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Cover:Instagram上医生护士博主越来越多,流量也伴随争议

任思远2019-05-16 13:52:26

严肃、忙碌、谨慎的医生如何在日渐娱乐化的社交媒体经营形象?

聚集光鲜生活的 Instagram 上似乎并不缺乏有专长的博主。在健康和饮食方面,有不少“网红”都有自己的饮食、运动方法,甚至能凭自己的流量“带货”,比如新晋流行的素食博主,以及常见的健身博主。

在 Instagram 里,成为这样的人其实并不需要拥有专业资质。但是当真正的医生和护士以自己的身份为热点成为 Instagram 上的博主、并为粉丝提健康建议甚至“带货”的时候,事情就会变得不太一样。据 Vox 观察,越来越多的医生和护士开始在 Instagram 上开设账号,把自己营销成品牌,其中也不乏影响力很大的人。通过采访,Vox 梳理了这些拥有高薪酬、每天工作忙碌的人为什么开始加入“网红”阵营,以及和其他“网红”相比,他们面临什么问题。

Vox 认为,医生、护士的资质在让他们成为健康博主时更有优势,尤其是与不专业的博主相比较时,他们在 Instagram 上给出的建议更有说服力。有一些医生在开 Instagram 账号时就直接打出“打假”牌——针对那些给出不专业、不正确健康建议的网红:比如只吃水果的“纯素食者”、反对疫苗的人、以及号称自己来自“美容牙科”专业、是整容医生的博主。据 Vox 的报道,费城的医学博士 Austin Chiang 在去年和同行在 Instagram 上发起了 #VerifyHealthcare 的标签,号召医疗保健的专业人员在 Instagram 晒出自己的资格证,让公众免于被误导。

Instagram 上 #VerifyHealthcare 的标签下的帖子。

医护人员是拥有高薪、高社会地位、且一般很忙碌的群体,看起来似乎并不太需要成为“网红”。但是据 Vox 的报道,医护工作者们在给自己经营 “Instagram 个人品牌”时各有目的。

牙医 Joyce Kahng 经常在 Instagram 上发自己的日常和职业生活,在积累了 1 万多名粉丝后,她发现有四分之一的新患者都是先关注了自己的账号、然后来找她看病的。她认为这种方式使自己“在已经饱和的牙医市场上具有了新的竞争优势”。而对于护士来说,工作时间长、强度大,平时很难分身,但是收入一般。有一些人通过成为人气博主赚取能补贴生活的收入、甚至把这项副业作为未来转行的可能出路。

除此以外,还有医生和护士表示,在 Instagram 上发日常图片和段子、并与粉丝互动有一些舒压作用,原因还是他们日常的工作强度大,且非常严肃。Vox 采访了一位在芝加哥常在急诊室工作的医生 Dustin Harris,他在 Instagram 上面发关于工作的段子、meme、有时候还有些短诗(haiku)。这些让他觉得“能保持平衡”、“我工作、处理疾病,并且,伙计,我还能围绕这个写段有趣的 rap”。

医生和护士们的这些日常一面可能恰恰是一些受众感兴趣的。据 Vox 报道,除了想要获取健康建议的人,还有一部分受众就是关心医护博主们的生活状况,因为他们很少有机会了解医生们像普通人一样的日常。例如,其中一些受众是想在未来从事医护工作的人,他们在 Instagram 上能看到医生们的日程安排、工作状态,这些可能会帮助他们未来做出选择。

不过,医护博主们占有“专业资质”的优势,同时也会因此被更高的要求、甚至陷入一些道德相关的争议。最容易出现的争议就是商品广告,因为当医生代言某个产品、尤其是医疗保健品时,受众往往会把商品与“医生的专业指示”挂钩——即使产品可能只是没有药物作用的精油、或者美妆产品。

除了这个之外,更严重的道德争议可能恰恰围绕着受众好奇的内容:医生的职业生活可能涉及患者的隐私,而暴露这些隐私会违反美国 1996 年颁布的《健康保险便利和责任法案(HIPPA)》。

依据这项法案,患者有权利查看他们自己的医疗记录是被如何使用、被放在了哪,并且防止自己的保险公司和雇主知晓。但是有不少医生在 Instagram 上分享生活时,会透露自己将要做的手术和诊断的时间和地点、甚至现场图片或者沟通的信息。例如在 2015 年,美国的整形外科手术医生迈克尔·萨尔茨尔(Michael Salzhauer)就在自己的 Snapchat 上分享自己操作的吸脂术、以及乳房的手术的视频,拥有 100 多万的观看量。这种情况很容易陷入争议,因为就算是不出现患者的面部、或者甚至不透露患者手术的日期,熟识的家人或同事也是有可能猜出手术细节的。

Vox 认为,尽管医护博主们在 Instagram 上有了一些稳定的人设和不可替代的角色:比如打击虚假的保健信息、提供医护界的生活点滴,但还是有很大一部分医生并不知道怎么拿捏职业和社交网络结合的尺度。

大多数医生被训练得习惯使用精准的措辞、且不过多透露个人生活。因此,为求保险,一些医生可能只会把自己的专业演讲、或者解析图上传到网上——但这样的推文一般关注量较少。如果开始像大部分其他博主一样,公开生活、甚至把一些专业内容娱乐化,引发争议的风险会更大。因此,有非盈利组织在试图讨论出成型的方法,例如“医疗保健社交媒体协会(Association for Healthcare Social Media)”,专门探讨专业的医疗事物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

题图来自 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