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城市早报」40 年后对城市街头空间的新观察,以及来自全球 12 个城市的新闻

孙今泾 张依依2019-09-24 07:29:55

这个栏目以新闻集萃的形式,关心城市里的人和他们的生活

今日话题

威廉 · H · 怀特(William H Whyte) 在 1970 年发起了一个叫“街头生活项目”的研究小组,观察城市里的公共空间。它们可能是名副其实的广场、公园,也可能只是湖边的一块地,大楼下的庇荫处,或者街区里那些不起眼的小空间。威廉·怀特希望回答,为什么有些城市的公共空间很人性化,运转良好,有些却不然?观察持续了 10 年,1980 年,威廉 · H · 怀特出版了《城市小空间的社会生活》(The Social Life of Small Urban Spaces),同时有纪录片,成为日后谈论城市规划时绕不开的著作。

今年八月出版的一本名为《城市广场生活实地指南》(Field Guide to Life in Urban Plazas的小册子,试图更新威廉·怀特在四十年前得出的结论。研究者观察了过去 15 年间在曼哈顿建造或翻新的 10 个广场,使用了新的分析工具,开发了记录驻足时间和行人数的热图,提出了这些问题:新公共空间的类型是如何改变的,人们的使用习惯有何改变,以及是什么让一个空间使用起来更友好? 

《城市广场生活实地指南》展示的一些发现,可以视作对威廉·怀特的结论的强调。比方说,人们倾向于先占据广场的边缘,然后再将中间部分填满。 新研究对此的补充是:一般来说,在人们开始向中间移动前,广场边缘的容量达到了 50%-75%。

当三个或三个以上的人站在一起或坐在一起时,他们通常会围着一件家具、低矮的花盆、平顶的护柱,甚至是一个垃圾桶站着或坐着,从办公室工作人员到游客都是如此。 如果有四个或四个以上的人想坐在一起,他们通常使用可移动或部分可移动的座位,而不选择固定座位。在广场的一个区域安顿下来后,人们通常会重新布置桌椅的摆放,以满足他们的需求。——类似的结论在威廉·怀特那里可以看到。

除此之外,这本册子还提供了一些新观察:

如果广场的边缘没有种植物,也没有放置桌椅或墙壁的阻拦,更多人会从邻近的公共空间进入广场。毫无疑问,入口越宽,人流量就越大。

人们喜欢沿着建筑物的边缘移动。 位于广场和邻近建筑之间的路径被很好地利用。 这些走廊是成功的,即使走廊非常狭窄、建筑边缘也没有很好激活。

稍高处和有遮挡的地方很受欢迎。人们倾向于到高处伫立,俯瞰广场空间。 年轻人喜欢走得更高(至少 3 英尺) ,而中年人倾向于到稍高的平台( 3 英尺以下)。 带有檐篷和有支撑感的受遮挡处是最受欢迎的。

年轻的广场使用者喜欢暴露在日光下,如果能提供木材或草皮这些较软的表面,供人坐、躺,就更好了。人们还会跟着太阳走,座椅往往不能移动,就挪动坐的位置。

年轻的群体往往既是观众,又是表演者。 占领广场的青少年想看看周围发生了什么,同时也想被看到。

个人独自用餐、打电话或阅读时,座位往往会选在主要广场空间和主要流通路线之外。 偏爱的地点往往有强大的后盾(墙壁,家具,或种植),但同时又有清晰的视野。不过有背景感的地方,对谁都很有吸引力。

室外空间的低矮元素有双重作用。一般来说,这些元素在4英尺以下,像是盆栽、玻璃栏杆、或网状栏杆。 这些元素对大广场进行了分区,一方面提供了荫蔽之处,但仍然留出了足够的视线,能看到来往行人。

人们面向街道坐着,但不经常注意交通。 街道似乎为广场使用者提供了环境背景噪音。 即使有其他座位可供选择,人们也会自愿紧挨着车流、人流坐下。 这些人中的许多人都是独自坐着,经常阅读或者打电话。

一般来说,人们倾向于有更多座位选择的空间。如果座椅设计有多种高度和深度,人们就会用它来坐、站、躺、靠。

但如果没有的话,人们也可以拿任何东西当桌椅。 在大多数广场,尤其是那些人流较多的广场,人们在座位和桌子的使用上都很有创意。他们可以坐在路缘、安全护柱、护栏和电器箱上。 餐桌的选择也是一样。

