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致幻剂用于创伤治疗有了新进展,经过 30 多年的申诉和研究 | TED 2019 现场

王毓婵 黄俊杰2019-04-20 13:38:31

不是让所有人滴 LSD high 起来,但也不是将它一禁了之。

2007 年,初代 iPhone 发布一个月后,致幻剂 LSD 之父瑞士化学家阿尔伯特·霍夫曼(Albert Hofmann)应朋友 Rick Doblin 的请求,手写了一封信给乔布斯,希望他能资助一项应用 LSD 的瑞士心理学研究,这是 LSD 销声匿迹后的首次心理治疗研究。

不久后,Rick Doblin 打通了乔布斯的电话。两人聊了半小时,期间乔布斯兴奋地说道“不如把它倒进自来水里,让所有人都 high 起来。”

“其实就算倒了也不会有用的。”在 TED 2019 大会现场,Doblin 大笑着对《好奇心日报》回忆起这次交流。不只是实际操作不可行,而且他也肯定不会同意这么做。Rick Doblin 是“迷幻研究多学科协会”(MAPS)的成立者,他一直在推动致幻剂的合理使用,不是让所有人 high 起来,当然也不是将它一禁了之。

不过他倒是理解乔布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基本上类似于让政客们都滴几滴,达成共识。事实上 MAPS 的很多支持者都有类似想法。

“研究发现,致幻剂会降低我们大脑中默认模式网络(default mode network)的活跃度。大脑的这一部分是我们产生自我意识、优先意识、个人需求的源头。”Rick Doblin 早先在演讲台上说,用药后,这一部分的活跃度下降,就像哥白尼发现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一样,人们更能够感受到自己之外的世界。

今天的世界充斥着各种冲突。人类历史上,当一个新强国诞生,战争或者至少对抗几乎都无法避免。Doblin 认为,人们需要找到方法改变对相互关系的预期,而不是争辩“我的国家更强”、“我的宗教更强”。

但 MAPS 在推进的东西实际得多。

1969 年,美国联邦法全面禁止 LSD,并新立了执行反迷幻药法案的委员会,包括 LSD、MDMA 在内的各种致幻剂都被禁用。

1986 年,MAPS 成立,Rick Doblin 开始为科学使用致幻剂而奔走。三十年过去,Rick Doblin 告赢了美国缉毒局(DEA),致幻剂也重新回到了实验室,纽约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伦敦帝国学院等均开展了相关研究。

Rick Doblin 如今也被视为推广科学使用 MDMA 的先锋人物。今年,他出现在了 TED 大会上谈了将它用于心理疾病治疗的可能,这也是 TED 年度大会首次邀请人上台谈致幻剂。

为了证明 LSD 中的主要成分 MDMA 配合心理疗法可以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抑郁症,药物成瘾等疾病,Rick Doblin 举出了两个例子。

“马赛尔是一位曾经历性暴力的女性。在很多年时间里她一直遭受 PTSD 的折磨。”Rick Doblin 说,1984 年,他们对她进行了 MDMA 心理治疗。在服用药物后,她主动说出了自己多年来恐惧的原因——对她实施性暴力的人曾威胁要加害她的家人,这令她在之后的很多年里一直有自杀的年头。

“MDMA 能够降低人类对死亡的恐惧,”Rick Doblin 说,这给了她分享故事的勇气,也更能打开她的心结,获得解脱。

Rick Doblin 解释说,相比正常人的大脑,PTSD 病人的海马体和前额皮质活跃度会下降,而杏仁核活跃度会上升。而 MDMA 则会相反地降低杏仁核的活跃度,提高前额皮质的活跃度,同时增强海马体与杏仁核之间的联系。这让人们体验到视角的转变,从而感受到更高的团结感,共享主义,利他主义,甚至精神联系。

PTSD 患者服用 MDMA 前后的大脑活动对比

另一个例子是一名从战场回来后得上了 PTSD 的美军士兵。Rick Doblin 说,同样是在服药接受心理治疗时,他也主动说出了自己从未向心理医生表露过的话:他将自己的心理痛苦视为一种对死亡战友的缅怀。同时治疗能够让他从死亡战友的角度去重新审视自己,意识到死去的朋友并不希望他这样活着,而是希望他能够充实地完成他们无法继续的人生。

MAPS 为 PTSD 患者制定的治疗方案。 “其实服用 MDMA 的心理治疗也是很难熬的。很多患者都说想不明白为什么它叫‘快乐药’。”Rick Doblin 说。

此前也有研究人员对 LSD 有类似的看法。“LSD 减少了你对自我的整体感。”苏黎世大学的研究人员,心理学家 Katrin Preller 说,简单来讲,LSD 让人类的自我消散,变得更加超脱,容易感受他人和周遭的环境,这就是为什么过去的 LSD 服用者总会产生自己和世界合而为一的感觉。

根据 Rick Doblin 提供的数据,当心理治疗不辅助使用 MDMA 时,完全治愈 PTSD 患者的成功率为 23%,当辅助使用 MDMA 时,成功率增长到了 56%。使用 MDMA 治疗 12 个月后的成功率可以达到 68%。

