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看好了,这就是无效率青年的无效率人生 | 100个生活大问题

文化

看好了,这就是无效率青年的无效率人生 | 100个生活大问题

王朝靖2019-04-19 12:35:27

无效率青年认清自己是个废柴的事实,认为收获幸福的途径,不在于把自己从废柴变成精英然后收获快乐,而是以废柴的身份努力找出快乐活下去。

人生下来就为了不停地工作的吗?

想要过好的生活一定要通过拼命挣钱来实现吗?

为什么我们非得要大的房子、买那么贵的沙发?为什么在家里吃饭要配精致的器皿和酒杯?

为什么人一定要变得更高更快更强啊?

无效率青年通常诞生于这样的一连串疑问。以及一系列绝望

“早上 7 点起床,7 点半出门,9 点才到公司,晚上常规加班到 9 点,回到家基本是深夜,养猫养狗都不敢,怕自己都养不好,别提养孩子了。”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忙碌不堪却没太大成长,找不到自我价值的认同,工资也低得可怜。”

“担心 5 年后还在做同样的事情。想辞职又怕找不到更好的公司,时刻处在想辞不辞的状态,一边摸鱼一边内疚。”

“想要休息,又害怕休息,厌恶忙碌,又希望忙碌。”

明明工作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的工具,现在自己却成了工作的工具;明明钱是为了能更方便生活,现在生活就是为了挣更多钱;明明上班是为了更好的休闲,现在休息日只够恢复劳动力,好进入下一周的工作。偶然看到监狱的囚犯作息表,从起床到睡觉,几点打卡集合几点开饭几点解散,四舍五入和自己每天的生活也没差。老板画的饼完全不相信,但是自己不偶尔给自己打点鸡血,就会陷入深刻的自我怀疑。一切都指向某个“也许会更好”的未来,现在多看几本书一万个小时后一定会成为有智慧有见识的人;现在坚持健身未来就能在六块腹肌上下黑白棋;只要我合理理财投资自己,就能搭乘下一个风口,摆脱枯燥乏味的工作。现在做的所有事都是为“未来”做准备的,「现在」只是通往「未来」的工具,「现在」永远在准备,永远让人不满意。

你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科技进步了,人类本应该可以把活分担给技术,省下时间来惬意地生活,现在反而连朝九晚五都保不住。你看到社会蓬勃发展,自己却对工作和职业发展越来越没有动力,充满迷茫,看不到希望。

就像你说不清「人类开始直立行走,究竟是解放了双手还是束缚了双脚」一样,你对自己工作生活消费娱乐都开始抱有不信任。

这种对“凡事都追求高效、以忙为荣、劳动至上”观念的不信任,诞生了一批“无效率青年”。无效率并非低效率,只是不再以效率为行事标准。他们认清自己是个废柴的事实,认为收获幸福的途径,不在于把自己从废柴变成精英然后收获快乐,而是以废柴的身份努力找出快乐活下去。

三浦展在《下流社会》里谈到,“为什么人类要不断攀登险峰?是因为期待着险峰之巅有令人惊奇的美景。倘若已经攀登至七成的高度,并且明知险峰之巅根本没有什么美景,而七成高度的地方却是山花烂漫,乱云飞渡,美不胜收,那么谁也不愿花费气力去攀登峰顶的。下流阶层的不求上进就跟登山是一个道理。”贫富差距加大、阶级固化、不愁吃穿但可支配的金钱和时间都在减少、压力和焦虑堆积信心低落。日本人热情低下,主观上不愿意「向上层阶级流动」,中国人想「向上」但力不能及,中日都出现了部分「下流阶层」人群。