人们喜欢搭脚。广场的使用者常常自己一个人坐着,找到一种方法躺下来,把脚翘起来。这通常意味着他们需要更多的空间旋转他们的身体。比如一个低矮的盆栽,可以用来撑脚。如果有可移动的椅子,人们通常会占用两把椅子——一把用来坐,一把用来放脚。

临时的广场搭建物会增加广场的人流,不管这些搭建物会在广场上停留一天还是一个季度。不过,如果这个广场的人流主要是游客,那么临时搭建物带来的人流增长就不如本地居民常去的广场。

有镜像反射功能的雕塑是广场的主要吸引元素。 人们走近一幅作品,在它周围逗留几分钟,并对着雕塑拍照。反映在雕塑中的有拍摄者的形象,同时也有城市景观。作品的大小和位置似乎并不重要。

Better Living

越南,河内——人行道屋顶薄钢架上可步行的混凝土屋顶连接了一个培训中心的砖房。该中心分为 12 个单独的街区,除了图书馆和电影院外,还包括员工培训空间,由 Vo Trong Nghia Architects 设计。一系列由钢柱支撑的高架人行道和桥梁连接着街区的上层。这些人行道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二层的屋顶平台,它由混凝土制成,几乎覆盖了整个场地。

伊朗——女性将被允许现场观看球赛在本月初,一名女粉丝因抗议禁令而自焚死亡的事件过后,国际足联表示,经他们与伊朗政府官员的商议,从下个月的世界杯预选赛开始,伊朗的女性将可以进入足球比赛的会场观赛。自 1979 年伊斯兰革命以来,女性都被禁止进入体育馆观看男子赛事。该禁令在去年 11 月短暂地得到了取消,但随后又迅速恢复。月初的死亡事件引发国内外的极大批评和愤怒,促使各界呼吁足联出面终止这项歧视性的禁令。

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公立中学为学生提供免费餐食。这是首都市政府试图阻止学校学生退学的努力的一部分,教育局副局长宣布该计划将为 30 万名学生提供食物。此前,该市已经宣布,所有小学生将从 10 月开学起,获得免费的校服和练习本。公立小学的许多学生来自低收入家庭,通过招募餐厨人员,该计划还将为失业的父母创造就业机会。

争议

美国,纽约——年轻人发起气候抗议游行。上周五,在全球气候抗议活动期间,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在曼哈顿下城游行,反对政府未能充分应对气候危机。他们举着手工制作的标语牌,挤满了弗利广场和市政厅周围的街道,还堵住了通往附近地铁站的楼梯。 周一,世界各国领导人齐聚联合国,讨论他们准备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做些什么。根据市长办公室下午的估计,游行人数至少有 6 万人;组织者称有 25 万人参加。许多参与者都是学生。纽约市政府官员本周称,允许该市 110 万公立学校的学生因抗议活动旷课一天。但教师和其他学校雇员被告知不能参加,因为教育部认为,这样做将违反确保“政治中立的学习环境”的规定。教育部提供的数据显示,本周五的原始出勤率为 87.4%,而上周五为 92.3% ,相差约 53900 名学生。

德国,柏林——二十世纪博物馆的建造成本超出预期根据德国政府的最新预测,自 2016 年以来,柏林二十世纪博物馆(Museum of the 20th Century)的预计成本增加了一倍以上。原始预算为 2 亿欧元,但目前政府计划拨款 4.5 亿欧元。该博物馆由瑞士建筑事务所 Herzog & de Meuron 设计,是一座低矮的长条红砖建筑,位于密斯·凡德罗设计的新国家画廊和汉斯·夏隆设计的金色尖顶柏林爱乐厅之间。这两座建筑都是 1960 年代的标志性建筑。费用上涨的一个原因是博物馆的表面积不得不减少,以便在圣马特教堂周围留出更多的空间,因此“必须用体积来弥补表面积的减少”,保证 9000 平方米的展览空间。