乔布斯最终并没有资助 Rick Doblin 的项目,但经过 30 年的努力,MAPS 所倡导的事情也变得不再像遥不可及的疯话了。2017 年 8 月 16 日,美国食药监局 FDA 批准了将 MDMA 用于指定 PTSD 的突破性治疗。

Doblin 的资助者非常多元,不仅包括索罗斯这样的左翼激进派领袖,还有帮特朗普参选的极右派 Steve Bannon。后者出资 100 万美元,希望能够将他的治疗方法用于退伍军人。

据 MAPS 称,截至 2016 年 6 月 30 日,超过 86.8 万名退伍军人从退伍军人事务部获得了 PTSD 残疾补助,估计每年的费用超过 170 亿美元。据估计,每天平均有 20 名退伍军人自杀。

乔布斯的遗孀劳琳·鲍威尔·乔布斯也出现在今年 TED 大会现场,她还向 MAPS 的支持者要了一件印有支持开放致幻剂医用研究的 T 恤衫。

重新开放致幻剂研究并不是一件易事。在过去 30 年中的大多数时间里,政府和社会对于这种药物的态度都很悲观。做实验,Doblin 要搞定的不只是 FDA,还有缉毒局 DEA、医学伦理和监管专家,以及各州的执法机构。

1984 年,因为 DEA 将 MDMA 加入了禁止制造、销售、购买或开处方的药物列表之中,Doblin 去跟政府打了官司。1986 年,法官判决 Doblin 胜诉,但 DEA 拖到 1988 年,又在上诉中获胜了。

Doblin 所在做的事情是前所未有的。因为自 1970 年美国通过《受控物质法》以来,还从来没有哪种药物上了 DEA 的名单之后还能被移除的。为了推动对于致幻剂的政策变化,Doblin 去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修了公共政策,他说这是自己去哈佛的唯一理由。

1953 年,一名叫奥尔森的美军化学药物研究人员,在喝下中情局加了 LSD 的威士忌后,从十楼跳下摔死,福特总统后来还亲自向奥尔森的遗孀道歉,赔偿 75 万美元。2017 年去世的美国邪教首领曼森也惯用 LSD 来洗脑教徒,用它来催生教徒的疯狂行为。这些例证一直都是推广致幻剂研究的障碍。

“你可以用刀杀人,也可以用刀吃饭。”采访间,Doblin 边意大利面边拿起餐刀笔划道,他说 60 年代至今数亿亿计用过药,但曼森家族只有一个。而曼森的洗脑工具也包括披头士的歌曲。

不过情况正在慢慢变好。Doblin 说,获得了 FDA 的批准之后,公众对致幻剂的认知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募资也容易了很多。但他现在并不急于找公司,还是希望保持非盈利。Doblin 现在主要在做的事情是培训治疗师。

今年下半年会有一批治疗师来 MAPS 受训,当中也有中国治疗师。他们先在线看 12 小时视频,关于我们的治疗方法、MDMA 的历史。之后花一周时间,受训者一起看具体的治疗视频,交流治疗具体做法的选择。这些都不直接接触致幻剂。

之后的阶段治疗师会到接触药物,在 FDA 的授权下。治疗师可以选择作为病患在授权下体验致幻剂,但这不是必须的。

最后的阶段是一个治疗师在督导下,为一位 PTSD 患者提供治疗。

一般是两人一组,一男一女。其中一位必须是持证治疗师,另一位可以是学生,没有执业资格但往这方面学习。两人一组是更有效的,但两个持证治疗师太贵了。

“我们还希望是有心理创伤治疗经验的人,不一定是战争创伤,也可以是治疗灾后创伤的。”Doblin 说。

去年,Doblin 出席了中国的一场有关 MDMA 的医疗研讨会,演讲者中包括以色列军队的治疗师。中国军方亦有治疗师出席。

Doblin 正在推动 MAPS 的事业全球化。“除了美国,我们也在以色列和加拿大开设了研究中心。”Doblin 说,2018 年 3 月,他们已经开始接触欧洲药管局。

最后,人们对于 LSD 的看法,常常走向“神化”与“妖魔化”两个极端。Doblin 在过去 30 年中一直在推动社会减少对 LSD 的妖魔化,但神化 LSD 的人也不在少数。因为大量传奇歌手、艺术家、科学家、科技界巨擘曾服用过 LSD,不少人将它看作提升创造力的灵药

“世上只有一种聪明药,叫做‘努力工作(Hardworking)’。”Doblin 回答说有一些关于服药和创造力的研究,但并不适用于所有人。

Doblin 的演讲结束后,TED 现场观众大半起立鼓掌。在《好奇心日报》采访期间,也有多人走过来对他表示祝贺。

多年来一直有人向 TED 推荐请 Doblin 做年度大会演讲。但直到两个半月之前,TED 负责人克里斯·安德森才发出邀请。同时,TED 要求 Doblin 需要把演讲中所有支撑其理论的研究数据都提供出来,并表示会在演讲上线后附上相关链接。

这种谨慎可能也代表了大多数人对致幻剂研究的态度。


题图/TED 所有配图/Rick Doblin、MAP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