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日本将迎来新天皇,电脑时代的年号更改成本很高

Ben Dooley, Makiko Inoue and Hisako Ueno2019-04-25 12:45:02

日本已经有整整一代人不曾经历年号的改变——上一次改变时,高速电脑的时代尚未到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东京电 — 数据丢失;邮件消失网络中;服务器再也连不上。

这全都要“归功”于日本新天皇的即位。

日本这个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将在 5 月 1 日开启新的天皇时代,日本各界正竞相在此之前更新软件、修改表格并印制新日历。对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区而言,那一天午夜的钟声敲响后,时间仍在 2019 年。而在日本各地,由于采用纪念在位天皇的年号纪元,5 月 1 日这一天将成为“令和”时代的第一天。

日本于数周前刚刚公布这一新年号,新年号将迫使日本庞大的官僚体系直接把纪年调回元年。专家将这次改变与步入 2000 年时世界遭遇的数字威胁——千年虫(Y2K)问题相提并论,只不过这次的规模和影响较小。

“更改年号会对有着复杂系统的大公司产生巨大影响,” 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情报处理振兴课副科长守谷学(Gaku Moriya)说。

拥有相对现代体系的大公司很可能会沉着地应对这一转变。然而,其全面影响尚不完全清楚,且对许多人而言,这次改变的代价也十分高昂。包括退税和婚姻登记在内的所有官方表格都使用年号纪年,这使得政府职员和企业都无法避免这个问题。

成本已在攀升。日本中部的工业中心名古屋估计,仅该市就将花费约 430 万美元用于新时代的准备工作。在古河市,政府雇员在为这一转变做准备时意外删除了 1650 个水费账单。据日本全国性电视台 NHK 报道,有骗子通过邮件诈骗老年人。他们以确保银行账户完成年号更迭为由,要求受害者提供个人信息。

对于那些在截止日期前无法完成文书工作的企业,METI 推荐了一种无疑很老派的解决方法:用刻有日文新年号的橡皮印章更改文件。

在东京郊区的一家小工厂,“令和”年号公布仅 3 日,泷口治(Osamu Takiguchi)和 20 多名工人便在加班加点赶制这一极具日本特色的产品订单。

千叶县一家工厂的工人正在准备印章。图片版权:Noriko Haya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些企业和公司不得不购买新的印章,以确保他们的文件通过官方的审查。图片版权:Noriko Haya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家工厂属于办公用品供应商 Hanko 21,其总经理泷口说:“头三天我们的橡胶就用完了。”他预计公司将在月底最后一刻迎来抢购潮,因此正在考虑雇临时工帮忙应对这一情况。

这些令人头痛的问题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讨论,即日本是否终于到了完全改用公历的时候。日本在与他国打交道及协调 2020 年奥运会这类全球事务方面采用公历。大多数日本公民也已经在个人生活中采用了公历。

律师山根次郎(Jiro Yamane)甚至就这一变更起诉政府,称强迫人们按照天皇的生命计时违反了宪法赋予公民的人格权。

“唯独日本存在于这一与众不同的空间与时间维度当中,”山根说,他将于 5 月底在东京地区法院申辩。“这与国际社会格格不入。”

他补充道:“日本人为什么要如此执迷于此呢?”

或许日本只是很难放弃传统。日本仍在大范围使用传真机。日本也是曾经标志性的音乐商店 Tower Records 仍在营业、售卖 CD 的最后几个地方之一。

对许多人来说,新时代象征着新的开始。政府部门预计,很多情侣将赶在新时代的第一天登记结婚。

日本于公元 7 世纪从中国引进了年号纪年,自 1970 年代末起,日本开始要求政府机构使用这种纪年法。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亚洲国家早已采用公历办公

日本已经有整整一代人不曾经历年号的改变——上一次改变时,高速电脑的时代尚未到来。

1989 年,裕仁天皇去世的同一天,日本宣布将年号从昭和改为平成。在 24 小时内,大部分更换标识和更新表格的初步工作都是手工完成的。

千叶县一家工厂的工作人员正在赶制刻有新年号的新印章。图片版权:Noriko Haya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一次的年号更迭更加有序。日本在 2017 年末就已经宣布了现任天皇明仁的退位日期,这给了日本近一年半的时间来准备。

但许多人并没有着手准备。METI 表示,截止至今年 3 月,在接受调查的 2700 多家企业中,有五分之一并没有为这一转变做好准备。日本政府则直至 4 月 1 日才向外界公布新年号的名称,此时距离变更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这也使得问题更加棘手。

METI 的守谷说,日本的一些政府和金融机构仍依赖过时的电脑系统,也因此最有可能遇到问题。

他说:“一些私营企业可能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个问题,也不知道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他还补充道,METI 私下一直在举办研讨会以提高民众的认识。

微软表示,将通过其云计算系统向客户推送更新后的软件。那些运行较老版本微软 Windows 的用户或是没有更新系统的用户很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在有些情况下,系统管理员可能不得不更新几乎与平成时代一样古老的操作系统。守谷说,转换过程可能会很棘手或代价高昂,但也可能迫使更多公司跟上时代的步伐。

“一些日本公司近二、三十年来都在使用同样的系统,”他说。“系统内部的情况已经无人能知。”

在印章厂,泷口说他公司的电脑系统正在由外部承包商更新。“我听说他们要帮我们换成西历。”

“他们说这样做是因为如果年号再变,修改系统会很头疼。”他说

网上订单源源不断地涌入该公司的收件箱时,一个女员工从化学试剂池里拿出了写着“令和”字样的红色橡胶薄片。另一名工人把它们切成小方块,其他工人会接着将这些小方块粘合在又长又薄的白色合成木材上。

泷口虽然对这个变化带来的业务感到高兴,但他承认,这也给他带来了一些困扰。

他说,日本财政年度是在 3 月结束,“这本来就是我们这行最忙的一个月,新年号带来的订单还让我们更忙了”。

“如果我们是在夏天知道新年号,事情就好办多了。”


翻译:熊猫译社 王奕琳

题图版权:Noriko Haya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