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从狗、鸡到小麦、大米,10 个物种如何造就今天的世界?

曾梦龙2019-05-13 18:23:21

作为解剖学家、考古学家、人类学家、病理学家和积极参与公众事业的科学教授,罗伯茨在创作这一多元主题时具有独特优势。对于任何一个想要了解更新更深的人类历史及其预示的未来的人,《驯化》是一个很好入口。——《卫报》

作者简介:

艾丽丝·罗伯茨(Alice Roberts),医生、学者、作家、主持人,布里斯托大学解剖学讲师,伯明翰大学客座教授,横跨人类学、考古学、文明史、人体解剖与基因科学等领域。此前她已出版 5 部作品,也为 BBC 制作关于人类起源和进化的节目《神奇的人类旅程》,关于人体基因密码的《长命百岁》。

书籍摘录:

 鸡(节选)

在今天的任一时间点,地球上鸡的数量至少都比人的数量多 3 倍。鸡是这个星球上最常见的鸟类,为了满足人类的食用需求,每年要饲养和宰杀 600 亿只鸡。它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家养动物。但是在过去,情况并非如此。实际上,鸡在全球家养动物中占据优势地位并没有多久远。这一切都发端于 1945 年在美国发起的一场比赛,比赛目的是要寻找未来的鸡。

这场比赛是要使鸡农重新把重点放在生产鸡肉,而不是鸡蛋上,再就是要找出美国最肥的鸡来。这场比赛的赞助者是美国领先的家禽肉类零售商 A&P 食品公司,它于 1948 年拍摄了一部关于这场比赛的电影,并且给它取了一个很独特的名字——《明日之鸡》(Chicken-of -Tomorrow)。

电影开始是一个特写镜头,拍的是一笼子毛茸茸的小鸡,背景音乐是用双簧管演奏的忧伤乐曲。随后,音乐退去,镜头切换,我们看到有两个身着白衬衫的女子用手抚摸着叽叽喳喳的小鸡,将它们从一个笼子扔到另一个笼子。这时,旁白里,一个典型的美国资讯广告语响起:“你知道吗?鸡是这个国家的第三大农产品,产值高达 30 亿美元!”读这些脚本的正是电影制片人、播音员洛厄尔· 托马斯——直到 1952 年,他都是 20 世纪福克斯的新闻主播。

然后,我们看到,有更多的妇女在将鸡蛋码在蛋架上。“在提高母鸡产蛋量方面,鸡农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今天,母鸡平均年产蛋量为 154 枚,有的品种甚至年产蛋超过 300 枚。”这听起来不错,但是还不够好。旁白继续道:“但是,由于将重点放在了产蛋量上,鸡肉多少有点成了养鸡业的一个副产品。”接着,我们又看到两个身穿白外套的男子,他们检查了一下瘦骨嶙峋的死鸡,然后把它们倒挂在钩子上。节目介绍说,在战时,养鸡业获得了很大发展,填补了因为红肉短缺和限量供应造成的市场缺口。战争结束后,养鸡业的领军企业都担忧如何保持市场需求。于是 A&P 食品公司——前身为大西洋和太平洋茶叶公司,就站出来,资助了这一全国性的比赛。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鸡农和育种者找到“一只胸宽、身长、腿肥并有一层一层白肉的鸡来”。他们甚至还做了一个蜡像来展示希望未来的鸡长成什么样子。从根本上讲,他们希望鸡长得更像火鸡。

接下来,电影描述了各州的赛事情况。当然,人们很难把这一比赛当真,电影的背景音乐是很欢快的《自由钟进行曲》,它后来还被巨蟒剧团剽窃了。电影随后还介绍了鸡的胚胎学知识,其中有一段是鸡的胚胎在鸡蛋里成长的记录。为了让观众能清晰地看到,在鸡胚胎成长的每一阶段,电影播出的都是去掉了蛋壳的情形。

再回到蛋架上的那些鸡蛋。电影介绍说,所有进入全国决赛的鸡蛋都会在完全相同的条件下孵化,然后再把鸡养大。我们看到,有5位身着套装的工作人员正在对小鸡进行巡查,他们对情况表示满意。接着,电影里出现了一个穿着漂亮白色上衣、戴着一串珍珠项链的女子。她一头黑发垂在两侧,嘴唇上涂着鲜亮的口红。她用手捧起两只小鸡,然后贴到脸颊上,面露微笑。“这些小鸡很漂亮吧?当然是了,先生!”旁白充满热情地评论道。当然,这一双关语用错了地方。在这段轻松的插曲过后,电影又播出了那些男士给小鸡翅膀上绑上编号的情形,这可以算得上是“很艰巨的任务”了。

我们从电影中跟踪了解了这些小鸡短短 12 个星期的生命。它们长成了又大又漂亮的鸡,有一些是棕色的,有一些则有灰色的条纹,还有一些则洁白如雪。接着,它们就被装进运输箱里,然后再转到笼子里……很快又变成挂在钩子上的尸体,等待人们的评判。“每一种鸡中都有12 只被挑出并包装起来用于展览,而其他的则被送到生产线上去除内脏。”旁白介绍道。在那里工作的又都是女士了。鸡的腿被绑在类似衣架一样的东西上,被工作人员朝前推。在那里还有一位男士在对鸡进行检查。随后,我们就看到了最终的样子,一些作为样板的小公鸡被装进笼子里,而宰杀之后的鸡则被装箱,再用细金属线捆扎起来。但这时候,外面却出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有一位身穿白袍、头戴王冠的女士登场了,她乘坐一辆盖着白色皮草的马车,两侧都是美国国旗。她就是南希· 麦基——德玛瓦“明白之鸡”女王,人们把她称为“赛事之外的另一看点”。

