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越来越多人用上电子产品,电子垃圾逐渐成为东非地区一大污染源

Amy Yee2019-05-19 06:39:54

这些地区的很多国家都缺乏妥善处理电子废弃物的设备和设施。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电 — 夜幕降临后,当垃圾堆满达累斯萨拉姆(Dar es Salaam)繁忙的卡里阿库(Kariakoo)市场的大街小巷时,压缩式垃圾车出动,开始清运。车辆缓慢前行,发出阵阵轰鸣,紧随其后的是清洁工,其中男的身着绿色制服,女的穿着裙子,脚蹬橡胶靴。

这些工作人员使用扫帚和铁铲,把常见的废弃蔬果垃圾、瓶子和塑料袋包装打扫干净,扔进垃圾车的料斗中,最后运往垃圾场。

在发展中国家,想让垃圾在人们的眼前消失着实不易。因此,按照正规程序收集垃圾的这一幕,标志着东非最大的城市达累斯萨拉姆在这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但使垃圾处理问题复杂化的,却是越来越多的电子废弃物。电子废弃物包括电脑显示器、电视机、手机等物品。

普通垃圾收集器不具备处理电子废弃物的能力。很多电子废弃物都被存储在仓库中或从垃圾堆中捡取回收利用,然后就掩埋掉。

虽然太阳能产品帮助了没有电的低收入农村居民,但也加重了电子废弃物的危害。在东非,太阳能发电欣欣向荣的同时,报废的铅酸电池和锂电池的数量也在增加:前者用于屋顶太阳能电池板,后者用于太阳能灯。电子废弃物可渗漏危险化学品到地下水中,损害环境;对那些用双手从垃圾堆中捡取可回收材料的人来说,也会造成伤害。

电子废弃物问题已经引起了更富裕国家的环保担忧;而在东非等地区,随着收入的提高,更多的人买得起电子产品,电子废弃物问题也越来越严重。

但这些地区的很多国家都缺乏妥善处理电子废弃物的设备和设施。

在坦桑尼亚,“没有任何针对如何处理危险材料的培训。”Green WastePro 的总经理艾伦·萨迪(Allan Suddih)称;Green WastePro 是坦桑尼亚的一家废弃物管理公司,不涉及电子废弃物的处理。

例如,在达累斯萨拉姆,铅酸电池通常用于汽车、备用电源系统和屋顶太阳能发电系统;工人在收集这些笨重的报废电池时,经常使用大刀把它们砍开,徒手把里面的酸液全部倒在地上。接着,他们把处理过的电池卖给工厂,工厂在熔炉中把铅废料熔化,再转卖给经销商。

根据在坦桑尼亚短暂经营过的一家公司 Phenix Recycling 撰写的报告:在整个处理过程中,铅污染了土壤和水,会导致人类出现脑损伤和其他健康问题。

2018 年,《科学研究和报告》杂志(Journal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Reports)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坦桑尼亚姆辛巴兹河(Msimbazi River)周围的水和土壤已经受到了电池、钢铁、油漆、食品加工和其他工厂废弃物的污染。样本显示,铬、铜和铅的水平已经远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的安全标准。

加尼马·尚齐(Ghanima Chanzi)是这篇论文的作者,也是达累斯萨拉姆水资源研究所(Water Institute)的工程师。她指出:“地下水很有可能已经被污染。”

夜幕下,达累斯萨拉姆卡里阿库市场上的垃圾收集。图片版权:Jacques Nkinzingab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尚齐说,辛巴兹河的水用于灌溉附近的菜地;她又补充道,坦桑尼亚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可以安全处理工业废弃物的系统。

在东非,报废的铅酸电池的主要来源,一是汽车蓄电池,二是应对频繁停电的备用电源系统。虽然随着太阳能发电产业的繁荣发展,产生的电子废弃物数量增加,但仍然仅占全部电子废弃物的一小部分。

“电力非洲”(Power Africa)是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一个项目。开发署与不同的合作伙伴合作,旨在 2030 年之前在非洲接入 2500 万到 3000 万个全新的太阳能发电系统。

全球电网外照明协会(Gogla)是代表电网外太阳能发电行业的一家非营利组织,其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 年上半年,主要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的公司售出了 370 万件太阳能产品,包括太阳能灯和屋顶太阳能发电系统。

当然,太阳能的好处显而易见。太阳能是一种可替代化石燃料的清洁能源,而化石燃料是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

