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城市早报」把首都搬到一座尚不存在的城市 ,以及来自全球 13 个城市的新闻

孙今泾 张依依2019-08-28 08:45:06

这个栏目以新闻集萃的形式,关心城市里的人和他们的生活

今日话题

又一个国家要转移它的首都,而且要搬去一座尚不存在的城市。

周一,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宣布迁都。新首都尚未命名,位于婆罗洲岛的加里曼丹,距离现今首都雅加达 1000 多公里,面积大约是雅加达的 3 倍。

新首都将承载这个国家的政府行政职能,而雅加达,将继续作为印尼的商业和金融中心。雅加达 1000 万居民中的大多数将留在此地,顺利的话,有大约 150 万公务员会在 2024 年左右迁去新首都。

佐科·维多多将迁都计划称为必然之举。他给出的迁都理由包括:促进更公平均衡发展的经济;并减轻雅加达和它所在的爪哇岛的负担——爪哇拥有印尼 60% 的人口和超过一半的经济活动,与此同时,雅加达面临严重的空气污染,由于没有足够的饮用水而长期抽水导致土地坍塌,这座城市还在下沉中。

政府希望在 2020 年完成总体规划、城市设计、建筑设计,再花三到四年的时间建造。

环保人士担心,新首都附近的生态会遭到破坏,加里曼丹是热带雨林的所在地,也是一些濒危物种的自然栖息地。防止腐败也是个问题。建造新都预计耗资 466 万亿卢比 (2340.9 亿人民币) 。政府称将制定计划,确保土地开发商和其他各方不会从中获利过多。

实际的问题可能比这更多。看看四年前宣布迁都的埃及就知道了。当时,埃及宣布将首都搬至距离开罗 45 公里外的新城——同样尚未命名(至今也未有命名),且百废待兴。埃及政府希望新都能缓解开罗的交通拥堵,并疏散部分人口。他们邀请到了以摩天大楼见长的美国建筑事务所 SOM 来主导新都项目,计划在市中心建造 21 座高楼,其中一座有 85 层高,将成为非洲之最。

四年过去了,这个计划中的“智慧城市”在开罗街头贴满地产商的广告:“通往一座新城市、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一个新的社区和一个新的全球吸引力中心的入口”,但项目在资金和人力上都遇到了问题。目前项目只完成了第一阶段,第二、第三阶段被推迟。

当然,更多的新都顺利建成、并完成了搬迁。 2005 年,内比都取代仰光成为缅甸首都。 这座新都的特点是面积非常大,而人口非常少。人口密度仅为每平方英里 339.5 人,伦敦的人口密度是它的近 43 倍。北京是它的 198 倍。

1960 年,巴西将首都从沿海城市里约热内卢搬到了内陆城市巴西利亚。事实上,巴西利亚是个从规划和建筑学意义上称得上伟大的城市,在 1987 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卢西奥·科斯塔(Lucio Costa)和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是它的规划师和市内大部分公共建筑的设计者,他们是柯布西耶的信徒,创造了一座现代城市。

图片来自 wikipedia

但此后,不管是在巴西利亚建成 50 周年之际、还是 2012 年尼迈耶去世之时,人们都发现,这座城市不像看上去这么理想。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城市研究方向的教授 Ricky Burdett 在接受 BBC 采访时说:“问题不在于它是一个好城市还是一个坏城市——它就不是一个城市。 它没有城市的元素:凌乱的街道,住在商店楼上的人们,附近的办公室”,当你从城市上空俯瞰,“会看到霓虹灯都集中在一个区域,因为所有购物的地方都扎堆在那里(别处没有)”,“它有点像政府的办公园区。一到周四晚,人们就会跑去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玩。”

如果想看到一座正常的城市,那要到巴西利亚的城郊和周边的卫星城。在那里也才能看到穷人。很遗憾,共产主义者尼迈耶当年规划中期待的平等并没有在巴西利亚出现。

不过 Ricky Burdett 提醒,这可能是城市在发展初期都会有的问题。“我们不要这么刻薄。再等个 200 年再看。”

Better Living

英国,伦敦——工厂和发电站将为上百户家庭提供“余热”。自从政府承诺 2025 年禁止新建住宅的燃气锅炉后,各种替代性可再生热源计划开始出现。这个新项目将利用工厂、发电厂、河流和废弃矿井等运作产生的“余热”,通过地下管道传输到伦敦北部伊斯灵顿,为数百个家庭和企业提供廉价而低碳的热能。在工业环境中,大量热量会在生产过程中产生,关键是如何使用它。大伦敦政府( GLA )预估,如果充分利用,整个伦敦的工业“余热”可满足该市 38% 的供暖需求。

丹麦,哥本哈根——发布新的气候计划 CPH 2025,希望在六年内成为碳中和城市。碳中和是指以植树等方法抵消其排放的二氧化碳。哥本哈根在这件事上一直走在前面,哥本哈根市市长弗兰克·詹森称,从 2005 年到 2011年,这座城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减少了 21%。为实现新目标,新的举措包括大量的基础设施项目,改造建筑以提高能源效率,并提供新的区域供热和智能电网集成,改善废物管理。这会在未来六年耗费约 27 亿丹麦克朗( 4 亿美元)。但城市管理部门声称,这将在整体上促进经济,并为该市居民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

