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欧洲加大力度监管科技巨头,但也有声音说这么做可能过头了

Adam Satariano2019-05-08 15:24:50

“这会让我们共享信息和知识的全球资源平台发生改变,人们最终会得到不完整的信息”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西班牙升级反恐怖主义法后,有活动人士因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违法言论而获罪;德国从去年执行禁止发表仇恨言论的法规以来,有公民的 Twitter 账号遭到冻结;在荷兰,法庭根据一项隐私法裁定 Google 必须移除关于某位医生因医疗疏忽而受罚的搜索结果。

在过去五年里,欧洲相继制定了一系列新法规,严厉打击网上的暴力内容、仇恨言论和假消息,因而被视为全球最严厉的硅谷科技巨头的监管者。而现在,随着有人指控审查制度,认为这些规定可能成为某些政府压制不同声音的借口,人们开始质疑欧洲的监管政策是否太过头了。

欧洲各国政府正在陆续推行法律和政策限制网上言论,由此可能会造成更多意想不到的后果。上个月,英国提议任命一名网络监管者,并赋予其屏蔽不良网站的权力。欧盟则正在就一项法律展开辩论——该法律将要求科技公司必须快速删除与恐怖分子有关的网络内容。

加利大学尔湾分校的法律教授、联合国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David Kaye)认为,随着欧洲的立法越来越多,“对自由言论的保护标准将变低”。他补充说,欧洲的法规在侵蚀美国及其他西方民主国家主张避免审查社交媒体内容的共同信念,其中包括 YouTube、论坛和其他平台上的内容。

在欧洲掀起的辩论表明,在不扼杀个人言论的前提下,各国政府在试图监管不良信息时面临着种种困难。随着各国相继出台新法律或禁令限制网上内容,这种冲突可能会愈演愈烈。

上个月,斯里兰卡发生导致数百人伤亡的恐怖袭击事件后,当局暂时封锁了社交媒体。三月,新西兰的两座清真寺发生造成 50 人死亡的大屠杀事件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随即着手推动制定针对科技企业的限制令——在新西兰的大屠杀中,凶手利用社交媒体来宣扬自己的言论。新加坡也提议出台有关监管虚假或错误信息的法律,但评论家认为,此举可能会被用来打压不同意见。印度则正在考虑要对网上内容加大管理力度

科技企业也在呼吁制定更多监管措施,避免让自身平台单独承担相应的执法责任。Facebook 的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在三月提议国会制定有关社交媒体的法规,指出此举“将有助于清晰地界定公司、个人和政府各自应承担的责任”。在上周四(当地时间 5 月 2 日),Facebook 主动封锁了包括 Infowars 网站创始人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在内的几位极端主义者的账号,由此也被卷入有关审查制度的辩论之中。

欧盟委员会成员迪米特里·阿夫拉莫普洛斯(Dimitris Avramopoulos)正在推动制定更严厉的网络监管政策。他认为,社交媒体被用作传播恐怖主义、操控选举和散播仇恨言论的工具,而政府的干预行为是对此做出的合理回应。“互联网俨然已成为新的战场,”他说道。

伊恩·鲁塞尔(Ian Russell)批评 Instagram 等互联网公司在删除诱导自杀的内容方面做得还不够。他本来有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儿,但因受到不良信息的影响,这名女生在 2017 年自杀了。他认为,如果网络监管能够清除恶劣言论,大多数人都会接受合理的管制措施。

鲁塞尔是英国人,他成立了一家预防自杀的慈善团体——莫莉·罗丝基金会(Molly Rose Foundation)。他说:“我们不会觉得自己生活在独裁统治中,我们乐于遵纪守法。”

但是,也有一些欧洲人正在努力应付监管措施引发的余波。

53 岁的约尔格·鲁普(Jörg Rupp)是一位生活在德国马尔施(Malsch)的社工及政治活动人士。他说自己受到了欧洲新法的影响。2018 年 1 月,他发布了一条改编自德国歌曲《The Anarchist Pig》歌词的推文,在其中加入了嘲弄难民和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字眼。

随后,他的 Twitter 账号在三个小时内遭到了冻结。德国制定了全球最严格的仇恨言论法律——网络管制法(Network Enforcement Act),而在鲁普发布推文的时候,此法正好刚刚生效。该法律规定互联网公司必须在 24 小时内删除违法内容,否则将面临最高 5000 万欧元的罚款。

鲁普认为,该条推文采用的是讽刺的手法,尝试用右翼团体的语言展示他们的残忍行径。“现在,反讽变成了一件有风险的事,”他说道。“这对于言论自由来说不太好。”