太阳能提供了可再生能源,这通常比污染大的柴油和煤油发电机产生的电力便宜。

然而,太阳能灯的锂电池很难回收。报废的锂电池经常埋在地下,甚至与其他垃圾一起焚烧。

屋顶太阳能发电系统与铅酸电池连接。铅酸电池在维护得当的情况下,寿命可达 5 到 8 年;电池报废后,就被丢弃。

在东非,一些铅酸电池公司提供了正规的回收服务,但毕竟是杯水车薪。

全球电网外照明协会的项目经理德鲁·科尔宾(Drew Corbyn)也承认:“符合严格健康和安全标准的铅酸电池处理设施,数量严重不足。”

太阳能发电公司、行业捐赠者和投资者开始设法解决电子废弃物问题,特别是在环境污染和健康风险逐渐损害其绿色品牌的情况下。

德克兰·默里(Declan Murray)是英国爱丁堡大学的一名研究人员,其研究领域是非洲的电子废弃物。他指出:“只要行业树立积极主动的态度,现在就与当地和区域政府合作,那么就能防止以后的惩罚性措施。”

达累斯萨拉姆基戈戈地区(Kigogo)的一家商店,售有从废弃物中回收的电子产品。图片版权:Jacques Nkinzingab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关心社会福利的投资者经常有严格的环保和社会标准。他们也越来越担心危险的太阳能电子废弃物问题。

科尔宾指出,如果公司能够展示像样的电子废弃物管理计划,可能就容易受到投资者的青睐。然而,这是一项“挑战,需要进一步工作和投资。”

目前,英国和美国的援助机构已经承诺向相关公司拨款 100 万美元,用于解决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太阳能电子废弃物问题。该援助由美国国际开发署等组织扶持的全球飞跃奖(Global Leap Awards)项目提供。

例如,德国太阳能发电公司 Mobisol 正在与肯尼亚电池制造公司 Associated Battery Manufacturers 合作,还与 Enviroserve 建立了合作关系。Enviroserve 于 2017 年 12 月在卢旺达设立了一个电子废弃物回收中心。

中心的经理奥利维耶·姆贝拉(Olivier Mbera)称,该中心正在修建一个铅酸电池处理点,距离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大约一小时车程。

在肯尼亚内罗毕,报废的电子电气设备中心(Waste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 Equipment Centre)是该国唯一一个注册的电子废弃物回收站;该中心负责收集电池,把其中的复合材料运往欧洲。

一名男子正在筛选达累斯萨拉姆姆辛巴兹河中的垃圾。图片版权:Jacques Nkinzingab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Mobisol 公司也使用了技术,便于进行更好的维护。家用太阳能发电系统都有控制器,控制器配有调制解调器和 SIM 卡(用户身份识别卡)。

Mobisol 的公司可持续发展经理葆拉·贝尔内(Paula Berning)解释道:“控制器与我们的数据库通讯,向我们传达了系统性能、能耗和设备使用等信息。”

“如果产品有什么问题,我们肯定能发现。”

然而,尽管有解决电子废弃物问题的需要,但这不一定能保证处理此问题的企业能获得成功。Phenix Recycling 公司就是一个例子。公司的创始人是阿西娜·基里亚科保洛(Athina Kyriakopoulou),她在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的太阳能发电公司工作了好几年,也在这些地区看到了电子废弃物“令人担忧的”累积。

Phenix 从 M-Kopa 和 Mobisol 等太阳能发电公司客户收取电子废弃物,然后把难以处理的电路板和锂电池运往比利时,把太阳能电池板运往南非、以色列和比利时。

很多电子废弃物必须运往海外,完成符合国际标准的妥善回收。Phenix 也收取塑料和纸张等常见的可回收材料。

尽管回收服务的需求巨大,但很多这类公司仍然在努力争取获得扶持和资金。

比如,Phenix 曾一度于去年关闭。基里亚科保洛解释道,部分原因是“愿意为废弃物处理公司提供资金的投资者很少;同时,在缺乏监管或执法的条件下,各家公司也对处理废弃物付费犹豫不决。”

她指出,很多资金都投入到了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上,“但还没有足够的资金扶持成长中的公司。Phenix 创立得太早了,早了几年。”

但基里亚科保洛仍然乐观地认为,随着监管加强和竞争加剧,东非的电子废弃物回收状况将得到改善。Phenix 或许还有浴火重生的希望。


翻译:熊猫译社 夏晴

题图版权:Jacques Nkinzingab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