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5月13日,50年后,马来西亚“种族骚乱”的真相依然没有揭开

蔡一能2019-05-13 06:10:30

年轻一代正在呼吁正视历史,以真正实现族群和解

今天是 2019 年 5 月 13 日,这一年的第 133 天。

1969 年 5 月,马来西亚反对党在第三届全国选举中获得 50.9% 的选票,首次超越由巫统等政党组成的联盟。5 月 13 日,反对党和巫统的支持者在雪兰莪州和首都地区爆发流血冲突,执政的联盟当即将冲突归咎于反对党,并在首都等地实行戒严。

根据马来西亚官方报告,共有 196 人死于这场骚乱,其中华族 143 人,马来族 24 人,被捕者多达 9143 人,其中华族 5126 人,马来族 2077 人,印族 1874 人。

骚乱爆发后,马来西亚实行了 2 年的紧急状态,议会停摆,国家行动委员会(NOC)成为决策单位,系统性地冻结了公民与政治权利。1970 年,马来西亚政府公布了《国家原则》,鼓励公民“信奉上苍、忠于君国、维护宪法、尊崇法治、培养德行”。次年,马来西亚恢复议会制,但政权长期由巫统垄断,直至 2018 年。

传统上,马来西亚官方将五一三事件描述为一场种族冲突。二战后,马来西亚逐渐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成为一个多民族的独立国家。马来族是人口最多的族群,但华族在社会经济等领域处于优势地位,这种不平等酿成了两大族群之间的矛盾。

基于这一历史叙述,马来西亚政府于 1970 年提出了新经济政策,在教育、住房、公共工程等领域实行向马来族及土著倾斜的配额制,以缩小族群之间的社会与经济差距。1970 年代发展起来的石油、制造业,帮助缓和了马来西亚的社会矛盾。同时,政府也更为小心地处理种族关系,维持各族群政治权力的平衡。

对于五一三事件的历史事实,官方则选择低调处理,在中学教科书中亦甚少着墨。近年来,柯嘉逊博士、李光耀等学者或政治人物提出,五一三事件很可能是巫统权力斗争的结果。骚动不是自发的,而是经过了精心设计,巫统激进派试图借此逼宫路线温和的“国父”东古·阿卜杜勒·拉赫曼。东古于 1970 年辞职。

如今,年轻一代的马来西亚人对五一三事件所知有限。教科书的粗线条叙述、公开资料的贫乏、老一辈的谨慎与恐惧,都让真相显得遥不可及。五一三事件 50 周年之际,一些学者、媒体人和年轻学生都在呼吁正视历史,以真正实现族群和解。

此外还有:

五月风暴

1968 年的今天,法国工会组织举行总罢工,以声援巴黎学生的抗议活动。约 80 万学生、教师和工人在巴黎街头游行,要求戴高乐政府下台,并为此前的镇压行动负责。这是法国工人首次加入这场学生发起的社会运动。

从 1950 年代开始,法国高等教育不断扩张,造成学位贬值,而社会经济并没有为大学毕业生提供充分的就业与发展机会。长期积累的矛盾最终于 1968 年 5 月在巴黎各大学爆发。工人的加入让局势更为复杂,到 5 月下旬,参与罢工的工人已达到上千万,戴高乐政府和工会均拒绝作出让步。

经济瘫痪、社会动荡让抗议活动逐渐失去了民心。当年 6 月,戴高乐的政党在大选中大获全胜。新一届政府随后宣布改革教育和行政系统。

教皇遇袭

1981 年的今天,教皇若望·保禄二世(John Paul II)在圣彼得广场参加祷告活动时,连中四枪,所幸并未伤及要害。不久,教皇痊愈出院,一直工作至 2005 年去世。

警方在枪击现场逮捕了 23 岁的土耳其男子 Mehmet Ali Ağca。Ağca 曾是土耳其极端民族主义组织灰狼(Grey Wolves)的成员,1979 年谋杀了土耳其的一名左翼记者,之后越狱出逃。意大利法庭判处 Ağca 终身监禁,他在狱中得到了教皇的当面谅解,并于 2000 年获准提前出狱。不过,回到土耳其后,他因 1979 年的罪行再次入狱。

2014 年,重获自由的 Ağca 公开造访梵蒂冈,在若望·保禄二世的墓前敬献了一束白色玫瑰。他请求见到新任教皇方济各,未获批准。

赵作海

2010 年的今天,河南商丘人赵作海签字领取了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支付的 65 万元支票。其中,50 万元是国家赔偿金,15 万元是生活困难补助费。

1999 年,赵作海因一起“命案”被判死缓。2010 年 4 月,当年的“被害人”突然现身,才使这起冤案得到平反。

出狱后的赵作海做过公民代理人,当过环卫工,被长子擅自拿走了十余万元,和第二任妻子开过旅社,陷入过传销组织,遭遇过民间借贷跑路,吃过妻子代理的权健保健品65 万元的赔偿早已花完。也许没有第二个人像赵作海一样,不断被骗,不断得到媒体的跟踪报道与“特写”,却始终无法主宰人生。


题图来自:share.istudia.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