不信任新兴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和早期 CEO 们管理上市公司的能力。比如 iPhone 之前推动随身计算机革命的 Palm 在第一轮融资后,创始人 Jeff Hawkins 就转为负责研发,请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类似的,苹果、Google 上市前,创始人都从 CEO 岗位上退下。到 Facebook 上市前夕,科技评论家还会对它的高管当面说华尔街不可能接受扎克伯格管理一个上市公司。

一系列创始人比职业经理人更靠谱的例子出现之后,资本变得更愿意相信乔布斯、盖茨、佩吉、扎克伯格们不是孤例。他们对高增长公司的干预,从早年的过度干预,变成基本不干预。中国这边类似,蔚来愿意为汽车门店付出的成本已经到了滑稽的地步,但董事会也没有对烧钱作出什么控制。直到本周股价崩溃,蔚来还觉得是资本求着自己,可以随意停掉与分析师的沟通会

促成转变的还是业绩。Uber 从来都咄咄逼人、推崇高压公司文化,但 2017 年面对增长放慢、公司迟迟不上市,它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卡兰尼克才被质疑,最终资本花了几个月时间将他拌下台。

WeWork 和 JUUL 也一样。WeWork 的夸张管理、无节制烧钱并不是今年发生的;电子烟在青少年流行了也不只一年。当丑闻对未来发展的影响到了最表层之后,董事会开始要求 CEO 负起责任。虽然投资方公开场合都喜欢谈价值,但真正促成决定的还是价格。

北京大兴机场正式启用,南航占最多航线时刻

9 月 25 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启用。根据民航局下设新闻网站的报道,南航派 A380 执飞大兴机场首航,特意设登机口 A01 以及航班号 CZ3001(北京-广州)。

按照规划,到 2021 年大兴机场将年收发超过 4500 万人次旅客。不出意外的话将排进全国机场旅客年吞吐量榜前十,规模和杭州萧山或者重庆江北机场相当。北京也将是继上海之后,大陆地区第二座“一市两场”的城市,即拥有两座吞吐量相当、定位为国际航空枢纽的大兴机场。

大兴机场位于北京市中心以南约五十公里的地方,由已故知名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空中俯瞰像一个大海星。2014 年机场工程可行性报告获批,旋即开始工程建造,工程总投资 800 亿元。

年初,民航总局公布了大兴机场和首都机场的转场方案,起初是国航独占首都机场,东航、南航各占大兴机场 40% 航班时刻,东航最赚钱的京沪线航班也将转场大兴。

然而大兴机场落地再驱车五六十公里到国贸显然拉低了“京沪快线”对商务人士的吸引力。后来经过协商调整,国航也去大兴机场,占 10% 航班时刻,东航占比降到 30%,保留京沪线在首都机场。南航则继续占 40%,作为大兴机场最大基地航司。剩余时刻分配给外航和国内小航空公司。

市场认为调整后的方案有利于南航建设北方枢纽。根据天风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北京市场时刻份额前三的航空公司为国航、东航和南航,占比分别为 37.6%、19.7% 和 16%。接下去南航在北京市场的占有率显著提高,而且北京也比广州更适合用来中转欧美航线。按照发展规划,到 2025 年,南航预计在北京新机场投放飞机 250 架,日起降航班超过 900 班次。

目前一些北京起降的已售出机票也做了更改,比如东航一班北京飞上海浦东的航班已经改成从大兴起降。

受制于空域资源的管控,中国民航市场短时间内很难有跳跃式发展,北京一市两场的运作显然对首都机场是一种打击。中金公司发布报告称,随着航空公司转场,首都机场的生产量或将显著下滑并持续至 2021 年夏秋航季,预计未来两年其盈利将持续下降。

借贷市场低迷,拼多多、小米借钱利率低至 0%

时隔两年,小米再次借钱扩张。彭博称小米正在准备借 10 亿美元,期限五年。而小米给出的利率创它的历史新低,只比银行间借钱的伦敦银行同业拆放利率(Libor)高出一个百分点。

