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Cover:《纽约客》人类观察,网红战争的背后是什么?

顾天鹂2019-05-18 06:45:16

观察这场神奇的战争,堪比人类学家发现了一个失落的文明

两位 Youtube 美妆红人(Beauty Influencer)之间的纷争引爆了本周的八卦舆论场。

在旁观者看来,这场纷争的起因、发展、其中涉及到的对话都显得有点琐碎,很难想象它能在社交网络上屠版一周。但当主流媒体开始关注这起网红吵架后,人们也许能从戳破泡泡式的分析中挖掘到“肤浅”事实下的深层含义。

19 岁的 James Charles 在 Youtube 拥有 1344 万订阅用户。他是已出柜的同性恋,以一系列美妆教程深受 Z 世代欢迎。他的风格平易近人,喜欢以闺蜜的口吻称呼粉丝“姐妹”。他不但是 CoverGirl 的首位男性代言人、自创了美妆品牌,还应邀参加了今年的 Met Gala。他在 Youtube 上直播了从乘车去博物馆到活动后续的全程,在化妆间里悄悄对自己的千万粉丝耳语,“一切都太有意思了,Oh, my God.”

Met Gala 的高光之后,随即而至的就是“人设崩塌”。5 月 10 日,37 岁的美妆红人 Tati Westbrook (950 万订阅,目前上升至 1050 万)上传了一段名为“再见了,姐妹…”的视频。视频以她和 Charles 的开心时刻蒙太奇开场(包括她穿着对方自主品牌 “Sisters” 的连帽衫、推荐他的眼影盘、两人合作视频等等),接下来的 40 多分钟都在控诉他对她的伤害,因为 Charles 拒绝在节目中推荐她的品牌 Halo Beauty,理由是觉得自己的订阅者不是该品牌的目标受众,但同时推了竞品 SugarBearHair。她还表达了对 Charles 涉嫌引诱直男的不舒服。

“生活的疼痛永远不会停止,” 深感背叛的 Westbrook 在视频中说,“无论你在哪儿,无论你身处何种境地,你总会经历心碎,但这就是身而为人的一部分。”

在 4700 万的点击率背后,不知有多少人看全了长达 43 分钟的控诉,粉丝们的评论倒是非常相当热情,“Tati 不再是个美妆网红了,她简直是传奇性的人生导师”!

《纽约客》的专栏作家 Naomi Fry 从中感到了类似文化冲击的兴奋——“我应该感到无聊,但是恰恰相反,我感受到的兴奋可能要超过人类学家发现失落的文明。它很怪异,同时又神奇得不得了,充满了戏剧、盟誓、敌意,而整个冲突的渺小轻薄,与它极其夸张的展现方式之间的鸿沟,又为此增添了喜剧效果。”

这场美剧自然不会就此结束。Charles 立刻发布了名为 “tati” 的道歉视频。一向光彩照人的他素颜出场,沉痛表示后悔,“抱歉我在过去几周让你们经历的一切……以后的每一天我还有很多要学。”

这没能阻止围观网友的站队。他的视频收获了 67 万赞和 300 万踩,大批粉丝流失,成为了 Tati 的订阅用户。“这就像我在跟老师道歉为什么昨天没去学校。”

网红牵动人心的力量是那么强大,和他们的实际社会地位形成了对比。Fry 在专栏中写下了这一职位的矛盾点:

Charles 在被邀请去 Met Gala 时曾说,网红出现在这样的(高端)场合,有助于让这个群体在媒体表达上迈向正面积极的正确方向。虽然这种暗示网红是边缘群体的说法遭到了嘲讽,但确实唤起了人们对这一概念的重新思考——一方面,这些普通公民手握数百万粉丝,在品牌支持下也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有报告预计 2020 年的网红经济可达到 100 亿美元的市值),他们其实一点都不“普通”;另一方面,网红的真正力量在于他们的亲和力和关联性,传统明星作为营销工具时,我们被他们创造出的幻象所感染,但深知自己永远成不了他们,而网红给人的感觉是,只要使用他们的教程和产品,我们很容易就能像他们一样。这种普通人和明星交错的身份,本身就是矛盾。

网红是商业贸易的产物。传统明星的崛起靠创造性的作品,网红自己就是产品本身,但他们的商业本质却恰恰要建立在独一无二的“真实”的基础上,他们必须要表达出“我只是普通人,我对钱不感兴趣,我只是在推荐自己喜欢的产品,我真心想让你们更好”这样一种真诚的感受。 Westbrook 列举的 Charles 犯下的错误,就包括“为了金钱背叛友谊”,还有“你说你最真,你不能被收买,其实你就是被收买了。你没有保持节操,你是个骗子”,并发誓自己从不会花钱让别人推广自己的品牌,“因为我们的产品本身就很好”。

这种矛盾也许被粉丝们意识到了,但他们仍然选择投入战场。Wired 将粉丝站队的举动归类为“公共忠诚度美学”,表示“忠诚政治学”早已统治了网红文化。粉丝们将 Charles 对 Westbrook 的背叛行为视为对自己个人的背叛,这就是互联网资本主义的后果——他们知道是自己的订阅赋予了 Charles 权力,Charles 应该为自己的人设负责,当这个人设崩塌后,粉丝自然可以撤回自己的支持,把他的力量夺走。这一切都可以和 Charles 的美妆教程没有一点关系。

它早已超脱专业领域,不再是“美妆界的一桩小事”,而是和私人的价值认同更相关。因而其他网红甚至包括卡戴珊,也需要赶紧取关 Charles 向自己的粉丝表达立场,后者也在认真地查看 XXX 是否也取了关表了态站了队。在这场席卷粉圈的价值对垒中,你必须要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

这种文化下,真正的受害者可能是被迫围观这些事件,甚至是被逼表态的路人观众。

还有一位评论者也很好地总结了这次屠版——“最狂野的部分无关于站队和视角,是整起事件如实反映了当代文化中的自恋与过剩。”

题图来自 “Bye, Sister” 截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