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面对致命的细菌侵染,美国果农不得不求助于抗生素

Andrew Jacobs2019-05-20 13:29:09

与相对抽象的抗药性的威胁相比,佛州的种植户更担心生计所在。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佛罗里达州佐尔福斯普林斯电 — 一种毁灭性病害正在侵蚀着罗伊·佩特韦(Roy Petteway)种植的柑橘树。细菌感染来势汹汹,通过来自于中国的小翼昆虫传播,种种抑制措施无一奏效。结果,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柑橘业遭到重创,大量种植户破产。

为了缓解细菌传染,佩特韦打算孤注一掷。最近的一个下午,他打开了农药喷雾器,给他的柑橘树喷上了一种新型农药:治疗梅毒、肺结核、尿路感染等人类疾病的抗生素。

佩特韦有个儿子,名叫 R·罗伊(R. Roy),现年 33 岁。他一边看着父亲治疗他们家的果树(其中有些树龄已达 50 岁),一边说道:“这些杀菌剂给了我们希望。因为现在我们的处境,就像是不会游泳的人在没有救生圈的情况下用狗刨式划着水、不小心吞进了水一样。”

自从 2016 年起,美国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开始允许佛罗里达州的柑橘果农在紧急情况下使用链霉素和氧四环素。不过现在,环保局对加利福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等柑橘种植州又发布了新规:在这些州总计面积为 30.92 万公顷的果园里,允许大幅提高这两种药物的用量。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警告称,农业大量使用抗菌药可能会加速病菌突变,产生抗药性,对无数人的生命产生威胁。因此,这两个机构强烈反对增加以上两种药物的用量。不过环保局却置若罔闻,仍然批准了新规。

EPA 已经提出建议,允许每年向柑橘作物喷洒多达 29.48 万公斤的链霉素。相比之下,美国人每年仅使用 6350.29 公斤的氨基糖苷类抗生素,链霉素也包括在内。

R·罗伊·佩特韦是家族大农场的第四代柑橘种植者。他说,喷洒抗生素的原因是,“这些树是我们的生计所在,事关家族的未来。”

受感染的一片水果,有染上柑橘黄龙病的征兆。它的果汁尝起来有苦味,根本就卖不出去。

罗伊·佩特韦在佛罗里达州佐尔福斯普林斯(Zolfo Springs)自家农场的柑橘果园里喷洒杀菌剂。

欧盟已经禁止农业使用链霉素和氧四环素,巴西也有同样的规定。在巴西,柑橘种植者也在与相同的细菌祸害“柑橘黄龙病”作斗争。

美国合理使用抗生素联盟(Keep Antibiotics Working)是一家游说组织,其资深分析员史蒂文·罗奇(Steven Roach)指出:“允许农业如此大规模地增加抗生素的用量,可能会导致灾难。这种作法,是把柑橘产业的需要凌驾于人类的健康之上。”

但对于佛罗里达州苦苦挣扎的柑橘和西柚种植者来说,加大抗生素用量的批准还来得不够及时。在佛罗里达州多沙的中部,处处透着绝望的情绪。这一片平坦而广阔的区域,曾经遍植茂密的柑橘;其中绝大多数是榨汁用柑橘,支撑着价值 72 亿美元的产业,雇佣员工达 5 万人——与 20 年前相比已经减少了大约 4 万人。这段时间,这里尽是一片惨淡的景象:废弃的果园零星分布在各处;柑橘树参差不齐地生长着,细长的叶子变成黄色,说明了已经染上了黄龙病。

佩特韦称,抗生素帮助自家的很多果树恢复了生机。

“打个比方,这些树以前得了肺炎,但现在只是有些感冒,”佩特韦指出,同时用力拉着一片表面光滑的鲜绿色树叶。这片树叶来自于一棵柑橘树,树上结满了球形口香大小的果子,尚未成熟。

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担任总统时,曾经临时批准过抗生素的使用。但在去年 12 月,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环保局最终批准了提高氧四环素的使用量。该机构还根据类似的条款,提议提高链霉素的用量。