鲁普在 Twitter 上拥有超过 2 千个粉丝。他说,他向 Twitter 的帮助中心发了几封邮件,表明自己在其他推文里是支持移民的,但这样的理由未获受理。随后,他花了 450 欧元聘请了一位律师,这才帮助自己重新恢复了账号。他说,现在自己在网上分享信息时会比较谨慎。

Twitter 指出,鲁普的账号违反了网站规定,因此遭到了冻结。诸如此类的推文被用户举报后,在诉诸“网络强制法”的法律程序之前,Twitter 会先考虑其内容是否违反了网站的内部政策。去年,该公司收到了超过 50 万个举报推文内容违反德国法律的投诉。现在,虽然该数据下降了 10%,但没有资料显示有多少被删推文是违反了 Twitter 的规定还是当地的法律。

沃尔夫冈·舒尔策(Wolfgang Schulz)是柏林亚力山大·冯·洪堡特互联网与社会研究所(Alexander von Humboldt Institute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的研究主任。他认为,德国法律没有像人们先前担心的那样导致大规模网络内容被屏蔽。但是,仅要求互联网公司处理不当言论,而没有让法庭或公共机构加以配合,这也会产生一些问题。他认为,当(公司)面临政治压力需要清理自身平台时,“删除内容是一种比较容易采取的举措”。

Twitter 在一份声明中称:“言论自由是我们的基本原则。”该声明还提到,“实施监管时,需要在保障人们的网上安全、保护不可剥夺的人权和维护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精神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Google 和 Facebook 对此未予置评。

据监察团体称,其他地方也出现了类似鲁普的案例。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表示,西班牙在 2015 年把社交媒体内容纳入反恐法之后,已有超过 60 人因不当言论而获罪。

卡桑德拉·薇拉(Cassandra Vera)就是其中一位。2017 年,因发表嘲笑前独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的一位心腹被暗杀的推文,时年 21 岁的她被西班牙当局定罪。“我没有错,但就算我是无辜的,也被拘留了,”薇拉说道。她被判监禁一年,而该事件后来成为西班牙讨论言论自由的导火索

从 2014 年起,被称为“被遗忘权”(Right to Be Forgotten)的欧洲隐私条例让人们得以要求 Google 删除有关个人信息的搜索结果,但也有人批评此举可能会屏蔽掉网上的合法内容。为符合相关法律,比利时和意大利的报纸从 2016 年起移除了一些旧文章。Google 也在去年被要求停止显示某些搜索结果,其中包括《卫报》在 2014 年报道一位荷兰医生未善待病人而被停职的消息。

维基百科的创始人吉米·威尔士(Jimmy Wales)认为,这些事件具有警示作用。他说,欧洲在监管方面做出的努力可能会割裂互联网,这样一来,人们从网上获取的内容可能会根据个人所在的位置而发生变化。

“这会让我们共享信息和知识的全球资源平台发生改变,人们最终会得到不完整的信息,”他说道。

欧洲对于互联网平台的监管力度还在进一步加强。上个月,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公司在一小时内删除与恐怖分子相关的内容,否则将面临重罚——罚金最高可达全球营业收入的 4%。不过该措施在正式生效之前,还需再经历一系列立法程序。

批评人士认为,该提案没有明确界定什么是不良信息,同时也让科技公司承担了过多的责任。去年 12 月,联合国代表曾警告,该提案里的规定“可能会侵犯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还有表达意见、言论和结社的自由,也可能会影响紧密相连的政治及公共利益进程”。

上个月,英国政府提议加大审查力度,删除互联网上的“有害”信息,其中包括涉及支持恐怖主义、煽动暴力、鼓励自杀、虚假信息和网络欺凌的内容,还有儿童可接触到的不良信息。

人权团体警告说,公众对科技公司的强烈抵制,可能被利用作为审查言论的借口。亲民主机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一直保持着对各国政府互联网政策的追踪。该机构称,马来西亚、埃及和肯尼亚等 17 个国家在采取或提议建立新的互联网监管措施时,都提到了“假消息”泛滥的问题。

网络无国界机构(Internet Without Borders)致力于持续追踪全球网络自由的发展状况。该机构执行总监朱莉·奥沃诺(Julie Owono)认为,欧洲的举措让“删帖”变得常规化。

她说:“只有当人们发表的内容不被任意打压时,才可能拥有言论表达上的自由。”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版权:Delcan & Company/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