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Cover:美国精英大学的招生制度,能制衡资本主义和精英统治的游戏规则吗?

姜天涯2019-05-12 08:59:55

“这个游戏有利于富人和有权势的人,这是我们社会的延伸。”

3 月,美国司法部史上规模最大的高校招生腐败案公之于众,共有 50 人被逮捕和起诉。名为 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 的备考机构涉嫌代考或修改分数,贿赂高校体育教练,帮学生以体育特长生身份入学。

人们热衷于探讨案件本身,以及参与其中的名人丑闻。却较少反思招生机制本身可能潜在的问题,以及这些问题与美国社会的关联。

Vox 的一篇文章,从一名前精英高校的招生主管的视角,试图在“丑闻”之外,探讨招生过程、塑造这些过程的理想和价值观,以及为什么它们可能值得思考。文章由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前招生主管和创意写作助理教授 Jason England 撰写。

一般来说,申请美国本科院校时大致需要准备的材料有:高中官方成绩单、语言考试成绩(托福或者雅思)、标准化考试成绩(SAT 考试和 ACT 考试)、推荐信、申请文书(个人陈述以及学校提出的问题回答等)等。

私立高中的学生往往准备得更早、更充分

更有钱的学生,往往更早地做好申请准备。在申请流程中,有一种比一般录取早几个月进行的录取程序——“提前决定”(ED)。这类申请针对于目标学校非常明确的申请者。申请 ED 途径的学生只能申请一所开放 ED 录取的学校,而且一旦申请人被录取的话,就必须入读该校。

对于大学而言,能从“提前决定”中获益,因为它保证了其收益率(确定的学费收入),而“常规录取”(RD)则会存在不确定性。同时,学校要保持较高的入学率,录取人数和最终入读人数的比例,会影响学校的排名。而对于最顶尖的大学来说,即便学费收入不是问题,校方在也希望通过“提前决定”提前“锁定”优秀生源。

但 Jason 表示自己讨厌“提前决定”。“我们录取的大多数学生放在‘常规录取’中来看的话,并不特别。而选择‘提前决定’的申请人往往有深谙这一规律的私立高中顾问。这些学生往往来自更富裕的家庭,他们在确定大学方面领先一步:他们能够负担得起前一个夏天的校园参观费用,并且学费也不是问题,他们不用等待一个奖学金 offer。”

无论是在班上名列前茅,还是处于中等水平,从申请入学的提交材料上看,他们似乎已经为一所精英大学做好了准备。

在申请材料上,私立高中培养的学生很难被拒绝。为这些学校的申请者是“被准备”好的。他们往往有一个相对较高的 SAT 分数(反映了父母的收入和教育水平),和精心撰写的推荐信,而能帮助私立高中学生写推荐信的资源也比公立高中广。

在推荐信中,经常会出现一些词语,包括:求知欲、勤奋的、领导力、探索精神、是我 ** 年来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Jason 甚至在两年内,从同一位老师那里看到过三次“最优秀”)。但这一类推荐信,却并没能清楚告诉招生官,这名学生可能会为学校做出什么贡献。

另外,许多顶尖私立学校会“操作”自己的学校说明——在提交的高中成绩单中,模糊化学生在该校的成绩排名。一些私立学校根本不提供分数,用宽泛的词语来代替任何可衡量的成绩。一些在学生成绩排名上,使用了更宽泛的范围,招生官无法从中看出学生在高中阶段的成绩究竟是刚好排在 10% 之外,还是更接近前 50%。

精英大学之间的竞争

你应该如何定义未来学生的价值?学生应该反映大学的理想吗?招生人员是否应该首先重视上进心、独立思考和创造力?

