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给吃的拍照的 100 种可能,都来自他们对食物“演技”的挖掘 | 了不起的小工作室

设计

给吃的拍照的 100 种可能,都来自他们对食物“演技”的挖掘 | 了不起的小工作室

李雅婷2019-05-08 13:40:33

“食物是有自己的气质的!”

Lantos Studio 认为每一个食物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即便是同一个苹果,它在不同场景里也有不同的可塑性,这会让它充满魅力。

基于对不同食物独特个性的考量,Lantos Studio 可以把美食做成微缩世界、风景大片、悬疑场景里的神秘线索……这个以平面设计为主的美食创意工作室总能让食物在他们的作品里特别有戏。

Lantos Studio 的主理人是夫妻档设计师梁斓旖和王嘉伟。妻子梁斓旖性格外向,长于视觉效果设计和后期处理。丈夫王嘉伟的性格则相对内敛,长于手工设计和实物的造型设计及材料运用能力。两人几乎负责了 Lantos Studio 的所有设计工作,只会在因项目工作量太大时招募实习生和设计师过来帮忙。

在 2016 年 Lantos Studio 成立之前,二人都在公司担任设计师,时常会配合公司要求在一起合作食物类的作品设计。久而久之食物就成为了他们工作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道具”,梁斓旖和王嘉伟也就是在那时发现了食物的个性。

梁斓旖和王嘉伟

“同一食物在不同场景里有无限的可能。”梁斓旖说,“从天然食材到加工食品,从新鲜到腐烂,哪怕是国内外的差异也会让食物具有多面性。这会让我看食物的角度和厨师不一样,我难以从味觉上演绎这种可能性,那我就尽量从视觉上去演绎这种东西。”

正因为食物是一种太基本的东西,从某种程度上说,这让 Lantos Studio 的创作成本和受众人群的范围都能因此受益。在确立作品主题的讨论初期,他们有时会把一本大百科全书摊开进行讨论。

Lantos Studio 成立后即创立了同名公众号,他们设计的作品也多发于这个平台之上。公众号根据创作的不同内容和主题主要分为三个栏目,FOOD GAMER、Superb Recipe 和 EDIBLE THEATRE 。

FOOD GAMER 主要是把日常生活中的材料变成食物,在 Lantos Studio 的第一期公众号推送中他们就选择了这个栏目,用触手可及的日常用品烹饪出诱人却“无法下口”的面。在这组作品中,胶管是通心面,啦啦队摇花是炒面,棉绳是捞面……而这些材料几乎全都来自 Lantos Studio 的工作室现场。

《明明是面》
《明明是面》
《明明是面》
《明明是面》
《明明是面》

“这个栏目可玩的点在于我们用不是食物的东西去体现它的食物性,这能打破大家对食物那种熟悉的感觉”梁斓旖解释道,“最难的事情是我们要去适应各种各样的材料,对于不熟悉的材料则要去重新学习这个东西。”

Superb Recipe 则更强调食物的视觉效果,尽可能满足好看这一要求。在这个栏目的内容设计中,Lantos Studio 会把色系相近的食物放在一块拍摄制作“大片”,时常也利用不同食物形状、长度的不同搭建一个“微缩的世界”出来。

这个项目源于梁斓旖和王嘉伟在家做饭时产生的一些想法,“虽然不是专业的厨师,但也想把食物或者食物做成后的视觉结果分享给大家”。

EDIBLE THEATRE 则是 Lantos Studio 更新最多也是工作室作品设计最为“重头”的部分,在这个栏目中食物成为故事的主角或讲述故事的关键元素,不只是食物,情节也一样有趣。

《浮生旅馆》是这个栏目较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Lantos Studio 为妓女、逃犯、杀手和女巫设计了居住在旅馆中的独特房间,不同门牌号的背后则有依据他们食物串联起的独特生活情景。

《浮生旅馆》中的“妓女”房间
《浮生旅馆》中的“妓女”房间
《浮生旅馆》中的“中年男子”房间
《浮生旅馆》中的“中年男子”房间
《浮生旅馆》中的“黑帮”房间
《浮生旅馆》中的“黑帮”房间
《浮生旅馆》中的“逃犯”房间
《浮生旅馆》中的“逃犯”房间
《浮生旅馆》中的“女巫”房间
《浮生旅馆》中的“女巫”房间

“食物是有自己的气质的!”梁斓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一个发了霉的面包,你就是能感受到一种贫穷的气息,人们不在意它,没有人吃它,它就这样平淡地被浪费掉了,因为它只是一片面包。那要是一瓶鱼子酱呢?你从价格上就能感觉到它们的属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就能很好地利用这些食物在本质上就不同的气息去讲不同的故事。”