然而,南希并没有使人们的注意力从真正的冠军身上移开很长时间。这些冠军就是那一群由查尔斯· 凡特雷斯和肯尼斯· 凡特雷斯用红色考尼什公鸡和新罕布什尔母鸡孵化的小鸡。这两种鸡的组合赢得了比赛,而且凡特雷斯兄弟在鸡的重量以及饲料转化成鸡肉重量的效率(即投入的资金所能生产的鸡肉量)上都获得了第一名。但是,这场比赛仅仅是个开始,而不是结束。这部电影也不仅仅是简单宣布一下比赛结果,而是要在 1951 年发起另一场全国比赛。在电影中,有许多身穿套装的男士都对未来比赛的前景表示出很乐观的态度。结尾时,旁白响起了,“即使在今天,家庭主妇们还都很喜欢吃改进型的肉鸡”,这时电影里有一群家庭主妇站成一排,沾满油的手拿着炸鸡腿,边吃边咧嘴笑。

很明显,这部电影是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拍摄的。在这个世界里,只有男人干真正的工作,而女人要么是手捧毛茸茸的小鸡贴到脸颊上做做样子,要么是做一些枯燥乏味的活计。在这个世界里,鸡都很瘦,而养鸡业者的梦想就是把鸡养成现在的样子:速生、丰满的白肉怪物。只有孵化方法没有变化。从一开始,肉鸡孵化就已经成为一个产业。电影一开始的旁白就把鸡称为一种“农产品”,这是多么形象的描述啊! 1948 年比赛中获胜的鸡的基因已经被植入我们今天所养的鸡身上。

比赛中获胜的红色考尼什鸡是与白色来亨鸡一起交配孵化的,而后者此前已经在纯种鸡那一组中获胜。这两种杂交鸡孵化出的鸡就是爱拔益加肉鸡,它取得了巨大成功。爱拔益加原来只是一个小农场,主营水果蔬菜,鸡的孵化只是副业。后来,它却成了美国各孵化公司的主要供货商。 1964 年,这家公司被纳尔逊· 洛克菲勒收购,随后急速扩张并登上了全球舞台。如今,中国有一半的鸡是源于爱拔益加鸡——那些参与比赛的鸡的后代。这听起来令人震惊,我们很难想象,人工孵化多么迅速、多么彻底地使鸡发生了变化。

养鸡业转变为一个巨大的全球性产业,所涉及的不仅有规模前所未有的选择性繁育,而且还有极为严格的孵化控制。今天,鸡的孵化和养殖是完全分开的。这一区分能够实现,是因为鸡蛋可以通过机器孵化,而不必依靠母鸡。鸡农养鸡的规模经常很大,但是,这些鸡却不是用于孵化小鸡的。孵化的任务由专业公司承担,主宰这一市场的只有两家大型跨国公司:安伟捷公司和科宝公司。

这些公司对于其种禽血统的控制非常严格。他们对鸡群的血统要保护三代的时间,然后培育出“父母代种鸡”,出售给肉鸡育种场,在那里,不同基因谱系的鸡被放在一起孵化,进行最终的混合。孵化出来的小鸡会被运往肉鸡“成长”养殖场,甚至连放养的有机肉鸡也有可能来自这些工业化的孵化场。当然,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孵化场专门孵化生长期较长的小鸡以供应传统市场和有机鸡肉市场。然而,绝大多数的鸡生长周期都很短——屠宰时仅仅活了 6 个星期。我们平常所吃的鸡,其实都是长得很快、很大的鸡,它们骨骼的末端甚至还没开始从软骨长成骨骼呢。在血统保护阶段的一只曾祖母级的母鸡,能够拥有 300 万只后代肉鸡,这一数目大得惊人,可是,它们都没有机会长到成年即遭屠宰。

除了从表型角度仔细控制种鸡的血统特点——对其成长轨迹、体重和进食进行严格审视,孵化鸡的人现在还利用基因组学打磨他们的选择性繁育技术。但是,遗传学的进步不仅能够对鸡进行基因分型,从而找出一些优良的基因变体,而且能够从基因上对鸡进行改良。目前市场上的鸡还没有经过基因改良,但是,相关技术正在一些研究所里进行测试。现在,已经有了能够对鸡和其他家畜家禽的基因进行编辑的手段,可以消除有害的 DNA ,加入优良的基因。这一方法要奏效,需要长期的努力研究。现在,研究人员正在加紧努力,以寻找使用上述方法改良家禽的途径。罗斯林研究所距离苏格兰 15 世纪的罗斯林教堂开车只需 7 分钟。丹· 布朗在《达· 芬奇密码》中曾对这座美丽的教堂进行了传奇般的描述。罗斯林研究所的专家正在忙于研究一种不同的鸡的血统,即一种不同的基因密码。于是,我去了中洛锡安郡,去见这些破解基因密码的专家。


题图为动画《小鸡快跑》剧照,来自: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