上一次小米借美元还是上市前,2017 年借了三年,利率比 Libor 高 2.15 个百分点。

小米经营前景不如 2017 年,利率降低主要因为借贷市场不景气。到目前为止今年借贷市场规模已经比去年缩水 13%

上月腾讯借钱更便宜,65 亿美元五年,比 Libor 高 0.8 个百分点。2015 年的时候是高 1.1 个百分点。

面对拼多多这样前景好的公司,投资者能接受的利息更低。拼多多最近发的 8.75 亿美元债五年利息是 0%。这笔债务以优先可转票据(Convertible Senior Notes)的方式发行,到期后持有者可以选择将它转为拼多多股票,或者继续作为债券等公司偿还。

拼多多这批可转债如果转为股票,转换率相当于给出每股 42.61 美元,比发债时的收盘价高 37.5%。

也就是说五年后如果拼多多股价没有涨 37.5% 以上,这笔债务转为股票就是亏的。而零利率意味着即便作为债务持有也没有一分钱利息。

企业基本都需要靠借钱或者卖掉公司的一部分(股权融资、上市)换取资金投资,加速扩张。借款规模的减少说明了企业对于未来发展的谨慎态度。今年一季度标普 500 公司的资本投入(Capex,与生产销售相关的基础投资)只增加 3%——一年前还是 20% 的增长。而标普 500 里面已经是情况好的大公司。

同样以卖手机为主业的苹果,今年首次资本投入比上一年少了 12.%,是 15 年来第一次下滑。小米借钱也不是为经营扩张,本月它宣布要花 120 港元回购股票刺激股价。

利率持续降低也反应了市场里的钱缺少好投资途径。创纪录的资金正在流入债券,抛售股票

Also in the news

特朗普遭弹劾调查新进展。9 月 24 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布对特朗普发起弹劾调查,指责特朗普曾在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电话中,施压要求后者调查特朗普竞选对手拜登及其儿子,因为拜登儿子亨特曾在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担任董事。9 月 25 日,特朗普公布他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纪要。后续一些重要进展如下:

  • 通话纪要显示特朗普的确要求连斯基调查拜登一家。 “还有一件事。大家都在谈论拜登的儿子,拜登停止了起诉,很多人都想知道这件事,所以无论你能和司法部长做什么都好……所以如果你能调查一下... ...”

  • 打这通电话时特朗普提到了美国过去对乌克兰的援助,“但是美国一直对乌克兰非常非常好。 我不会说这是互惠的,必然的……但美国一直对乌克兰非常非常好……”

  • 特朗普还要求泽连斯基“我希望你能帮我们一个忙”,请他调查 2016 年竞选期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服务器遭到黑客攻击有关的事件。

  • 泽连斯基在电话中同意调查拜登一家。但在昨天接受采访时否认特朗普曾向他施压

  • 8 月,一名美国情报系统官员向国家情报检察长麦克尔·阿特金森举报。后者认为这是一个可信的举报,并进一步报告给上级,即美国国家情报总监 Joseph Maguire,一个直接受美国总统指挥、管理和控制的职位。

  • 举报消息没有提交到国会(不那么受特朗普控制),而是到了司法部。司法部最新表态是“没有理由展开全面的刑事调查”。

  • 《华盛顿邮报》称白宫施压 Maguire,要求其在国会听证会上不要透露相关举报内容,Maguire 威胁辞职。特朗普再开记者会否认施压

软银高管不愿贷款投资愿景基金。此前,软银在内部鼓励公司高管借入相当于其基本工资 10 倍以上的资金,用于注资第二期愿景基金。《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软银的一些高管不愿承担巨额个人贷款以买入这家日本集团的科技公司投资组合。在软银内部,有人将这项投资计划形容为一项检验员工对创始人孙正义忠诚度的测试。