梁斓旖非常喜欢侦探小说,且她和王嘉伟都爱看电影。她把自己的工作比作导演,“食材对于我来说就是演员,我会让它们去演我的各种剧本和故事,我觉得我和它们的关系是这样的。”

侦探小说中那种限定式的框架是梁斓旖最为着迷的地方,“阿加莎会把一群人框定在一个小岛上”。出于对侦探小说的喜爱,Lantos Studio 会把故事限定在一个特别小的场景里再用食物进行表达。这些场景可以是旅馆、理发店和超市,气氛也可以是暧昧、惊悚和温情。“食物真的是太奇妙了,它能演绎一切!”

“所谓演技,是它们自身赋予给自身的。食物现在对我们而言就是一众天然优秀的演员”。所以梁斓旖认为作为“导演”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去改变“演员”,而是为故事选择合适的演员,再创造出一个合适的时空场景去凸显演员的气质和特性。“像女巫房间的那个场景,我们会根据颜色和状态挑出符合女巫角色特性的食材,但也还是要把它们放在合适的场景里,我们的任务就是去设计这个场景。”

《燃情餐桌》也是 EDIBLE THEATRE 栏目的作品之一,此外这也是 Lantos Studio 为冈本设计制作的作品。Lantos Studio 在推送的开头就会让读者点开他们为这个主题设置的配乐,接着写道“影片开始,请翻转你的手掌/长长的冈本燃情餐桌 静候您的用餐”。

《燃情餐桌》
《燃情餐桌》
《燃情餐桌》
《燃情餐桌》
《燃情餐桌》
《燃情餐桌》
《燃情餐桌》

这套作品以俯拍的角度,按前后的时间顺序展示了办公室、主妇的厨房和武士等人物用餐的不同桌面。结合冈本的产品特点,作品设置了很多充满趣味性的隐喻。梁斓旖说像性这个主题是不接触商业合作 Lantos Studio 也会做的作品,因为性和食物一样都是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事情。他们在作品中加入了人,这其实又拓宽了作品呈现的可能性。

创作前夫妻俩在反复沟通后列下了很长的清单,先给出时空的限定,再开始讨论不同时代不同职业的人会是什么场景,然后又根据人的具体性格给出限定,最后融合了一些文学和电影的元素,最终确定下了这些情景。

梁斓旖和王嘉伟不工作的时候喜欢看电影,也琢磨电影里不同食材、道具所暗示的特殊意义。“我们会截图电影里的空镜头。我们拍没有人的静物,但又需要这个故事具有故事感或者新闻感,所以常会去看电影的做法,也关注除了食物外什么东西能体现合适的情感情境。”

Lantos Studio 的官方介绍是“中国最具玩趣精神的美食创意工作室”。 梁斓旖自己对“玩趣精神”的定义是,“要有大胆的想法,要有普通思路没有的创意,要在玩的过程里呈现结果,也要有趣味性”。

创意是 Lantos Studio 解释自己时的常用词,也是他们对的自己的标准和要求。 这意味着,“我们的作品一定要不一样,也一定要和之前的作品有所不同”。

食物之外,Lantos Studio 作品的另一个核心则是主题。呈现形式、场景设计、拍摄角度和色彩运用等等考虑都要从场景出发,从这个角度来看 Lantos Studio 的设计更像是一种语言,都是为了讲好他们真正意图表达的东西。

在设计中负责视觉的梁斓旖说自己选取色彩非常主观,充满活力的高饱和度的颜色和降饱和度的灰白色他们都会考虑。

《食石物者》
《食石物者》
《食石物者》
《食石物者》
《食石物者》
《食石物者》

“像《食石物者》这部作品,我们还是先考虑这个氛围需要表达的内容,再从纯视觉如何好看的角度对作品进行配色。但如果换了一个主题,主题中的主角变成了少女,说到少女就会用桃子去形容她,那作品或许就会大量使用粉色这个颜色,营造出一个整体的感觉。颜色的选择还是和故事性和主题有联系”。

而 Lantos Studio 作品的呈现形式也主要根据故事主题作出选择,“商业合作里会多要求微缩世界的多一点,但实际上我们并不拘泥于某一种固定的呈现方式。构图和取景就还是要和我们的内容相关联”。

Lantos Studio 曾设计过一个叫《宇航员日志》的作品,在这组设计中,宇航员在可可粉上留下脚印,方糖和巧克力豆变成了宇宙间行星,这是典型的微缩世界呈现方式。