从理论上讲,招生是对上述所有因素的综合估值。但在实践中,标准化考试成绩、班级排名和私立高中背景占据了主导地位。尽管大学是一个非盈利组织,但精英大学们仍然有着企业竞争的思路,需要与其它精英大学竞争。如果竞争对手的 SAT 成绩中位值为 1450 分,且他们的新生班级中有 60% 的人在高中时期成绩排名前 10%,那么你至少需要达到这个水平。

尽管标准化考试除了预测大学一年级的学业成绩和升级率外,几乎不能预测什么,但一些人仍然指出 SAT 分数与未来收入之间存在相关性。但用 SAT 来预测收入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因为家庭收入和教育水平可能已经决定了一个学生 SAT 的可能分数范围。Jason 认为自己的的个人或专业经验都无法证明,与 SAT1250 分的申请人相比,1440 分的申请人将成为一名更好的学生或更好的公民。

Jason 举了自己在招生办最后一年的一个例子。当时他面试了一名非常优秀的申请者,她的深度、谦逊的幽默感、干劲、成熟和批判性思维都给 Jason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没有高等学历,她在马萨诸塞州西部一个经济萧条的地区长大。她的成绩和课外活动表现都很好,但她的 SAT 分数比中位数低了 70 分。虽然 Jason 在委员会上极力推荐这位学生,认为“她正是那种能够进入我们校园,充分利用她一生所缺乏的资源,并在社会和学业上做出贡献的人”。但最终委员会的投票中,5 票反对、4 票赞成,这名学生仍旧被排出在外。

还有一点,男性——尤其是富裕的白人男性——比女性更有优势。其中的一个原因在于:体育运动。虽然没有人能给出一个足够可靠的答案来解释,为什么有一个强大的 D-III 体育项目对一所优秀的大学很重要。但事实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常春藤联盟”本身指的是美国东北部地区的 8 所私立大学组成的体育赛事联盟。一些人声称这提高了学生的士气;另一些人则认为,运动员毕业后会进入更赚钱的领域,而且更有可能为学校捐赠。

大学的作用是制衡美国资本主义和精英统治的游戏规则

Jason 表示:“任何一位称职的招生官都知道,像《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的‘最佳大学’排行榜这样的排名,都是植根于垃圾科学的资本主义事业。”

家长和学生应该明确学生自己的优势和兴趣是什么。什么环境最适合自己?自己最需要从校园和学校学习中获得什么?大学四年对社会和教育都很重要——合适的契合度远比能进入排名最高的学校重要得多。对于申请者来说,“确定你感兴趣的课程,该校学生的总体特性,以及教授在你的研究领域所做的工作”,这些才是更重要的衡量标准。

在成功人士撰写的“成功学”中,很少有人承认其出生和环境带给他的好处。这样做破坏了“美国梦”机器的一个关键齿轮——自我的神话,它把富裕孩子的内在优势变成无关紧要的传记脚注,同时把别人的劣势变成个人缺点。而整个社会创造的“证书体系”,其实更好地维护了富人的利益。

虽然,被什么大学录取并不能反映你作为一名学生的价值,当然也不能反映你作为一个人的价值。但对于弱势群体来说,一些学校被认为足以打开阶层流动的大门。上名牌大学可以使人建立了一个更优的社交网络,其中可能包括医生、律师、拥有多个高等学位和学术管理经验的人等。这就是平权行动的意义所在——使教育成为向上流动的真正手段。

在 Jason 看来,理想情况下,大学的作用是制衡美国资本主义和精英统治的游戏规则。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不是学生的失败,而是体系本身的失败。

招生官并不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人

招生官的工作是根据每个学生的具体情况对他们进行评估。面对成千上万的申请人,招生官可能要连续 16 小时工作,这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Jason 在一个会议上与全美各地的招生官交谈,他在那里遇到需要想要修复招生系统的人。但把纠正社会不公平的任务加诸于薪水较低、不受赏识的招生官时,这是不公平的。

“我不相信你能从内部改革大学招生制度。这个游戏有利于富人和有权势的人,这是我们社会的延伸。毫无疑问,这些精英院校有资金和智慧来重新思考招生和教育的目的,并相应地创新招生流程。但他们有这样做的愿望或投入吗?他们可能会满足于成为囤积钱财的堡垒,而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大多只是嘴上说说‘社会健康’问题。用 Albert Schweitzer 的话来说,‘我的知识是悲观的,但我的意愿和希望是乐观的。’”


题图来自 pexel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