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美国最高法院将审理3个就业歧视案,与性少数人群有关

Adam Liptak2019-04-25 06:44:08

最高法院在这三个案子中作出的裁决将发挥风向标的作用,让我们首次看到以保守派为主的全新大法官阵容如何看待 L.G.B.T. 群体的权利问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美国华盛顿特区电 — 本周一(当地时间 4 月 22 日),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启动三个案件的审理工作,借此机会决定《1964 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所提供的禁止就业歧视保护措施是否适用于同性恋和跨性别者。最高法院在这三个案子中作出的裁决将发挥风向标的作用,让我们首次看到以保守派为主的全新大法官阵容如何看待 L.G.B.T. 群体的权利问题。

美国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简称 EEOC)表示,《1964 年民权法案》规定的禁止歧视原则应该适用于同性恋和跨性别者。但是特朗普政府却持相反意见,认为这部里程碑式的法律确实禁止基于种族、宗教信仰、民族血统和性别等因素的就业歧视,但是将这些保护措施解释为同样适用于同性恋和跨性别者实在有失公正。

去年夏天,在同性恋权利问题上持支持态度的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Justice Anthony M. Kennedy)宣布退休。最高法院此次决定审理的三个案件是自肯尼迪大法官正式退休以来该机构审理的第一批涉及 L.G.B.T. 群体权利的诉讼。接替肯尼迪大法官职位的是更为保守的布雷特·卡瓦诺大法官(Justice Brett M. Kavanaugh),他的到来可能改变最高法院在涉及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和跨性别者权利案件上的立场与态度。

司法实践过程中,大部分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所规定的“平等就业机会”条款不适用于同性恋。但是,位于纽约的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和位于芝加哥的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最近作出裁决,认定对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的歧视属于基于性别的歧视。

最高法院决定复审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位于纽约)审理过的高空快车公司诉扎达案(Altitude Express Inc. v. Zarda,案件编号 No. 17-1623)和联邦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位于亚特兰大)审理过的博斯托克诉乔治亚州克莱顿郡政府案(Bostock v. Clayton County, Ga,案件编号 No. 17-1618)。

联邦第二巡回上述法院审理案件的一审原告是担任跳伞教练的唐纳德·扎达(Donald Zarda),他称自己因为男同性恋的身份而被公司解雇。工作过程中,一位女性顾客明确表示自己不想在双人跳伞过程中与扎达紧紧地绑在一起。为了打消顾客的担忧,扎达解释说自己是“100% 的男同性恋”。随后,他便遭到公司解雇。

扎达根据《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所规定的“平等就业机会”条款提起诉讼,但是在一审中败诉。扎达在 2014 年的一起空中跳伞事故中丧生,之后他的遗产管理人选择继续上诉。

去年,由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econd Circuit)13 位意见相左的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同意接受扎达遗产管理人提出的上诉申请。代表多数派撰写判决的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特·卡兹曼(Chief Judge Robert A. Katzmann)在判决中写道:“至少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基于性取向的歧视与性别有关。因此,可以将基于性取向的歧视认定为性别歧视的一个组成部分。”

杰勒德·林奇法官(Judge Gerard E. Lynch)在判决书中的异议部分中提出,《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所规定的“平等就业机会”条款无法构成多数派法官们对该部法律解读和阐释的法律依据。

“作为一名美国公民而言,”他写道,“如果我早上醒来之后得知国会通过新的法律,将同性恋群体纳入受《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规定禁止就业歧视条款的适用群体范围之中,我会非常高兴。我坚信这一天终会到来,我也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如果我早上醒来之后得知,国会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就秘密通过类似的法律,我也同样感到高兴。但是现实情况是,我醒来之后发现国会没有通过类似法律,此前的美好场景只是存在于梦境之中。众所周知,国会的确没有以立法形式将同性恋群体纳入受《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规定禁止就业歧视条款的适用群体范围之中。”

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审理扎达案时见到了奇怪的一幕: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律师团队中都有联邦政府律师的身影。一位代表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在法庭上发表意见的律师表示,《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禁止因为雇员是同性恋而对其施加就业歧视。另一位代表特朗普政府在法庭上发表意见的律师则持相反意见。

联邦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审理案件的一审原告是一位儿童福利服务协调员,他表示自己因为男同性恋的身份而被雇主解雇。位于亚特兰大的联邦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判决他败诉。法官们在一份简短的法院共同意见(unsigned opinion,指巡回上诉法院的一致性判决,一般用于案情简单且紧迫的案件。其判决相对简单,无需对法院决定的理由做深入展开的总结,也不要求法官在判决上签名——译注)中引用了一份 1979 年的判例。该判例判决称:“因同性恋身份而遭到解雇的情况不属于《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禁止性条款所规定的范畴。”

