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有人给纳粹大屠杀遇难女孩开了个社交账号,引起一些争议

刘璐天2019-05-05 09:46:13

“What if a girl in the Holocaust had Instagram?(如果大屠杀遇难女孩有 Ins 账号会怎么样?)”

“Hi! My name’s Eva.”

除了穿得有点复古,Eva Heyman 的 Instagram 账号看上去和普通女孩没什么不同。她出生于一个匈牙利小镇上的中产家庭。这里有 10 万居民,其中有五分之一是犹太人。父母离婚后,她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这天是 2 月 13 日,她的 13 岁生日。礼物是人生中的第一双高跟鞋,她穿着它们高兴地在公园里吃冰淇淋,发了张自拍,还遇到了她有点心动的男孩。这天她还开始记日记,写下自己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新闻摄影记者。

但真实的 Eva Heyman 在 13 岁生日的四个月后就死在了奥斯维辛,成为纳粹大屠杀的 600 万名犹太受害者之一。这是 1944 年,德国在这一年入侵匈牙利。战火蔓延得非常迅速。没多久,犹太居民就需要佩戴黄星,每天只能在早 9 点至 10 点间出门。仅 100 多天内,匈牙利就有 40 万名犹太人被送到奥斯维辛。

“实际上一切都被禁止了。但最可怕的是一切的惩罚都是死亡。”Eva Heyman 写道。日记停在了 1944 年 5 月 30 日。她在这天之后成为 40 万人的一员,并于 10 月 17 日被杀,是死在奥斯维辛的 150 万个孩子之一。她的母亲 Agnes Zsolt 活了下来,回家后发现了女儿的日记。但她最终选择了自杀。

Eva Stories 的官方预告片

75 年后,以色列的一名科技公司高管 Mati Kochavi 和他的女儿 Maya Kochavi 发现了 Eva 的日记。按照《纽约时报》的采访,他们实际上阅览了大概 30 本当年受害者的日记,最终决定选出 Eva 为她开通一个 Instagram 账号(“因为她最现代、最能引起共鸣”),在 5 月 1 日以色列大屠杀先烈纪念日那天上线,并于 5 月 2 日早上结束。

在此期间,这个名为“Eva Stories”的账号发布了 70 个帖子,包括时下最流行的短视频、表情符号或字母,记录了她从战前到最终被送去集中营之间的生活变化。Eva 由一名英国女演员扮演,拍摄花三周时间在乌克兰完成,共有 400 人参与, Mati Kochavi 为此投入了约 500 万美元。他将之称作一个非盈利的个人项目,希望以一种当代年轻人最习惯的方式普及大屠杀历史并纪念死难者。

他的担心也称得上有据可循。去年由“犹太人对德国物质索赔联合会”(Conference on Jewish Material Claims Against Germany)在美国委托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18 至 34 岁的千禧一代对于大屠杀的常识缺失最为显著。有 41% 的千禧一代认为被屠杀犹太人总数低于 200 万(实际上是 600 万);66% 的人不知道奥斯维辛是什么。

Mati Kochavi 称自己刻意没有寻求任何政府或官方机构的合作,“因为在以色列,大屠杀是个神圣的话题。我不希望就这个项目和政府有任何冲突,或者遇到没法过审的情况。”

“Eva Stories”在正式上线前在以色列进行了大规模的线上及户外广告牌推广。到处都能看见一张写着“What if a girl in the Holocaust had Instagram?(如果大屠杀遇难女孩有 Ins 账号会怎么样?)的海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于 4 月 29 日在个人 Instagram 和 Twitter 账号上表示了支持;以色列演员盖尔·加朵(Gal Gadot)以及美国喜剧演员萨拉·丝沃曼(Sarah Silverman)也在社交媒体上做了推荐。这使得该账号在上线 24 小时后粉丝数就超过了 100 万。

但该账号也引来了诸多争议。一些人认为,利用自拍文化及充斥着话题标签和表情包的大众视觉语言描绘大屠杀,是一种弱化和不尊重,“是对当代年轻人智力的羞辱”。还有人争论一些技术细节,比如 Eva 在日记中提到逃难住在贫民窟时的夜晚没有电用,就更不用说给手机充电刷 Instagram 了。

以色列音乐家及教师 Yuval Mendelson 是这种意见的代表之一。他在当地媒体 Haaretz 的专栏中指出这种做法既粗糙、品味也有问题,“一个轻浮的 Instagram 账号不是也不可能是一个合适的方式”。

以色列官方大屠杀纪念中心 Yad Vashem 在声明中表示,除了 Eva Stories 已公布的信息,中心对于该项目的任何情况都无了解。“Yad Vashem 认为出于纪念目的使用社交媒体平台是合理且有效的……我们也活跃地使用不同社交媒体渠道,虽然风格和方式不一样。我们发布的内容以真实材料及历史事实为依据,并且确保其既与公众相关,又对话题有足够的尊重。”

Yad Vashem 今年纪念大屠杀日的方式是策划了一个名为“Last Letters From the Holocaust: 1944”的线上展览,挑选了大屠杀遇难者与朋友及家人的部分信件做展示。

Mati Kochavi 对各种批评回应称:“为什么说不尊重?这就是人们如今交流的方式。我一点都不怀疑全球各地的年轻人希望看到严肃的内容,并且希望以合适的方式联系彼此。”

根据“Eva Stories”团队公布的数据,该账号浏览量已超过 1 亿次。


题图来自 Eva Stori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