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城市早报」深圳城中村的失学困境,以及来自全球 10 个城市的新闻

韩方航 朱凯麟2019-09-04 07:51:26

这个栏目以新闻集萃的形式,关心城市里的人和他们的生活

今日话题

9 月 2 日是全国大部分地区中小学开学的日子。而在深圳白石洲,大约有 4000 个家庭的儿童却将面临失学的困境。

白石洲被成为深圳最大的城中村,距离当地著名景点世界之窗仅仅咫尺之遥。其周边早已经被地产公司开发得密不透风。高楼包围住破落的白石洲,而它自然也成为了城市改造的目标。据报道,早在 2005 年白石洲的改造计划就已经被提上了台面,而一直到 2018 年冬天,由地产公司绿景集团主导的改造项目,终于获得了深圳市相关部门的批准而推进。2019 年 7 月初,绿景集团通过房东们,向居住在白石洲的租客下达了命令,要求他们在 9 月 1 日前完成搬迁。

上海报业集团旗下的英文媒体 Sixth Tone 在 8 月初报道,有针对白石洲进行调研的城市规划学者称,从当地政府、到地产商、再到相关公司在项目推进过程中,充分考虑了白石洲业主的权利,然而对于居住于白石洲的租客来说,他们的利益却并没有被考虑,而这一群体却是如今白石洲最重要的群体。财新的报道称,“白石洲的居住成本可谓低廉,被许多外来务工者所青睐。不乏外来人口扎根在此十数年,工作、生活、家庭,皆系于此,一旦搬迁,牵一发而动全身。”

正因为许多家庭在白石洲都已经生活了数年,甚至十数年,仅仅提前两个月的搬迁通知,让他们的日常生活陷入困境。前述城市规划学者的调研显示,儿童入学将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在受访的 1031 个家庭中,有 85% 会受到影响。他们面临的困难包括但不限于:由于租约到期,没有居住地将无法保证孩子的入学资格;因为搬迁,已经入学白石洲附近学校的孩子将面临长途奔波;想要为孩子转学,但 7 月深圳其他各区的插班转学申请都已经截止。

面对这一情况,艺术家坚果兄弟发起了一系列行动项目。8 月,他们将许多布偶玩具放置在空置的场地上,用一台起重机将他们依次抓取,暗喻流离失所的深圳孩子。近日,他们发布了征集活动,希望能够有 10000 名微信用户通过朋友圈展示上述艺术项目,或者发布与流离失所的白石洲学童相关的内容。这一行动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于白石洲拆迁项目的关注。坚果兄弟此前的作品包括,收集北京雾霾空气,并将他们制成一块砖。

白石洲学童所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深圳长期以来城中村改造的一个缩影。2017 年 5 月,《好奇心日报》曾报道过深圳湖贝村的困境。政府需要土地财政;开发商需要土地周转;居民渴望拆迁,升级居住条件,或者一夜暴富;租户希望能够在寸土寸金的深圳有自己的生存空间;保护人士则希望城中村能够得到更好的修缮,以维系当地的历史。各方都有自己不同的诉求,而这些矛盾的利益,困守在城中村这方寸之间,缠绕得越发紧密。

就白石洲而言,它的特殊之处更在于,它依然是一个政府和商业公司主导的城市改造项目。在这一项目推进过程中,他们确实照顾到了产权所有人的利益,然而却多少忽视了其他相关方。这种思维方式自改革开放以来逐渐被人们接受,但在全球范围内,却在遭遇更多的质疑。人们开始相信,产权并不应当成为利益分配的唯一指标。

今年 8 月,近 200 名美国企业 CEO 发表联名倡议。他们称,公司的目标并不仅仅只有为股东创造价值,而这正是长期以来华尔街和美国企业界的信念。他们相信,公司与员工有关,也与消费者有关,与公司所在的当地社区有关,更与整个社会相关,因此他们需要为所有相关方创造价值,而非只为股东赚取利润。

同样是在美国,司法系统过去倾向于保护房东。当房客无力缴纳房租时,房东有权将他们驱逐出去。然而随着美国整体住房状况的恶化,不少州立立法系统正在试图通过新的改革,希望能够在房东和房客的利益之间取得平衡,而这也要求整个司法系统在处理欠租案件中更为审慎与完善。

从 1980 年代席卷而来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将产权这一问题置于人们思维方式的中心,也成为了判定经济行为的道德标准。也就是说,新自由主义认为,保护产权所有人的权益是最高目标。诚然,这不是一件坏事,但在过去几十年的实践当中,人们逐渐认识到,这一思维方式会导致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并且会使得许多已经处于社会弱势的群体被进一步系统性剥削。例如,处于贫困地区的人口前往城市寻找工作,由于教育以及社会资本的不足,他们只能栖身于便宜的城中村当中,而当城中村被拆迁,他们的社会流动机会也将被进一步剥夺。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诸如白石洲的失学儿童这样的案例才更值得关注。因为如何处置这样的问题,将对未来社会的走向提供一定的参考,是变得更加冷面无情,还是在更大范围内,寻求更普惠的社会公正。