以上决定为经济作物大量使用具有医学重要性的抗生素创造了条件,也与联邦政府为减少使用救命用抗菌药付出的心血背道而驰。自从 2017 年以来,美国药监局已经禁止使用抗生素促进农场养殖家畜的生长;新规出台后,家畜用抗生素的销量下滑了 33%。

在柑橘上喷洒抗生素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农业大量使用抗菌药,是否会导致药物的杀菌能力失效,从而危及人体健康。其中很大一部分讨论都集中在家畜养殖农民上,因为他们使用了美国市场上出售的 80% 的抗生素。

尽管把抗生素用于农作物的研究数量有限,但科学家指出,随着杀菌剂大量喷洒在全球各地的蔬菜和花朵上,也出现了同样的作用。研究人员认为,抗药性肺部感染(即曲霉病)的激增与农业杀菌剂的使用有关;很多研究者怀疑,使用杀菌剂也是致命的真菌感染“耳念珠菌”增加的幕后推手。

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的资料显示,每年有 2.3 万美国人死于抗药性感染,200 万美国人也因此而患病。随着更多的病菌产生突变,此类威胁也正在加剧。少数新药品正在研制之中;联合国称,到 2050 年,抗药性感染可能会夺走全球 1000 万人的生命,届时将超过死于癌症的人数。

农作物上喷洒的抗生素,会影响农场工人的健康;消费者食用了受污染的水果,也对身体不利。但科学家特别担心的是,抗生素将导致土壤中的致病菌产生抗药性,通过地下水或受污染的食品等渠道危害人类健康。科学家担心的另一件事是,这些致病菌会与其他病菌分享其抗药性机制,使其他细菌也不受其他类型的抗生素的影响。

美国环保局在进行提高链霉素用量的评估时,主要依赖于农药制造商提供的数据。环保局称,链霉素在环境中很快会消散。尽管如此,环保局也指出:增加链霉素的用量对柑橘作物有“中等程度的”风险;同时该机构也承认,因为缺乏相关研究,目前仍无法确认大幅增加链霉素的喷洒量是否会对感染人类的细菌产生影响。

环保局写道:“抗药性的科学正在发展之中;抗药性如何发生、何时发生,都充满高度不确定性。”

自从 2005 年柑橘黄龙病在佛罗里达州的爆发得到首次证实后,这种疾病已经侵染了佛罗里达 90% 以上的西柚树和柑橘树。病原体通过一种名为“亚洲柑橘木虱”(Asian citrus psyllid)的小昆虫传播;小虫在食用新叶和茎时使树木受到感染,但黄龙病的证据可能在几个月后才会出现。染病树木的果实过早落下,绝大多数味道太苦,无法做商业用途。

官员称,想确定未来会有多少果农乐意喷抗生素,还为时过早。根据对 12 名种植者和行业官员的采访结果,很多果农都在观望这种方法是否有效。

美国环保局承认,如果虫灾传播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商用柑橘果园,喷药量会飙升。今年以来,洛杉矶盆地有 1000 多棵柑橘树已经染病,其中绝大多数在住宅后院,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

“虫灾总有一天会传播到商用果园来的,只是或早或晚,”加利福尼亚州柑橘质量理事会(California Citrus Quality Council)会长詹姆斯·克兰尼(James Cranney)称。

吉姆·阿达斯卡维格(Jim Adaskaveg)是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植物病理学家,也是加州柑橘质量理事会的顾问。作为农业使用抗生素的支持者,他指出,政府在很早以前就批准了更少量链霉素和氧四环素的使用,目的是控制感染苹果树和梨树的有害细菌。

在美国佐尔福斯普林斯的果园手摘柑橘。

佐尔福斯普林斯,因染上柑橘黄龙病而废弃的一座果园。

阿达斯卡维格指出,由于美国环保局要求在收获前 40 天内禁用抗生素,因此消费者几乎是不可能摄入抗生素的。他继续说道:“我们已经安全使用抗生素几十年了。”

