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马伊达广场与即将展开的北京故事

商业

马伊达广场与即将展开的北京故事

好奇心日报2019-09-23 09:12:54

如何定义公共空间?唯有人的生活。

很久以前,盖·特立斯在《移民家世》中描绘了一个小场景:

那是意大利南部地区男人们最能出风头的一个机会。……男人们却会在广场上散步,一边手挽手地漫步,一边聊天,吸着烟,相互审视,品评着对方的新衣服,尽管意大利南部地区很贫穷,也许正因如此,人们格外看重衣着和外表——换上一身新行头出出风头是当地流行的一种风俗。聚集在马伊达广场上的大多数男人(在意大利南部这样的广场还有许多)都对裁剪艺术有着很深的研究。

很有画面感的一个场景。

保罗·朱克为广场——这个公共空间——定义的时候,应该在脑子中有无数这样的场景。“它使社区成为社区,而不仅仅是个体的集合……它是一个聚会的场所,使人得以在相互接触中变得愉悦,使人们可以避开无计划的交通,从快速穿越街道网络的压力中解脱出来。”

约翰·布林克霍夫·杰克逊,《发现乡土景观》的作者,在引用这段话之后,进一步解释说:“它是一处用于被动娱乐的空间,一种成年人的游乐场——这揭示出我们现在对于社区的定义多么敷衍了事。朱克和许多其他人喜欢直接用群居性的术语来描述公共广场:它如何为一种异质的群体提供共享有空间体验,尽管这个群体迟早会分道扬镳;它是一种城市形态,聚集人群,并给予人们短暂的快乐与安适。这种益处不可低估。”

我们是从这个意义上展开这个选题的。

对城市空间的不同理解,带来对城市功能和发展方向上的认知上的差异,继而甚至对城市主体谁属也会产生偏差。诸多问题和矛盾因而诞生。

所以,我们想实际了解一下,如今的公共空间在城市生活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首先,我们确定什么样的空间是我们关注的。保罗·朱克的定义是最直接的启发:城市里,可以歇脚可以聊天的地方,即使周边全是陌生人也不会有太多的紧张感。

它可以是一个货真价实在我们头脑中根深蒂固的广场,宏大庄严;也可以是某几个建筑或道路围合而成的一处空地,下棋,或者广场舞;或者是写字楼之间在户外吸烟的那些场所;甚至可能就是一个街道上的拐角,因为树阴而让人休息一会儿。

然后,我们想知道,这广场——或者勉为其难称其为广场的公共空间,某种意义上,乐享其中的人无形当中享受到了什么样的“公共服务”?他很有可能是无意当中享受到这些服务的,他希望或者他发现改进和提升服务的空间……

再接下来,就是这广场中的人,除了我们可以观察到的那一部分,他们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每天在这里消耗多久的时间,他们有什么样的故事,这些故事与如今的生活是否有关联……

我们雄心勃勃,打算在北京找 100 个这样的公共空间,借此描摹出一种尽可能接近真实的图景。

比我们预期的可能要复杂一些(可能也枯燥一些),第一期我们已经完成了接近 40 个公共空间的采访。

我们会挑其中一部分文章发布出来,尽可能覆盖各种可能性和有趣的那一部分。

约翰·布林克霍夫·杰克逊在《发现乡土景观》中提到威廉·H.怀特的系列文章。

威廉·怀特在近期发表的文章中,阐述了这种空间在纽约的利用状况,并坦言,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一种宜人的“环境”体验。他指出,那些最受欢迎、人气最旺的广场及小公园都有许多共同点:有宜人的微环境,良好的可达性,有一些极具戏剧效果的小品,如一件雕塑或水景,并可以让人们舒适地坐下休息(这一点至关重要)。他总结道:“最吸引人的……就是其他人。”

在当代新城市空间中,“其他人”更多指代的是声音、色彩、动作以及转瞬即逝的表情。人已经变成了精心设计的环境中的一个活力要素,而所谓的社会性仅仅是我们想成为特定环境中的“一员”。

想一想我们开始说到的马伊达广场,那些可爱的南部意大利人,我们会赞同这样的说法——“最吸引人的……就是其他人”,并因之认可,这才是广场——一处城市公共空间的本义。而我们所要求公共管理者应该做的,无非就是让这些常识变得更根本。

题图来自 Harbour (Raoul Dufy, 1908)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