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城市早报」霓虹灯历史和城市身份的隐喻,与来自全球 12 个城市的新闻

张依依2019-08-20 09:08:28

这个栏目以新闻集萃的形式,关心城市里的人和他们的生活

今日话题

1910 年,法国工程师 Georges Claude 发明出一种能够装载氖气的玻璃管。两年后的巴黎街头,一家小理发店的门口,世界上第一个霓虹灯牌亮了起来:蒙马特大道 14 号。炫目的灯光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店里的生意很快就翻了一番。

自此,华灯初上时,在电影院和夜总会的招牌上,五彩各色的灯管开始闪烁;这种光照技术传入美国之后,又引发更加大规模的商用潮流。

哲学家 Luis de Miranda 在《存在与霓虹》一书中写道,“当我们听到霓虹灯这个词时,一个图像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脑海中:光、颜色、符号和玻璃的组合。这个形象本身就是一种情绪。它带有一种氛围。它所讲述的是......城市的本质, 20 世纪夜晚的诗歌。”

这夜晚的诗歌,在巴黎,是奢华的装饰物,是工艺技术繁荣的象征;而当它来到 20 世纪的美国,则是关于一切的标准化,包括思想的标准化,同质化。

虽然是灯管,霓虹灯的亮度注定它更适合作为标识,而不是室内照明。但它又能让简明的信息用非常华丽的方式传递出来,从而在 Miranda 眼中,它成为全球化消费主义与身份异化的完美例证。

大企业并不是唯一利用霓虹灯有效传播信息的组织。到了世纪中叶,照明灯光开始被用于更多的政治目的。“在 20 世纪 60 年代,苏联人在东部部署了大量的霓虹灯来模仿资本主义大都市。因为波兰首都的消费品店很少见,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点亮公共建筑的外墙。”

“霓虹化”将西方夜景的繁华带到波兰城市街头。官方设计的标志,被用于促进夜生活场所,以及(理论上)蓬勃发展的消费文化。但由于并没有什么私营产业,这些标识显示的并不是店铺的名字,而仅仅是指出这里的经营品类,“珠宝”、“缝纫机”、“剧场”……

霓虹博物馆,来源于 wiki commons

除此之外, Miranda 还提及意大利未来主义者对于霓虹的狂热;纳粹为宣传目的安装的霓虹灯;霓虹和权力;霓虹和资本主义等等。霓虹灯这样的寻常物件引发出他的哲学思考,成为他对人类身份被简化描述的隐喻——过度简化隐藏了事物本身的复杂本质,并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

到今天,满大街的霓虹灯已经被可以即使变换的数字广告牌所替代;但人们仍痴迷于它的复古,和独一无二的质感——因为没有经济有效的方式批量生产,霓虹标志仍须手工制作。它在象征城市废墟的摄影中频频出现,成为每一阵经济衰退后的一种景观,或是成为某种地下主题派对的助兴之笔。

同样的,人们也仍旧痴迷于“自我展示的口号,不断地在澄清,优化或自我推销的狂热中相互揭示”,保持着一种对视觉范式的惊人依赖。闪闪发亮的东西总是引人注目的,从霓虹灯,到广告灯牌, LED 大屏、手机荧幕……

Better Living

葡萄牙——在肆虐全国的野火面前,山羊成为低成本的消防员。在气候变化的背景下,夏季火灾变得比从前更加频繁,葡萄牙是欧洲南部的国家中受灾最为严重的。内陆村庄的人口流失,牧羊人和农民的缺失导致了土地杂草丛生,野火容易快速蔓延。而人口老龄化,让人工的除草代价过于昂贵。在尝试过无人机、二手卫星和飞机这类的高科技产品后,葡萄牙现在寄希望于一种低成本的解决方案:放羊。山羊以容易起火的灌木丛为食,只要能找到足够的牧羊人。目前一项政府启动的试点项目,正在扶持更多的牧羊人返回这个古老的生计,全国范围内已经招募了 40 多名牧羊人。

瑞士,日内瓦——野外捕获非洲大象后转移到动物园的行为有望被取缔。动物保护主义者称之为“历史性胜利”。在正在进行的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方会议上,绝大多数国家投票支持这项禁令,但仍需在 8 月 28 日会议结束前得到全体会议批准。非洲西部、中部和东部的大象长期被列为《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需要保护的物种,因此禁止所有贸易,但在南部非洲仍允许一些交易。这项新的进展有望进一步终结将野生动物囚禁和娱乐化行为。

争议

荷兰——非营利组织计划燃烧海洋塑料,建筑师和环保人士认为“毫无意义”。非营利组织“海洋清理”于 2013 年由荷兰企业家 Boyan Slat 创立。该组织表示,计划使用 600 米长的浮动钻机组成的船队,清除全球海洋中 90% 的塑料垃圾——大部分塑料将被回收,其余部分将用于废物发电厂,但未透露将在何处或如何被回收或焚烧。人们对此类设施的排放感到担忧,因为这些设施有可能向大气中释放毒素和二氧化碳。海洋塑料的收集方式和成本也受到质疑。因为垃圾堆中的大部分塑料已经分解成五彩纸屑的大小,大部分塑料被发现在表面以下,浓度很低,且经常受到污染。

澳大利亚,特拉拉尔根——澳洲发电站被列入世界上有毒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发电站。绿色和平组织周一( 19 日)发布的一份新报告,利用 NASA 公布的卫星数据,分析世界上最严重的二氧化硫( SO2 )污染源。印度,中国和俄罗斯在二氧化硫排放报告中分别排名第一,第二和第三。位居 12 名的澳大利亚,有两个设施进入了污染源排名的前 50 。维多利亚州环保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已经审议了 477 份提交的对拉特罗布山谷发电站三个许可证审查的意见书,并正在起草对其的评估和修订。

