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抗菌素耐药性问题日益严重,联合国就此发布紧急警告

Andrew Jacobs2019-05-01 06:40:00

“看到别人喝了不干净的水并感染了抗药性病菌,即使你不在乎他们的痛苦,你也必须承认病菌是不分国界的。它们会传播到我们这儿,然后把我们置于死地。我们必须让大家知道问题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联合国在本周一(当地时间 4 月 29 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警告称,随着危险传染病对越来越多的常用药物产生了抗药性,加之市场上缺少新药研发,世界正面临着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可能会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并使全球贫困人口激增,进一步拉大贫富国家之间的差距。

报告称,目前抗药性病菌感染每年都会夺走 70 万人的生命,其中有 23 万人死于抗药性结核病。对人类、牲畜和农作物滥用抗生素和抗真菌药物的做法正在加速危机的到来,然而公众对危险知之甚少,各国领导人也大多对此视而不见。据联合国一支专家小组表示,如果我们不采取一致行动,到 2050 年,抗药性感染每年可能会使 1000 万人死亡,并导致全球经济放缓、重蹈 2008 年金融危机的覆辙。

抗药性问题威胁着全世界的人们。据联合国专家预测,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在未来 30 年内会有 240 万人死于抗药性感染,从而使得膝关节置换手术、分娩等常规住院治疗比现在危险得多。

联合国抗菌素耐药性问题机构间协调小组(U.N. Interagency Coordination Group o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用了两年时间完成这份报告。小组负责人海尔耶苏斯·格塔洪博士(Dr. Haileyesus Getahun)表示:“这是一场无声的海啸。相比其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我们在这件事上缺少政治动力,但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抗菌素抗药性就会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该协调小组由公共卫生专家、政府部长和业内官员组成。他们呼吁成立一家独立机构,并向其提供与联合国气候变化问题小组同等的地位和资金资助。

报告中预测的可怕未来旨在提高公众意识、敦促各国领导人采取行动。报告还提出了一系列建议措施,其中包括:在全球范围内禁止以促进牲口生长为目的、给家畜使用对人类至关重要的抗生素;为制药公司研发新的抗菌素提供财政奖励;以及制定更严格的规定,限制那些民众经常无需处方就能在便利店买到药物的国家销售抗生素。卫生部门官员认为,这些措施有助于遏制抗药性病菌的兴起。

报告还强调了抗药性病菌传播过程中被忽视的几个方面:在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因为没有干净的水源和可靠的污水处理系统而受到感染。许多人因为贫穷而看不起医生,所以会从缺乏专业医疗知识的小贩手里购买廉价的抗生素。有时他们还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买到假药,这个问题已经导致了数百万人死亡,其中多数病例都发生在非洲。

为了遏制传染病的爆发,较富裕的国家应该资助贫困国家建设公共卫生系统,并确保更多的人能接种疫苗、买到正规的抗生素药物。

鉴于许多国家对抗药性病菌感染病例监测不力,卫生部门官员很难估测问题的严重性。据联合国为此次报告做的一份调查显示,146 个国家中有 39 个无法提供动物使用抗菌素的相关数据。专家指出,由于抗药性病菌会通过受污染的食物和水源进入人体,所以给动物使用抗菌素的做法是导致人类产生抗药反应的主要因素。

英格兰首席医务官、联合国协调小组的领导之一萨莉·戴维斯(Sally Davies)表示:“我们只是在盲目摸索,一边还想努力获取清晰的视野。”

报告首先呼吁联合国成员国制定监管政策,减少不必要的抗菌素使用。

报告的一大关键内容是呼吁政府推出新的激励措施,以鼓励企业研发新的抗菌类药物。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2010 年至 2014 年期间仅批准了 6 种新的抗菌类药物,其中大多数还是对原有药物类别的补充。相比之下,1980 年至 1984 年间共有 19 种新的抗菌类药物获得审批。

新药的稀缺与自由市场的反常经济现象有关。研发一种新的药物可能需要投入 5 亿美元,但为了避免病菌产生耐药性,医生也不能经常开处这种新药。即便他们给病人开了新药,多数病人也只会服用一到两个星期,所以制药公司的投入很难得到回报。

国际药品制造商协会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Pharmaceutical Manufacturers & Associations)总干事托马斯·库尔尼(Thomas Cueni)表示:“大家都认为应该研发新的抗生素,但是市场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

为了鼓励企业研发新药,政府可以为其提供高额补助,或是实行政策改革,对研发了新的有效抗生素并获批的企业进行补偿。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显示,全球每年对抗抗药性疾病需要花费 90 亿美元,如果政府愿意提供补助,那么它们很快就能收回成本。

库尔尼说:“联合国至少已提议要提供补助,这点我很欣赏。但我们不能光说不做,我们需要的是钱。”库尔尼同时也是 AMR 产业联盟(AMR Industry Alliance)主席,该协会致力于解决抗菌素耐药性的问题。

尽管如此,许多公共卫生倡导者认为这份报告进一步提升了人们对这场危机的关注,因为抗菌素耐药性也像气候变化、艾滋病等全球性问题一样,无法引起足够的重视。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抗药性抗生素行动中心(Antibiotic Resistance Action Center)主任兰斯·普莱斯(Lance Price)担心,由于特朗普政府一向反对多边合作,这份报告可能不会得到美国政府太多的支持。

他认为,恐惧才是改变现状的关键。

“看到别人喝了不干净的水并感染了抗药性病菌,即使你不在乎他们的痛苦,你也必须承认病菌是不分国界的,”他说。“它们会传播到我们这儿,然后把我们置于死地。我们必须让大家知道问题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Andrew Renneis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