津巴布韦,哈拉雷——人们正通过“ Uber 型”的上门服务倒垃圾。在该国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中,政府对愈发堆积的城市垃圾显得无能为力。首都哈拉雷的垃圾箱本应每周排空一次,但如今通常要被静置长达四个星期。腐烂的垃圾围绕着人们的住所,居民不得不趁着夜色,将垃圾扔到家附近的空地。当地一家废物管理公司 Clean City Africa 通过一个叫车应用程序,开启了一项倒垃圾的业务。客户可以通过程序预约服务,他们会从客户家门口捡拾垃圾,将其带到城市的垃圾填埋场去。这让城市的垃圾状况得到了显著的改变,但同时,也有人提出,这是不可持续的。 0.08 美元一次的服务不是所有家庭都可以负担,很多人不得不为此牺牲其他的必要消费。一个更有效的解决方案可能是,让哈拉雷市议会将垃圾处理的工作整体交给私营公司。

肯尼亚,内罗毕——学校坍塌导致 7 名学生死亡。周一( 23 日),私立中学 Precious Talent Top School 开学仅数分钟的时间,学校的木质结构建筑就倒塌了,事故导致 64 人受伤,7 人死亡。愤怒的当地人抱怨紧急响应缓慢,政府表示已对事故原因展开调查。该学校的负责人将坍塌归咎于附近下水道的建设,他说这可能削弱了大楼的地基;但内罗毕的建筑师阿尔弗雷德·奥梅尼亚教授表示,这个建筑物本身就是“等待发生的灾难”,这里地基薄弱,墙体单薄,楼层负担也过高过重。因为公立学校资源的紧缺,肯尼亚私立学校近年急剧增加,自 2014 年以来,数量翻了一番。

加蓬——第一个因为雨林保护而获得国际资金奖励的非洲国家。作为联合国项目的一部分,挪威将在 10 年内向加蓬支付 1.5 亿美元,帮助其减少森林砍伐,保护天然林。该声明是在周日纽约举行的气候行动峰会上宣布的,世界各国领导人聚集一堂讨论如何实现净零温室气体排放。多年来,加蓬一直是非洲热带雨林保护的佼佼者,几乎 90% 的区域都被雨林覆盖。 2002 年,它宣布建立了第一个国家公园系统,迄今创建了 13 个国家公园。其中之一的洛佩-奥坎达国家公园还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自然遗产。但这里也成为许多木材走私者的目标,大量的需求来自于亚洲的木制家具产业。今年 6 月,加蓬就卷入了一起涉及非法砍伐的热带硬木的重大丑闻,导致该国前森林部长被解雇。

九寨沟——景区拟于 9 月 27 日,部分景观恢复对外开放(试运行)。根据九寨沟景区发布《关于部分区域恢复开放(试运行)的公告》,景区根据恢复重建情况,实行单日最大限量控制,目前最大限量为每天 5000 人。且接待对象为旅行社组织的团队游客,暂不接待散客。

一些地方也许值得拜访

日本,横滨——老市政厅将保留下来,并同时运营酒店横滨市政府新开发的市政厅将是一座 30 层高的大楼,位于港湾未来地区附近,市政府将于 2020 年 6 月迁入。现有的 8 层老行政大楼将被保留下来,并在 3 至 8 层运营酒店。这座 1959 年修建的现市政厅是为纪念横滨开港 100 周年而建,由建筑师村野藤吾设计,是二战后日本重要的现代建筑。改建工作将从 2021 年 1 月开始。

香港——展出 12 幅达·芬奇的手绘真迹及其他藏品为纪念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逝世500周年,香港城市大学展览馆与米兰昂布罗修图书馆(Biblioteca Ambrosiana)合作举办了此次展览。展览除了呈现达·芬奇的素描手稿真迹,还将展出画作《岩间圣母》(复制品)、后人根据达·芬奇手稿制作的 5 个机械模型,以及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制作的致敬达·芬奇的 12 件艺术作品。展览从 9 月 20 日持续到 12 月 15 日。

北京——达·芬奇模仿者的作品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发起了此次展览,将展出30 件据称为达·芬奇及其模仿者(follower)的油画、素描作品(注意:是模仿者)。比起展现达·芬奇的艺术成就,该展览更多将侧重于挖掘达·芬奇与后来者之间的艺术师承关系,勾勒达·芬奇对世界艺术史产生的影响。真品也是有的,但仅限于达·芬奇的两张素描手稿,还有一幅油画《抹大拉的马利亚》,是达·芬奇与助手合作完成的。展览时间从 9 月 12 日持续到 12 月 8 日。


题图来自 Jan Kolar / VUI Designer on Unsplash(有剪裁)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