和三浦展描述的「对全盘人生热情低下」的下流社会、社交网络流行的有怯懦的自我防御嫌疑的「佛系青年」、靠打零工攒钱玩游戏得过且过的“三和大神型”飞特族(Freeter),或是不升学不就业不进修终日无所事事的尼特族(NEET)不同,这里要谈论的“无效率青年”,是指仍然抱有追求幸福的动力,但不执著于既定的更好生活,而转寻求个人更好生活的一群人。所谓更好的生活,就是用更贵、更新、更独特、更先进的消费升级型“理想生活”,基于攀比的更优雅、更有气质、更具艺术感、更高职位、更有钱。而追求个人更好的生活,不在于不断赚取那些权威的符号来为自己背书,或是自顾自地「做自己,以自己的方式生活」,而是「以个体的身份跟外界发生更深的连接」。

为了讨论这句颇有些鸡汤味的口号,我们试着从吃穿、工作、娱乐、恋爱几个方面展现无效率青年都是如何尝试摆脱文章开头困境的。

无效率青年怎么吃

个体心理学里认为,困扰我们的焦虑大部分来自于自循环的情绪,即「对焦虑的焦虑」。晚上睡不着,晚点再睡就行了,可一旦我们意识到「我是不是失眠了」,那很可能就会因为「失眠」这个念头而真的整宿辗转难眠。

无效率青年并非不再关心饮食健康,他们也会通过研究健康食谱、运动锻炼来减少去医院的可能。只是他们认为,自我保护意识太强就没法坦然享受美食。 如果“无拘无束地吃炸鸡变成心怀愧疚地吃炸鸡”、“大开大合吃火锅变成昧着良心吃火锅”,喝可乐得配俩红枣、威士忌得兑枸杞,吃啥都得忧心忡忡心酸卡路里,倒不如“吃喜欢的东西,过短命的人生”。

和如何欣赏古典音乐、艺术作品一样,所谓自己和食物的关系,既选择符合自己口味和营养的食材,也会试着去尝试了解背后复杂的吃法和做法。努力一下发现太麻烦,就停留在好听/好看/好吃,也没什么问题。

但和朋友吃饭,比起去那些需要精心打扮、用餐时得小声说话的精致意大利西餐厅,模仿优雅名媛喝难喝却格调高雅的葡萄酒,无效率青年更愿意选择价格便宜、能大声喧哗嬉闹的廉价小酒馆。如果高级法式料理店并没有比东北烧烤吃起来更开心,无效率青年就不会为了撑场面请朋友去。

无效率青年怎么穿

三浦展在《第四消费时代》里把日本分成四个消费时期:

第一消费时代:西式商业社会逐步形成,开始有百货公司、电灯、写字楼;

第二消费时代:日本迎来经济大发展,家用电器开始批量生产,人们想要大众化、标准化的产品,东西越大越好,比别人有更大的房更大的车更大的彩电就更幸福;

第三消费时代:人们追求个性,对标准化量产化的东西嗤之以鼻,希望购买特色商品来体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不同场合要穿不同衣服配不同鞋戴不同表;

第四消费时代:消费的主力大多生长的家里「该有的都有了」,人们对用物质来填补欲望的兴趣更弱,认为和别人产生联系比买买买来得更快乐,更倾向于用各种美好的体验填补内心的空虚。

按照三浦展的分法,中国的年轻人大多处于第三消费时代,人们用消费来表达自己的与众不同。人和人之间的差异仅仅在于买什么品牌的商品。撞衫装包、隔天穿相同的衣服都会让人皱眉。

一个问题是,我们为什么不能跟别人一样?