日本,东京——在日本东京圈的 JR 车站和地铁站,越来越多的寄存柜开始涨价。随着访日外国游客的增加,寄存大件行李的需求出现扩大。日本国家旅游局的统计显示, 2018 年度访日外国游客人数达到 3119 万人,较 2017 年增长了 8.7% ,创历史最高纪录。 2019 年保持超过上年的增长势头。JR East Retail Net 在今年 6 月增加了高约 90 厘米的大型寄存柜,达到 1600 个左右。因为大型寄存柜数量增加,小型寄存柜数量减少,此外车站的再开发和施工也导致部分寄存柜无法使用。

西班牙,大加那利岛——数千人逃离“前所未有”的大火。于周末开始的火灾正在该岛屿山区的两条线路上前进,高温、强风和低湿度阻碍了扑灭大火的努力,火情已经蔓延至岛上的著名自然公园。大约有 9000 人被疏散,当局在 19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此事件是“史无前例的环境悲剧”,并补充表示,已经向西班牙中央政府发出了援助请求。

印度——克什米尔的学校重新开放,但大多数的学生仍选择留在家里。两周前,印度政府突然宣布要宣布剥夺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即宪法第 370 条赋予其的一定的自治权,而引发地区封锁和人群抗议。过去的一个周末,政府开始恢复部分的电话连接,但网络仍然保持关闭。而目前也只有近 200 所政府学校重新开放,私立学校仍然关闭。在探访中,大部分教室空空荡荡,家长表示担心孩子的安全问题。

台北——桃园机场第三航站楼的完工时间再次推延,至 2023 年。桃园机场每年接待乘客 1100 万人,扩建项目在 2015 年通过,但新设计方案迟迟未能通过。英国建筑事务所 Rogers Stirk Harbour and Partners 希望在航站楼的天花板垂挂下 13 万个流动造型的铝管,但这可能会会耗费 789 亿元新台币,并且难以维护,因此遭到驳回。事务所需要在六个月内提交新的修改方案。

重庆——世界上监控摄像头最多的城市。英国消费者网站 Comparitech 统计,重庆拥有近 260 万台摄像头,相当于每千人 168.02 台。位列第二名的城市是深圳,算下来大约是每千人 159.09 台。根据报告,如果按照计划继续推进,预计到 2020 年,平均每两人就能分得一台监控摄像头。与人脸识别技术配合使用,中国的公共摄像头已经进入更广泛的应用领域,例如违章记录和逃犯抓捕,但个人隐私和数据泄漏问题也是持续被辩论的话题。除了中国城市之外,还有伦敦和亚特兰大进入了前十名的榜单。

建筑师说——建筑师李虎在接受 ArchDaily 采访时,谈及对中国城市建筑的看法:

“奥运会之后有一个现象:建筑从一种节俭的精神转向挥霍。这可能也是之前乐观的状态产生的副作用,建筑风格变得奢华,变得膨胀。这种膨胀导致资源的挥霍浪费,给生态与土地资源带来一些灾难性的后果。人们一边膨胀,一边保守,这种社会氛围与实践环境的变化对建筑产生很大的影响。”

“我十分反对在房地产开发的驱动下,将这些所谓的标志性文化建筑建造在新城或郊区,远离大多数市民生活。‘这些建筑可以带动房地产开发’,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可是使用起来会十分困难。文化建筑应该建造容易到达的地方。”

一些地方也许值得拜访

阿联酋,迪拜——扎哈 · 哈迪德建筑事务所设计的 Opus 酒店即将完工

酒店造型很有扎哈的风格,建筑主体是两个相邻的立方体玻璃塔,100米高,塔楼由一个四层的地面中庭和一个不对称的天桥连接,天桥宽38米,高3层,悬挂在离地面71米的地方,看起来像是从中心雕刻出来的。Opus 是迪拜唯一外部建筑和内部设计都由已故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建筑,拥有 12 家餐厅和一个屋顶酒吧,以及办公空间。酒店目前正进行内部装修,计划于2020年开业。

上海——鲍勃·迪伦艺术巡展将在上海开幕。 9 月 28 日,“ RETROSPECTRUM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将在上海艺仓美术馆首站开幕,300 多件艺术作品包含手稿、素描、油画、雕塑以及影像等资料。鲍勃·迪伦自 1961 年发布首张专辑, 1994 年以来鲍勃·迪伦也出版了诸多画作书,他的作品曾在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德国开姆尼茨艺术博物馆、美国吉尔克里斯、丹麦国家美术馆等诸多艺术机构展出。他也是第一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音乐家。 7 月 14 日,鲍勃·迪伦刚刚结束了在欧洲的 38 场巡演。展览持续到 2020 年年初。

德国,柏林——柏林国家博物馆正在展出“想象的监狱”。意大利艺术家、建筑师乔瓦尼·巴蒂斯塔·皮拉内西( 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s )的蚀刻版画系列“想象的监狱”,包含一套 16 幅作品。皮拉内西从 1745 年开始创作“想象的监狱”版画系列,第一版包括 14 张作品,1750 年出版,第二版增加两幅作品。皮拉内西因其对古代罗马建筑的了解广为人知,这些想象中的建筑也是他对当时法国学院派建筑理念的拒绝。展览将持续到 10 月 10 日。


题图来源于 pexel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