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让人们为应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北极熊警示可不管用

Benjamin Ryan2019-05-25 06:45:52

得提生活水平和就业问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长期以来,气候科学一直苦于找到有效的方法来传播气候变化的信息。

一个老套的招数是,反复强调气候变化相关的可怕事实。但有证据表明:这种手段不足以改变对全球变暖进程产生重大影响的行为或政策。

尽管欧洲已经取得一些进展,但改变的最大阻碍仍然在美国——历史数据显示,美国是全球排放量最大的国家。也许最重要的是,在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内,对气候变化的否认随处可见

眼下,气候变化信息传播学正在迅速发展。在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心理学、政治学、社会学和传播研究领域的社会科学家自 2014 年开始撰写了大量的同行评审论文,每年的论文数量超过 1000 多篇。他们的目的是:试图设计出更加有效的方法来传播全球变暖信息并激励大家采取行动。

尽管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称自己担心气候变化的人占比越来越多,但专家指出,还没有足够的人受到激励而行动起来。

“人们之所以会拒绝接受气候变化的科学,主要是因为他们排斥自己感知到的解决方案:政府的全权控制、个人自由的丧失以及对经济的破坏,”美国得克萨斯理工大学气候科学中心主任凯瑟琳·海霍(Katharine Hayhoe)指出。

“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们受到激励关心气候变化并采取行动,是因为他们认识到了真正的解决方案:使用清洁能源的崭新的未来——这能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平,创造本地就业机会并发展当地经济。

社会科学调查人员已经发现,让公众参与气候变化话题的最有效的工具,是那些能够引起人们兴趣的重要话题。例如,人们倾向于关注个人问题和眼下正在发生的本地问题。这也就意味着,谈论困在缩小冰块上的最后一批幸存的北极熊已经过时了,因为这离绝大多数人的生活实在太远。

能引起人们兴趣的气候相关话题,不是一系列的统计数据,而是投其所好、令人信服的故事。通过以下方式,可以达到最佳的故事讲述目的:首先要避免传达让人感到担心的信息(可能会产生回避问题的效果);其次,要让人们感受到通过升级节能家电或少吃肉(肉类生产会产生大量的碳足迹),个人也能对环境产生积极影响。

但这些努力劝说都遭到了资金充足的利益集团的反对。

罗伯特·J·布吕尔(Robert J. Brulle)是美国费城德雷塞尔大学的环境社会学家,他去年在《气候变化》(Climate Change)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从 2000 到 2016 年,美国几个主要的碳排放行业花费了 13.5 亿美元以上的巨资,用来游说国会成员改变气候变化立法。这些行业支出的费用是环保组织和可再生能源公司的 10 倍。 

2015 年,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的社会学家布鲁斯·特兰特(Bruce Tranter)发表了一篇论文,对 14 个西方国家进行了分析,发现了一国的人均碳足迹与该国公民对气候科学怀疑态度的普遍性之间存在联系。

另外,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马修·J·霍恩西(Matthew J. Hornsey)最近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刊登在《自然气候变化》(Nature Climate Change)杂志上。论文指出,政治保守主义和气候科学怀疑论之间关系最紧密的国家,往往都是那些经济高度依赖于化石燃料工业的国家,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巴西。

面对气候科学怀疑论,已经有众多机构作出了建立在社会科学基础上的响应。而其中处于领先地位的,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和耶鲁大学的两大气候变化信息传播研究中心。

这两个研究中心刚刚发布了全新的民调数据,结果显示 96% 的自由主义民主党人和 32% 的保守主义共和党人对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表示支持——从去年 12 月到今年 4 月,随着人们对所提议的立法有了更多的认识,民意差距扩大了 28 个百分点。

2009 年,这两个气候实验室联合撰写的“美国六大群体”报告引起了高度关注。报告把美国人划分成了 6 个不同的组别,每组代表着公众对气候变化的一种态度。

其中有两组成员显示出极端的态度。“恐慌组”(alarmed)成员对人为原因造成的全球变暖确信无疑,也最担心这个问题;同时,他们是最愿意采取就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人。而“不屑一顾组”成员,顾名思义,表示他们最不可能接受或关心气候变化的问题。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有 4 个组别,人们的态度分别是“担心”(concerned)、“谨慎”(cautious)、“不在意”(disengaged)以及“怀疑”(doubtful)。

该报告自发布起已多次更新,也经常被气候信息传播的研究人员用来对每个群体做针对性研究。

总部位于英格兰牛津的非营利组织 Climate Outreach 就利用了以上报告做研究。该组织最近发布了一个手册,使用了社会科学研究来帮助气候科学家更好地向公众宣传自己的研究内容。

此外,Climate Outreach 还利用了一项可视化研究成果,这被认为对气候变化信息传播特别有效。

例如,人们积极参与缓解全球变暖活动的真实照片(比如说社区居民在房屋顶上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照片),远比政客在气候会议讲台上讲演的形象更能引起共鸣。因此,Climate Outreach 开始使用 Climate Visuals,这是一个开放的资料库,收集了经研究测试的、有影响力的图片。

绿色和平和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等主要的环保组织也指望社会科学来告诉他们如何传播气候变化信息,包括如何选择图片;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代表们的说法,这些联邦机构也希望得到社会科学的帮助。

爱德华·W·梅巴克(Edward W. Maibach)是乔治梅森大学气候变化信息传播中心的主任。他招募了一些人员来向民众讲述气候科学,目前这个队伍正在不断发展壮大。他的研究结果显示,公众特别信任本地电视天气预报员和医疗服务人员,喜欢通过他们了解气候科学。因此,过去 10 年,梅巴克博士的团队招募了 625 名天气预报员做直播,以帮助观众建立气候变化与其家乡天气之间的联系。

乔治梅森大学团队的另一名成员约翰·库克(John Cook)是该校的国际教师之一,他采用了名为“接种”(inoculation)的教学方法。这是一种预防性策略,其依据是:一旦人类大脑被灌输了错误信息,就很难扭转了。

库克博士设计了高中课程和热门的在线课程;在线课程首先为学生展示事实,接着列举了有关气候变化的种种错误观念,最后要求学生解决两者间的矛盾。

在欧洲,英国剑桥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桑德斯·范·德尔·林登(Sander van der Linden)和博士研究生约恩·罗增比克(Jon Roozenbeek)合作设计了一款基于“接种”方法的在线游戏,旨在帮助无数玩家更深入地了解与气候相关的信息。

范·德尔·林登博士说:“我们试图帮助人们引导自己,在这个后真相环境中找到正确的方向。”


翻译:熊猫译社 夏晴

题图为 2019 年 2 月 15 日,抗议气候变化的标志性人物,瑞典女生 Greta Thunberg 在斯德歌尔摩参与游行。版权:Elisabeth Ubbe/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