Better Living

英国,伦敦——一群绵羊要坐飞机来汉普斯特希斯公园吃草。自 20 世纪 50 年代以来,羊群又一次出现在这儿。不过这次只是快闪——这帮来自麦塞特的绵羊远道而来,是为了帮忙给公园除草,为期一周。该项目由稀有品种生存信托基金和伦敦金融城公司策划实施,他们希望绵羊不规则的啃食行为能给荒原上的其他野生动物创造一个生态更加友好的栖息地。

北京——北京开始拆除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9 月 3 日下午,首环高速采育南主线省界收费站开始正式拆除改造。这是北京市范围拆除的首座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标志着北京市高速公路取消省界收费站工程正式启动,年底前,北京将取消包括首环采育南站、京台礼贤站在内的 8 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拆除省界收费站上的既有设施后,高速公路上建设 ETC 门架系统。

争议

美国,纽约——纽约最后一家单屏电影院闭幕。坐落在 Columbus Circle 的 Plaza 酒店旁,Paris Theatre 是一家法国情调的单屏影院,坚持放映艺术电影。作为很多人多年的慰藉,Paris Theatre 代表的那种观影模式正在改变。可能的原因包括:流媒体、连续剧化的好莱坞、租金、人们注意力的缩短。纽约的艺术圈人士最近对它的关门表达了惋惜,不过很多人可能也很久没去那了。

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要求民众不要对政府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从 2018 年 11 月法国“黄背心”运动开始以来,迫于国内压力,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了多项惠民政策。然而“黄背心”的示威并未就此停止。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公开信再次强调《告全体同胞书》。马克龙在信中表示,他知道有些人觉得税率太高、公共服务遥不可及、薪水太低、机会不均等,也知道一些民众的不满和愤怒,大家都想要一个更繁荣的国家和更正义的社会,他理解民众迫切希望看到改变的心情。但政府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暴力,如果大家彼此攻击,社会就会瓦解。

黎巴嫩——宣布进入经济紧急状态黎巴嫩总理萨德·哈里里周一表示,将进入“经济紧急状态”,政府正制定一项加快公共财政改革的计划,避免陷入希腊那样的债务危机。黎巴嫩目前是全球公共债务负担最重的国家之一,债务规模达到 GDP 的 1.5 倍。据路透社报道,黎巴嫩政府的财政状况饱受公共部门人员冗余、偿债成本上升、补贴国营电力产业等种种困扰,经济存在腐败和大量浪费。

阿联酋,迪拜——遏制新的建设。迪拜政府周一发出指令,将遏制新的房地产项目批示,因为超过需求的楼宇建设已经导致楼价下跌。房地产业占到迪拜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吸引了全球各地的投资者,然而一份报告最近显示,迪拜 2019 上半年住宅价格较两年前下跌了 12%,同时预计今年将有 3.8 万套新增住房。

马来西亚——马来西亚研究上调退休年龄。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长古拉说,政府将参考新加坡等先进国的政策,研究把法定退休年龄从 60 岁上调至 65 岁。古拉周一告诉媒体,人力部已与财政部讨论相关情况。“我们向财政部提出多项看法和建议,包括调高生活津贴等。”

日本,东京——日本作家抗议周刊杂志发布反韩特辑。由于日韩之间的经贸摩擦,双方民间的火药味也在加重。周刊杂志《周刊 POST》在 2 日出版的杂志中,刊载了题为《(我们)不需要韩国》的特辑。该特辑打出《向麻烦的邻居说再见》这一标题,针对日韩关系表示“考虑‘断韩’”。并记载曾从军事、经济、体育等观点出发,就断绝关系的利弊进行过“彻底调查”。就这一特刊,该刊作家深泽潮以“是在煽动歧视”为理由,已向该杂志提出中止连载的申请。发行方·小学馆将接受深泽的意向。此外,就该特辑中题为《无法抑制愤怒‘名为韩国人的病理’》这一报道,发表致歉声明称“思虑不周”。

一些地方也许值得拜访

新加坡,甘榜格南——一条有趣的户外画廊。许多新加坡的旅行指南都会提到哈芝巷的各种商店、酒吧、以及墙上的涂鸦壁画。如今在新加坡旅游局的支持下,Colorinc 牵头在这里开了一家名为 Gelam 的免费户外画廊。原本用作垃圾箱储存区的后巷展出了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缅甸、法国、英国等艺术家的作品。如果这周末在新加坡没什么安排,不妨一去。

上海——德国摄影师马丁·舍勒将在上海举行个人展览1968 年出生于德国的马丁·舍勒(Martin Schoeller)是一位人像摄影师,以极度迫近的特写肖像而闻名。1998 年以来,他的作品陆续出现在《滚石》《国家地理》《时代》《纽约时报》等刊物上。9 月 15 日起,马丁·舍勒的首场中国展览“知人识面”将在上海摄影艺术中心举行,展览将呈现 60 多幅舍勒的经典肖像摄影作品,其中许多来自他备受争议的“特写”系列。

马丁·舍勒 肖像系列之《埃隆·马斯克和儿子们,加利福尼 亚州,霍桑》2009

题图来自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