托河·理查森(Taw Richardson)是农用抗生素制造商 ArgoSource 的首席执行官。他指出,公司自从 14 年前开始销售杀菌剂以来,还没有发现过任何抗药性。他说:“我们从来都不会轻视抗生素的抗药性问题。关键是要有针对性,重点关注那些产生抗药性的因素,而不要被其他无关因素转移注意力。”

很多科学家不赞同以上看法,指出链霉素和氧四环素对人体会产生累积的抗药性。他们也援引了相关的研究成果,说明低含量的抗生素可以逐渐渗入到环境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可明显加速抗药性的发生。

美国疾控中心的科学家特别担心链霉素,因为链霉素可在土壤中残留数周,还允许一个季节喷洒好几次。作为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磋商的一部分,疾控中心做了有关链霉素和氧四环素的实验,发现了对这两种药物的抗药性普遍存在。

尽管特朗普政府已经敦促美国环保局放松管制,但美国生物多样性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高级科学家内森·唐利(Nathan Donley)称,环保局的农药办公室一直都偏袒化学制品和农药公司。他说:“如何为行业谋求最大的利益,十有八九将超过对公众安全的关心。”

美国环保局的发言人称,环保局正在设法解决抗生素的抗药性问题,这也是疾控中心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所关切的;采用的手段,一是发出额外的监督命令,二是把批准时长限制为 7 年。

尽管如此,抗生素对农作物是否有效,这一点还不明确。格雷茜拉·洛尔卡(Graciela Lorca)是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也是柑橘黄龙病专家。她指出,她也不确定抗生素是否有效。在缺乏同行评审研究的情况下,她和其他研究人员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种植者提供的未经证实的证据——据种植者称,使用抗生素后,情况有了一些改观。

她说:“现在能确定的是,这采用的是非常手段。”

最近的一个下午,肯尼·桑德斯(Kenny Sanders)驱车穿过他的伏令夏橙和哈母林甜橙果园,向我们指出了生病的树木;他给这些树系上了一条条粉色的带子,作为销毁的标记。

“那是死亡之吻,”桑德斯用活泼的语气说道,说话时带有鼻音。他过去表演过牛仔竞技,还当过偷牛贼。“以前,如果你有 16 公顷的柑橘果园,就能开上凯迪拉克,供孩子上大学。但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树叶上的条纹和黄化是染上柑橘黄龙病的征兆。

1988 年,肯尼·桑德斯在佐尔福斯普林斯买下了第一座果园。前段时间,果树染病了,他试着喷了一阵子的杀菌剂,但最后还是因为费用太高停用了。

这个哈迪县(Hardee)的标识是一个遗迹,那时佛罗里达州的柑橘作物还没有遭到黄龙病的重创。

桑德斯说,他尝试喷洒了一个季节的抗生素,但基本上没有看到好转,因此最终放弃。他补充道,成本太高是他不愿意继续使用的主要原因。

与此同时,他和许多其他种植者已经采用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在首次发现染病征兆时把树木连根拨掉;种植新苗木,对其培育,以增强细菌抵御能力。他也定期为树木提供按精确比例混合配置的微量营养元素;他说,宠爱它们一点,有助于抵御疾病。

罗伊·佩特韦也采用了以上所有方法,但他认为喷抗生素物有所值。他说话声音比较小,时常陷入沉思,把自己视为环保主义者。尽管他也担心抗生素的抗药性,但他对美国环保局深信不疑,也相信环保局规定的喷药风险是极小的。他认为,在研究人员开发出抗病的苗木或找出更加有效的疗法之前,不妨采用喷药这种权宜之计,因为这能帮助他的柑橘树存活下来。

与相对抽象的抗生素抗药性的威胁相比,作为第四代种植者的佩特韦有更加紧迫的事情让他感到担心。

他说:“这些树是我们的生计所在,事关家族的未来。我必须确保所有树木都完好无损,可以传给子孙后代。”


翻译:熊猫译社 夏晴

文内图片摄影:Michael Adno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