《宇航员日志》
《宇航员日志》
《宇航员日志》
《宇航员日志》
《宇航员日志》
《宇航员日志》
《宇航员日志》

“宇航员的主题我需要呈现一个大空间,那我只能用小物件来凸显宏大,才能把你熟悉的事物放到一个截然不同的环境空间里,有时候做建筑物主题也需要微缩世界,这种时候就会根据空间大小再来调整这个事,我们是这样来考虑不同空间的呈现方式,也还是要根据内容和主题定下来的”。

Lantos Studio 制作一个作品需要几周到几个月不等,创意的确定时间则会更长。在梁斓旖和王嘉伟确定一个想法是否可以向前一步时,最常见的情况是随时都会有新的灵感出现,这会让创意和主题的孵化的时间变长和难以控制,很多想法在头脑里却一直想不清楚难以落实。

在创意主题都想清楚可以落实后,Lantos Studio 第一步是把头脑中的想法落实成文字,梳理出一个清晰的框架和结构出来。有了框架和结构之后开始确定配色,接着按照配色画一些草稿,制作成 PDF 的形式预先了解结果。

当主题、故事、内容框架和呈现形式的思路都有了以后。梁斓旖和王嘉伟则开始选择合适的食材充当演员。

“一般有两种情况,一个是我已经能明确自己想要什么食材,它是当季的现有的,所以可以直接购买。另一种情况是,我不知道我要用什么食材,那我就要去逛市场,看看什么更适合做故事里的主角”。

Lantos Studio 拍摄过程花絮照

接下来就是“最痛苦和难熬的拍摄制作过程”。梁斓旖边回顾以往的作品边解释这一过程,那些作品里光鲜亮丽的食物在拍摄时需要的悬空或固定并不简单,再根据食物的保鲜期限来看,他们总是要在实际拍摄过程中做很多和预想不一致的调整,有时一组内容也会拍不同的结果。“制作过程里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地方,我们会在后期里再进行调整。”

“最难的地方是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有的时候朋友看起来已经可以了,但我们还是想多试一下。按照结构一步步来还好,要是一个无限的题材,比如说建筑和家具这样的,这就没有个尽头了”。

“也有惊喜,制作过程中也会发现有的食物明明就那么普通,但在呈现出来的时候却那么特别,这个太有意思了。”

为避免浪费,夫妻俩会在拍摄完尽量把食物全都吃掉,有时也会邀请朋友一起用餐。有一只龙虾已经在他们家待了近两年了,因为对色泽没有要求,拍摄过程中每次需要龙虾时就会把它翻出来,拍摄完之后再重新冷冻好,现在这只龙虾已经成为了 Lantos Studio 作品的“固定演员”了。

梁斓旖在采访中回想了工作室成立至今,她和王嘉伟对食物的看法是否有变化。“知道了很多食材奇奇怪怪的保存办法……去国外喜欢逛市场,看市场就跟看景点一样……会花更多时间做饭了……也不太注意摆盘,我们只在工作上要求这点,生活里还是不要太苛求了。”

如今会有一些商业设计会主动找到 Lantos Studio ,他们会和对方明确彼此的独立性,需要设计制作的一方要能认同 Lantos Studio 给出参考的基础上能到达他们想要的效果,然后才会合作。

Lantos Studio 和饿了么合作的作品
Lantos Studio 和饿了么合作的作品
Lantos Studio 和饿了么合作的作品
Lantos Studio 和饿了么合作的作品

现在 Lantos Studio 的主要工作人员还是梁斓旖和王嘉伟两个人,梁斓旖把这看作是夫妻档合作的优点之一。

“最好的地方是我们彼此分享的东西没有任何好遮掩的。因为我经历过职场,创意这个东西有功利性,这个事情是无法抗拒的。而且创意这个事也很难说,谁付出多一点谁付出少一点,大家都要分得非常清楚,这个太麻烦了。而夫妻间的合作彼此没有时间要求和金钱束缚,我们很了解对方,能预知一个事情结果呈现出来的效果。从商业的角度来说, 我们不仅是创意总监,也是制作者本人,能从头至尾直接面对客户,这能节省很多沟通的时间成本”。

至于缺点,“那可就是太多了”。梁斓旖说起他们在创作中遇到的分歧,“最大的问题是会争执,而且因为两个人都身在其中,难以真正去判断好坏”。

“但这样的争执也是有好处的,能激发我们产生新的东西。我们一直在创作,一个作品的产生和创造会让我们不断地认同彼此。我们都能说服自己,是因为这样才有了好的结果”。


题图和文图由  Lantos Studio 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