最高法院还同意就《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禁止就业歧视条款是否适用于跨性别者的问题进行讨论。哈里斯殡仪馆诉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R.G. & G.R. Harris Funeral Homes v.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案件编号 No. 18-107)中,当事人艾梅·史蒂芬斯(Aimee Stephens)在 2013 年宣布自己是一名变性女性,以后会在工作场合身着女装。随后,她被自己工作多年的一家密歇根州殡仪馆解雇。

史蒂芬斯在给同事的信中写道:“我必须要说的是,宣布跨性别者身份这件事对我而言非常困难,需要鼓起极大的勇气才能做到。我的思想被囚禁在一个与之不相匹配的身体中,这让我感到深深的绝望和孤独。”

史蒂芬斯在这家殡仪馆工作了 6 年之久。同事们在作证时表示她是一个工作能力强且富有同情心的人。

收到史蒂芬斯信件两周后,殡仪馆的老板托马斯·罗斯特(Thomas Rost)决定将其解雇。当法官询问他“解雇史蒂芬斯的明确理由”时,罗斯特回答说:“因为他不再认为自己是一个男人。他想要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女人。”

位于辛辛那提的美国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ixth Circuit)作出支持史蒂芬斯的判决。该法院在判决中表示,针对跨性别者的歧视属于《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禁止性条款规定的范畴。

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在判决中写道:“仔细分析之后,我们认为在雇员因为跨性别者身份而遭到解雇案件中,雇主做出决定时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员工性别的影响。从本质上来看,‘基于性别因素’的歧视本来就包括因为员工改变性别而对其歧视。”

捍卫自由联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的约翰·布尔施(John J. Bursch)是殡仪馆的代理律师,他表示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以法律不允许的方式修改了联邦法律。

布尔施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政府机构和法院都没有修改联邦法律的权力,他们无权将《1964 年民权法案》中规定的禁止‘基于性别(sex)歧视’改成禁止‘基于性别身份(gender identity)歧视’——这种修改对将每一个人产生广泛的影响。殡仪馆希望为因失去挚爱亲人而深感悲痛的家人提供服务,但是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却将自己的政治目标置于痛失亲人家属的利益之上。”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詹姆斯·埃塞克斯(James D. Esseks)是史蒂芬斯和扎达遗产管理人的代理律师,他认为这两个案子事关公平的基本原则。

埃塞克斯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殡仪馆因为史蒂芬斯是跨性别者将其解雇,高空快车公司因为扎达是同性恋而将其解雇。如果最高法院最终认定两个雇主的行为合法,大部分美国人都会倍感震惊。这将是灾难性的判决,相当于将全美范围内的 L.G.B.T.Q. 群体划入二等公民的范畴。”

值得一提的是,史蒂芬斯案中还存在另一个法律问题。不管最高法院最终在《1964 年民权法案》第七章适用于基于跨性别者歧视的问题上作出何种判决,史蒂芬斯都有机会胜诉。最高法院在一份 1989 年的判决中写道,因为员工不符合性别刻板印象而对其歧视的行为属于性别歧视。

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也是基于这份判例选择支持史蒂芬斯的诉讼请求。他们认为,史蒂芬斯“自己希望的打扮方式和行为模式与雇主基于性别对其打扮方式和行为模式的看法存在矛盾”,因此才遭到解雇。

实际上,上述三个案件代表了不同法院对《1964 年民权法案》的不同解读。早在立法之初,法案起草者可能并没有想到自己用词所涵盖的内容范围会如此广泛。

今年一月,最高法院的尼尔·戈萨奇大法官(Justice Neil M. Gorsuch)在一个小的仲裁案件判决中表示,各级法院一般应该按照成文法制定时的环境和语境对其进行解读和阐释。最高法院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大法官(Justice Ruth Bader Ginsburg)在协同意见书(concurring opinion,同意大多数法官的意见,但不同意判决结果的推理过程——译注)中提出,不能总是按照这种方式解读成文法。

她引用一份先前的判例后写道:“国会可以通过立法来适应不断变化的时代和环境,管理社会秩序。法律环境或者社会背景出现变化时,成文法中使用语言所涉及范围也可能随之扩大或者缩小。这就要求法官将旧的法条适用于新的情况,或者认定旧的判例因为过时落伍而不再具有效力。”


翻译:糖醋冰红茶

题图版权:T.J. Kirkpatric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