蔚来汽车被迫从 CEO 和腾讯融资。蔚来 CEO 李斌和腾讯各认购 1 亿美元可转债。李斌表示,该集团将不得不在年底前裁减大约 1 万名员工中的 2000 人,并出售非核心业务,以便在公司濒临破产之际控制现金。

滴滴公布英文版数据。数据显示,两年间滴滴英文服务用户的总行驶里程超过 3.6 亿公里,中国使用滴滴英文版的用户已经超过 200 万,两年内增长了 16 倍。

新世界发展在港捐 300 万尺地,用于建社会房屋。新世界发展在 2019 财年业绩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与非盈利机构要有光合作,以象征式的 1 港币租金,捐出香港 28000 平方尺地皮兴建社会房屋,以帮助有小朋友的低收入家庭。同时,集团其后将持续加码,合计拨出 300 万平方尺农地兴建社会房屋。

财政部将持有的工行、农行 10% 股份转给了社保基金两项股权划转在 9 月 25 日一天内完成,转总价值超过 1151 亿元。在工行、农行之前,财政部已将其持有的中国人保、中国太平等国有大型金融机构股权的 10%划转至社保基金会。

2019 财年,宜家年度销售额达到 413 亿欧元,这是其史上第一次收获超过 400 亿欧元的年度销售额。自 2017 年起,这家零售巨头开始加快电商建设,过去这一年,宜家线上销售额增长 43%至 29 亿欧元。

eBay CEO 辞职。已经在任四年的 Devin Wenig 于当地时间周三辞职,理由是他与该公司最近经过重组的董事会存在分歧。eBay 表示公司董事会已启动下一任 CEO 人选的搜选。

WeWork 母公司计划剥离一系列业务。WeWork 的母公司 The We Company 正尝试出售过去几年中收购的 3 家公司,剥离办公室清洁服务、团体会议,以及营销服务。此外,WeWork 可能裁员多达三分之一,关闭其私立小学和计算机编程学校等附属业务。

便利蜂宣布全国门店超过 1000 家。便利蜂 2020 年策略供应伙伴交流会上,便利蜂联合创始人赵轶璐宣布全国门店数已突破 1000 家。当前便利蜂的门店主要分布于北京、天津、上海、南京等 8 个大中城市在内的华北、华东都市圈。

百度宣布已保护超过 14.5 万公立医院名称。百度宣布已经为超过 3 万家公立医院、14. 5 万个词条 (全称词、简称词、俗称词、变体词) 提供保护,覆盖率高达 99%。换句话说,百度失去了这 14.5 万个词的广告位。

面料商莱卡发布新材料 FitSense。莱卡在上海举行的品牌发布会上推出这一系列面料,目的是在保持面料弹性、塑性的同时,能更好的印花。今年 5 月,莱卡宣布在佛山南山设立先进防治面料研发中心。

高通向华为恢复供货。9 月 23 日,高通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通已经恢复了对华为的产品供货。高通向华为的技术专利许可不受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规定的影响。9 月 25 日,ARM 在深圳的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华为和海思是 ARM 的长期合作伙伴,后续的芯片架构都可以授权给华为海思。ARM 称无论是目前的 V8 架构,还是后续新的芯片架构,都是基于英国技术开发,不会受美国出口管制影响,可以授权给华为海思。

亚马逊发布了一系列新东西。在其年度硬件大会上,亚马逊推出了一系列的新产品和服务,围绕其智能语音助手 Alexa 发布的 Echo 新品包括新一代 Echo 音箱、内置了闹钟功能的第四代 Echo Dot、定价 200 美元的音箱 Echo Studio、名叫 Echo Glow 的 Alexa 声控夜灯等,此外还有智能眼镜 Echo Frames、降噪无线耳机 Echo Buds 和智能指环 Echo Loop。Alexa 智能烤箱和 Eero 路由器都出了新款,亚马逊还发布了首款室内监控摄像头 Ring Indoor Cam。此外,Alexa 推出了自动删除功能,用户可以选择每 3 个月或 18 个月自动删除一次记录。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