当我们用攀比的视角肯定这个品牌否定那个品牌时,我们额外建起了一座把他人隔开的品牌墙,个性化的需求反而引发人与人之间的隔阂。

无效率青年不会放弃对穿得好看的追求,但比起更介意别人看到怎样的自己,对于好看这件事,他们更愿意从让自己舒适愉悦出发。无效率青年追求和衣服平等共处的状态,把衣服当做身体的延伸,既不是衣服的主人,也不会被衣服绑架。不买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衣服(不论是价格还是品性)。比如花 3 个月工资买一个三宅一生包,上地铁怕被挤出门玩怕磕坏背上班担心太惹眼去聚会又糟心撞包。

无效率青年希望和衣服相处起来轻松愉快,自己能作为衣架帮助衣服展示出它的质感,衣服也能成为装饰帮助自己扬长避短。

不用品牌鄙视链来挑选衣服,看到喜欢的衣服就买一打,并不以每天穿相同的衣服为耻,也不会觉得一身优衣库有啥不对劲。

无效率青年怎么工作

无效率青年对努力奋斗的人抱有很高的敬佩心,那些每周 6 天每天工作 12 小时的人给别人带来了很大便利,但是劳动至上的生活方式不是无效率青年的追求。“以最低限度的工作维持闲暇生活”才是他们的选择。无效率青年并不从“建功立业”里体现自我价值,放弃了通过拼命地挣钱来实现幸福。

不论是选择自由职业还是打零工,无效率青年一边提高自己的工作技能,一边把注意力转向「如何通过廉价或免费的商品,创造出‘高级’的生活方式」的贫穷但充实的生活方式。

无效率青年怎么消费

他们并不是反对消费主义,只是不希望自己的人生被消费主义淹没。和直到死的一刻也要储蓄的上一辈不同,他们没有刻意节省开支,若是压抑自己的欲望,节约就没有意义。

无效率青年认为,所谓的追求个性,更多的是品牌的个性,只要能上网,各路博主会为你准备好各款有格调的选择,拥有一样独特的东西再也不能体现你的眼光和品味。仅仅是买到更新更贵更稀有的东西,来吸引别人的目光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但是仅仅依靠消费,永远也抵消不了商家源源不断地为你创造出来的新欲望。与其把钱花在没完没了的攀比上,不如用钱买体验买「美好的时光」。这种消费观在三浦展的《第四消费时代》里有详细的描述。年轻人开始从物质以外的地方寻求幸福感。不在意品牌,更注重平价、高品质。比起用买买买来获得满足感,更倾向于旅游、社交等体验式消费。如今还觉得没钱买奢侈品生活就不够好,恐怕只有那些上了年纪的人。

无效率青年怎么恋爱

嘴上说不想相亲,却偷偷向什么拯救大龄二次猿、一周 CP 投了稿(并附上:是我的一个朋友,不是我)。有人来搭讪又总是嫌聊天麻烦高冷处理。每个月都在「好想谈恋爱」和「还是单身好」之间来回拉扯八百个回合。挑选伴侣最看中的品质是「对待服务员的态度是否友善」。遇到看对眼的,主张顺其自然,留足够的时间让感情发酵。不追求爱情要像钻石一样恒久不变,十分重视他人的感受,在意彼此之间的关系和距离。两个人在一起挺好,一个人也不错。

在相处的过程里,无效率青年在感情中并不追求所谓的「结果」。是否是「情侣」,是否是「夫妻」,无效率青年并不专注在这些名分上的命名,「小三、一夜情、出轨」这些词并不适用于无效率青年的感情。

那些由聪明人想出的规则,真理、哲学、信仰、神灵、道德、公式,他们并不依照这些来作为行动的依据。关心他人,追求惬意的心情,才是他们注意力集中的地方。比如「不出轨并不是因为出轨是件违背道德的事,而是因为出轨的话,妻子会十分伤心。」

他们并不追求精确的传达作为沟通方式,也并不急着为人和人之间的好感下定义。他们不会考虑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待和这个人的相见对自己有什么意义,对未来的自己是否有利,也不会觉得,反正以后还会再见,今天差不多就得了。 他们珍视当下相处的每一瞬间,即便恋情结束,他们通常也不知道怎么分手,「凭感觉这段恋情已经差不多走到尽头了,反正迟早要结束的话,就顺其自然吧,用不着自己去主动加快分手吧。」


题图、插图来自:郑舒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