日本,东京——在 6000 平方米的中心广场上造一座“花棚”。项目位于东京港区,包括 Pelli Clarke Pelli 设计的三栋塔楼(其中包括日本最高的摩天大楼)和藤本壮介参与设计的零售空间,英国建筑事务所 Heatherwick 负责景观绿化,他们提供的方案是一个种满植物的巨大花棚,“按比例扩大到区域大小”。Heatherwick 经常在建筑设计中使用绿植和垂直绿化的概念。

争议

瑞典,谢莱夫特奥——市政府用面部识别追踪高中生出勤,遭监管机构处罚。瑞典数据保护局因藐视隐私法,对谢莱夫特奥市政府处以 20 万瑞典克朗的罚款。这也是瑞典首次依据欧盟的 GDPR,即《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发出罚款。案件源于该市一所学校开展的面部识别试点,项目在三周的时间内,对 22 名学生进行了面部追踪,以判断他们是否出席课程。试点项目的目标是寻求一种更高效的出勤记录方式。虽然校方表示事前已经获得家长和学生的同意,但监管机构仍认为不具备合法理由收集面部信息这样的敏感生物识别数据,同时还指出,虽然学校的部分区域会被认为是“公共空间”,但学生在教室里理应获得一些隐私。

新加坡——政府为市民提供健康追踪智能手表,免费。这是一项政府和智能手表公司 Fitbit 合作的项目,但市民需要加入一个“Live Healthy SG”项目,同意政府获取所有收集到的信息,同时每月 Fitbit 公司将收费 10 美元。Fitbit 的 CEO James Park 认为可能会有超过 100 万人加入这项计划。批评者指出,政府和公司从中获得的好处似乎显而易见,对居民来说,交出数据则充满风险。

西班牙,巴塞罗那——街头暴力激增,加泰罗尼亚政府呼吁司法改革长期以来,巴塞罗那的扒手和抢劫问题都影响恶劣,但很少涉及暴力事件。不过今年,不仅街头抢劫案件较去年增加了 30% ,暴力事件也急剧上升。地区政府因此呼吁更强力的处罚措施,还指出,对于这种犯罪的高保释率,让许多盗贼仍混迹在街道上。此外,旅游业的激增也被认为是犯罪率上升的原因之一,游客成为最容易下手的醒目对象。

美国,萨克拉门托——就像沥青一样,加州试图让自行车道和人行横道成为街道最为常规的一部分。由参议员斯科特·维纳提出的新法案,试图挑战“汽车正统”的概念,并推动达成加州在 2015 年制定的,让自行车出行的数量增加三倍的目标。与此同时,湾区多个城市都在尝试扭转当前机动车优先的局面,扩宽行人和非机动车的活动空间。但此次的新法案一经推出,就受到当地交通局的抵制,被认为执行成本过高,也有人认为国家不应过度干预地方的行政决策。

美国,戴维斯——城市生活改变野生动物饮食结构,乌鸦也开始发胖。近日发表在《The Condor》杂志上的一篇研究,用三年的时间观察测试了居住在城市中的乌鸦,发现越接近城市内部的鸟,体内胆固醇含量越高。虽然他们没有发现胆固醇含量和存活率之间的必然联系,但城市鸟类的存活率本身普遍低于农村鸟类,这其中包含了车祸、疾病等诸多复杂因素。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对于一些野生动物来说,城市成为新的栖息地,也改变了它们的一些生活习性和饮食结构。许多就像乌鸦一样,以人类垃圾桶中的残羹为食。这项研究希望让人们更深入地了解,与人类共享生存空间对于这些动物会有哪些影响。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该市又取消了一次支持 LGBT 的活动名为“Queer Olympix” 的组织连续三年发起了支持活动,组织者称,本周末的活动是第一次被当局取消。活动大约有 130 人参与,但尚未开始时他们看到了警察和两台高压水炮。今年 7 月伊斯坦布尔的 LGBT 游行连续第五年被取消。参与者试图发起只有数百人的小规模集会,导致警方对滞留者动用了催泪瓦斯和橡胶弹。

一些地方也许值得拜访

美国,黑岩——火人节已经开始今年的主题为“蜕变”,围绕这一主题的装置展亭创作除了早先公布的“神殿”装置,还包括来自旧金山的“重构仙女座”交互装置和来自芬兰的“生命的气流”圆形展亭。

法国,巴黎——画家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以“歌剧院”为主题的作品展展览在巴黎的奥赛博物馆进行,试图呈现 19 世纪典型的巴黎歌剧院场景。埃德加·德加(1834-1917)是法国印象派画家,对歌剧和舞剧艺术有着特别的兴趣,他的大量作品都以此为主题,包括《舞者》《歌者》和《乐队》,记录了歌剧院的大厅、舞台、观众席和更衣室。展览时间为 2019 年 9 月 24 日 - 2020 年 1 月 19 日。

挪威,里讷斯讷斯——世界最大的水下餐厅被列入《时代》“世界上最值得造访的地方 2019 ”名单 3 月份开业的 “under” 是欧洲第一家水下餐厅,位于挪威最南侧的海边。建筑整体坐落在海中,一半浸没在水里,拥有三英尺厚的墙壁,可承受该地区激烈的海面波动。它的外表是一个 34 米长的混凝土管状结构,像是一条搁浅的船,往里走到最底层是餐厅的位置。这里每晚可接待 35 至 40 位客人,食客通过全景窗还可以看到海洋生物。


题图来自 randhi mahardhika  on Unsplash, Rangga Cahya Nugraha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