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珠峰攀登数天内至少 4 人死亡,过度拥挤是重要原因

姜天涯2019-05-27 06:45:41

近年来,珠峰的过度拥挤和安全问题日益引起人们的担忧。2018 年有 802 人登顶。

《加德满都邮报》,由于 5 月 22 日的好天气,200 多名登山者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创下单日登顶人数的新纪录。

21 日晚间和 22 日的天气非常有利于登顶,创下了历史上最长的单日“窗口期”(适宜登顶的时间)—— 24 小时。21 日晚,250 名登山者从海拔 7900 米的四号营地出发,希望在周三上午之前到达珠峰峰顶,此时距离今年春季登山的“窗口期”结束仅剩一周时间。

这导致了珠峰的交通拥堵。据《纽约时报》,250 至 300 人组成的单列队伍沿着一个危险的悬崖行进,造成了大约 3 个小时的延迟。

拍到珠峰排队场景(题图)的登山者 Nirmal Purja 在一条信息中说到:“我以前在山上遇到过拥堵,但没有这么多人,也不是在那么高的海拔。”他表示,如果天气变化,“可能会是一场真正的灾难。”在这漫长而蜿蜒的线路攀登本身就有很大风险,而登山的长队又进一步了增加了冻伤和缺氧的可能性。

从 22 日开始,已有至少四名登山者遇难。印度公民 Anjali Kulkarni 和 Kalpana Das ,以及美国公民 Donald Lynn Cash 都在从顶峰返回时死亡。他们的遇难主要是由于向上和向下的登山者都排了很长的队,迫使许多人在 8000 米以上的海拔等待数小时。

55 岁的美国人 Donald Cash 在登顶后因高原反应昏倒,由于登山路线上有大量登山者,向导不得不等了两个小时才把他带下山。三个夏尔巴向导试图让他苏醒过来,当时他还能与人交流,但不能正常站立或行走。随后夏尔巴人向导试图把他拽到海拔较低处,但在海拔大约 8790 米的地方(峰顶 8848 米),他再次晕倒,并再没醒过来。

Donald Cash 目前正在参与 The Seven Summits Club 挑战,这是一个给予成功登顶七大洲最高峰的专业登山者的荣誉。自从这项挑战开始以来,只有不到 600 人完成了这项壮举。22 日成功登顶珠峰之后,Donald 已经完成了登顶七大洲最高峰的目标。但仅仅在登顶没多久之后,他就去世了。

另一名遇难者是 54 岁的印度人 Anjali Kulkarni。22 日早上,Anjali 和丈夫 Sharad Kulkarni 成功登顶珠峰,但 Anjali 在从峰顶返回的途中昏倒,于 22 日去世。他们也正在计划挑战 Seven Summits 中。

《卫报》 25 日报道,一名英国登山者 Robin Fisher 被认为是珠峰上的最新遇难者。尼泊尔旅游局局长 Mira Acharya 宣布了 Robin 的死讯。44 岁的 Robin 在从珠峰返回途中晕倒,死于海拔 8600 米左右。

Pioneer Adventures 公司的经理 Nivesh Karki 将峰顶的拥堵归因于好天气。频繁变化的天气条件意味着,适宜冲顶的“窗口期”往往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因此 22 日有比平时更多的人选择向前推进。

受制于天气等条件,适宜冲顶的“窗口期”长不过四五天,短则两三天。Karki 说,即使在正常情况下,山上的拥挤也会增加所有登山者的危险。“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这条路线已经很危险,而且总是存在风险,”他说。“交通拥堵使得旅途相当困难。”

尽管存在这些风险,珠穆朗玛峰还是变得越来越拥挤。

Outside 杂志评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珠峰记录者之一”的 Alan Arnette 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2018 年成功登顶珠峰的人数创下了纪录。尼泊尔旅游部报告说,2018年有 563人(包括外国人和当地导游)从尼泊尔登顶珠峰。 Arnette 估计,另有 239 人从西藏登顶珠峰,使 2018 年的总人数达到 802 人。尽管登山者必须注册才能攀登珠峰,但由于没有配额制度,所以游客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然而,美国 Madison Mountaineering 公司的 Garrett Madison 表示,许多试图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都不是“合格或准备充分的登山者”,也没有安全上山和下山所必需的支持。

近年来,过度拥挤和安全问题日益引起人们的担忧,尤其是在尼泊尔出现了一些削价登山公司之后。这些公司提供的珠峰旅游套餐价格只有外国公司的一半。尽管尼泊尔旅游部门为避免堵塞制定了上山时间表,但没有实施,最终还是发生了死亡事件。

多年来,位于珠峰尼泊尔一侧、颇受欢迎的南坳路线上的问题一直在增加,部分原因是尼泊尔旅游部不愿解决一系列问题,包括对低价登山公司和许可证数量的监管,以及对登山者的审核。

5 月 16 日第 14 次登顶珠峰的 Kenton Cool 向导告诉《卫报》,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珠峰的日益流行(尤其是印度和中国的登山者),以及登山者经验能力的下降——登珠峰曾一度被认为是精英登山者的专门领域。

Cool 说,随着经验不足的登山者越来越多,他认为推行能力评估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题图来自 instagram @nimsdai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