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王府井天主堂前广场,提北京轮滑不能不提这儿 | 北京故事

文化

王府井天主堂前广场,提北京轮滑不能不提这儿 | 北京故事

朱凯麟2019-10-16 09:41:57

#王府井

“提到北京滑板不能不提教堂。”一个叫潘云龙的滑手几年前在网上说,“在这里时不时的会出现一些外国朋友,看上去不起眼,过来就管你借板子,然后尖儿翻直接下五层,汗。”

教堂是北京王府井天主堂,它门前的广场是 2000 年修的。作为王府井商业街二期改造工程的一部分,赋予教堂神秘感的围墙被拆除,教堂的院门西移,形成一个城市广场。

市中心的地理位置,弹性良好的地板,让天主堂前广场变成滑板和轮滑的热门地点。

地形对滑板运动来说相当重要。王府井天主堂前广场西北角的 6 层台阶在全国也算能排得上号。高 70 厘米,长 4 米,从上面翻下来,一批老滑手把这叫做“风往北吹”,因为教堂经常有风,而那会儿流行孙楠。

虽然风往北吹,但台阶实际上是朝西面。刘玮就是慕名来挑战的,放了暑假,他一个人跑到教堂玩。“身边玩板的不太多。”

如今天主堂前广场的主流运动是轮滑。中轴线的西侧,两排明黄色的障碍桶尤其醒目。唰,20 岁模样的一个男孩顺着路线蹿了过去,到广场东边停下,他冲对面几个同样穿着轮滑鞋的小朋友招手,唰唰唰,他们汇合在一起,坐在广场边石凳的家长们默默看着。男孩叫张金岗, 他还有个看着年纪更轻的助教,戴着护具的小朋友都是张金岗轮滑课的学生。

堂前广场的开阔也让天主堂变成了王府井步行街的一处景观。游客们来到步行街的尾巴,发现这样一幢西洋气息浓郁的建筑,上台阶,从院门直直来到中央,距离大门 15 步的最佳拍照点排了一队,像一条人工的“中轴线”。拍完照,他们的注意力又被北侧的圣若瑟纪念亭吸引。

到了周末,堂前广场是城内婚纱摄影的不二选择。但只能拍近景,不然会拍到路人。这天如果阳光充足,排队拍摄的新娘子会坐在教堂北边的小路休息等候,顺便补妆。

大多数时候,堂前广场的人说话都听着轻,摄影大哥的“再恩爱一点”,广场边台阶的“坐 10 分钟咱们回去”,或者院门入口的 “Is that beautiful?”,或许是大槐树创造的宁静氛围起了作用。反而是轮滑摩擦地板的唰唰唰,张金岗带来的音响里放的流行歌最抓耳。

“我以前在天安门滑,我爸是那边的单位,当时我在天安门后倾的食堂上班,每天上午做饭,下午闲着没事就出来玩轮滑,有一天有个老大爷跟我说,你可以去教堂那边,可能有一些组织。”

张金岗在堂前广场认识了 26 岁的浩哥,他俩玩得好,开始琢磨起做培训课。“我爸希望我在国企踏踏实实做一辈子,但我觉得我没有学历没有人脉, 我希望往高了走。想找一找自己的爱好,自己的生活。”

张金岗开始把教轮滑当成自己在北京的事业,他形容教堂算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

“原本我们王府井七天都有课,两年前我们决定做全职了以后,这里的生源已经差不多了,就去鼓楼开了第二个场地。但前段时间高考,城管说我们可以缓缓,就换到了北滨河公园。现在我们周二和周六都在教堂上课,北滨河上三天。”

“北滨河那边属于咱家铺的那种地板砖,稍微沾点水会很滑,但同样你做动作会很黏,粘轮子。这边就好很多,不管是做动作,还是发力,都有足够的缓冲距离。”

“其实如果刷街的话会更舒服,教堂这里只适合做刹车,一些飘逸灵巧的动作,但如果做培训的话,还是这儿更安全一些。”

张金岗性格外向,不怯生,如今管理一个家长群,足有 80 多人。他主要负责培训,浩哥负责外联。“三千多 32 节课,一节课差不多一百块,上两个小时。虽然比其他教练贵一点,但我一开始就会告诉家长,一定会摔。我们是以教学为目的,不是哄着你玩儿。”

“今年步子迈得很大,七月还帮前门一个商场做了仿真冰的青少年轮滑活动。我名片也发完啦。”介绍人就是一个“在这里观察了我们两年的家长”。“政府不是 2020 年有个冬奥会嘛,轮转冰,3 亿人上冰雪,扶持项目很大,有这么个机会。”为了公对公地和商场合作,7 月他俩还注册了公司。

按张的说法,如今二环里没有其他的轮滑团体了,就他们一家独大。但回到堂前广场的时候,张金岗对商业化的说法就很谨慎,因为他没有轮滑教练证。“其实我们轮滑不是什么培训班,就是一个‘广场舞’的形式。”

周六的傍晚,平时应该是玩滑板的人该来的时候。但这天除了还在上学的刘玮,那些已经上了班的滑手一个都没出现。

张金岗解释说,可能是天气太热了的关系。

七点左右,广场舞的大妈大爷来到教堂广场。张金岗把音响的音量调低,指挥小朋友们开始最后一轮训练。天色暗得差不多了,他宣布下课,把障碍桶一个个收起来,藏到教堂旁的大槐树下,留待下次使用。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