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Topic: 为自习空间移除近半藏书,耶鲁图书馆翻新计划遭学生抵制

张依依2019-04-24 13:14:42

“巴斯图书馆变成了巴斯客厅。”

今年1月,耶鲁大学的图书主管 Susan Gibbons 提出了一个看似毫无争议的计划:从本科图书馆的中心位置移出数以万计的书籍,为更多的自习桌椅腾出空间。

这项更新计划完成后,耶鲁历史悠久的巴斯图书馆预计将有 84000 本图书撤出转移,占全馆上架书目的 58 %。

一方面来讲,这似乎是无可指摘的,数字时代对于图书馆的冲击让它从一个借阅场所变得更接近于大学生的自习室。在过去十年中,巴斯图书馆馆藏的流通比例下降了近一半。在加上学生总数的不断增加,图书馆的座位变得尤为紧张。

这也顺应了全美大学校园图书馆的一个趋势,在空间和资源的两难问题面前选择前者优先。

耶鲁图书馆外部,右侧为巴斯图书馆。来源于 Wiki Commons

但这项提议迅速在耶鲁的学生群体中引起愤怒和抨击,他们认为这是对“书籍文化”的一种攻击,并让图书馆的意义本末倒置。

“学生们希望在书架的包围中工作。”耶鲁大学人文和哲学专业的 Leland Stange 表示,“是书籍的分量和厚重感让学生喜欢在图书馆学习,而不只是随便找一个休息室。”

“减少这个图书馆的书籍保有量,是为了让它变得现代化并且精简——就像机场航站楼一样,但这并不让人感到舒服。”即将毕业的 Olivia Facini 说,“谁会喜欢在机场航站楼里呆上很长时间?反正我不喜欢。每个人都讨厌转机的等待时间吧?我不想像在等待转机的航班一样,对待我的学业。”

另一些学生则相信,图书馆的浏览方式是线上档案无法替代的。“图书馆所拥有的潜力是,学生可以在阅览时随机地拿起一本陌生的书,并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计算机科学的大三学生 Felipe Pires 认为,“这不是网络的运作模式,这不是超链接的运作模式。”

英文教授 Leslie Brisman 在耶鲁每日新闻的社论版大力抨击了校方的改造计划。他认为这将“巴斯图书馆变成了巴斯客厅”,是让消费者兴趣凌驾于学术判断和图书馆价值观之上的糟糕案例。更不用说,这次“连消费者,也就是学生们,都并不买单”。

以 Leland Stange 为首的学生群体组织了一项线上请愿,抗议巴斯图书馆的改造;他们还发起了一项名为“阅览巴斯”的活动,近 1000 名学生参与其中,保证自己每周都至少从图书馆借出一本书,来显示年轻一代对于印刷文字的重视。

这场运动迅速获得了大量耶鲁大学本科生的支持,其中不仅有社科文学专业,还包括了许多原本较少从图书馆借书的,来自科学、技术和工程专业的学生。

校方没有预料到这项计划会引发如此之大的反响。为了应对这一骚动, Gibbons 后来宣布了一项更新版本的翻新计划。根据该计划,图书馆将保留 61000 份印刷品,而不是 40000 份。项目的新时间表保证了图书馆将在秋季学期开始前重新开放。 Gibbons 还发布了一份 Excel 电子表格,供学生和教授用来表明他们想要哪些书卷被保留在图书馆中。

题图来源于 Giph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