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城镇化推高居民杠杆率,汇丰银行估算淮安家庭负债率达 188% | 好奇心小数据

龚方毅 谢金萍2019-04-19 19:06:20

这可能是一座人口流出的三四线城市,强行提高城镇化率付出的代价。

常住人口约 500 万人的淮安大概是江苏省内最与新闻绝缘的城市,它常作为周恩来的家乡被提及。2013 年央视两次将其纳入安徽省版图。之后它的标签又变成了全国首批共有产权房试点城市。

淮安共有产权房始于 2014 年。政府部门拆除城中村和棚户区,然后出资补贴拆迁户购买普通商品房,形成共有产权住房。在这个过程中,配合着农户搬迁进城入镇,淮安同宿迁、连云港、徐州等其他江苏棚改较多的城市一样,既满足了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提高城镇化率的要求,又解决了积压的商品房库存

4 月中旬,中国发改委发布新一年度的城镇化建设任务,继续要求各地城镇和户籍常住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至少按年增长 1%。这些变化中的百分比就是“城镇化率”。

淮安截至 2017 年年末的城镇化率约为 60%。低于江苏省平均水平,高于国家整体水平。

经济学家认为城镇化率高低和经济总量多寡呈正相关,城镇化是经济发展的结果:经济增长推动社会分工进一步分化,工业化水平提高也推高了生产效率,带来了收入增长。当非农行业收入超过农业,就会吸引劳动力从农村向城镇转移。

但如果一段时期城镇化率提升较大,而生产效率和人均收入的增长没有同比跟上,那么上述这种相互作用的力量就会减弱。地方统计数据显示,淮安城镇化率在 2006 年到 2017 年间提高 22 个百分点,但人均 GDP 和人均可支配收入之间的差距也在扩大。仅 2014-2017 年间,两者的比值就从 1.96 倍扩大到 2.7 倍。

城镇化进程中的另一个关乎民生的问题就是房地产价格的大幅上涨。对此,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观点是,固然地产价格上升有诸多因素,但其中之一 —— 收入分配差距扩大 —— 会提升社会储蓄率和相关投资需求。

在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大规模基建投资的发展模式又和地产价格上升紧密相连。而上升的房价反过来再加剧城乡间、城镇内部有房和无房群体的财富差距,继而进一步压制平均消费率,提高了投资率。

吉屋网统计的数据显示,淮安 2016 年新房均价不到 5000 元/平方米,到今年已经跃升至 8360 元/平方米。期间,不时有淮安或者江苏地方媒体以类似“淮安房价已疯狂到什么地步?”为题,探讨淮安的房价,并称“ 5000 元/平方米以下的房价在淮安已成为了历史”。当时淮安一些主要城区部分房价涨至万元。

而就在 2015 年淮安发布的《“十三五”住房城乡建设发展规划》中,报告撰写小组还专门提到“房地产去库存”要求迫切。报告提到 2015 年底,淮安市区已批准预售的库存商品房、已开工未预售的商品房和已出让土地未开工的商品房总计达 4200 万平方米,消化这些“库存”需要 5-6 年。

如我们前文所述,棚改解决了这一问题。淮安在“十三五”规划里提出未来五年内改造项目 257 个、81482 户,这一规模在中国指数研究院编制的长三角四线城市棚改规模中排名第 7。实际操作中,淮安棚改更激进,2016 年棚改完成率 145%、2017 年完成 138%。

中国指数研究院曾发布报告称,在没有大量人口作为支撑的三四线城市中,棚改成为拉动其房地产需求的重要因素,也是其房价上涨的主要原因。

问题在于这种内部人口转移能维持多久。和多数内陆三四线城市类似,淮安是一座典型的人口流出城市,常住人口长年少于户籍人口。2017 年末分别有 560 万户籍和 491 万常住人口。

我们曾分析过,如果一二线城市在本地居民购买力不足的情况下,尚可依靠其他地区或者省内外富人储蓄来支撑,那么三四线城市在人口流出的压力下,房价很可能难以为继、跌入下行区间。这个时候三四线城市房价要么跌回跟居民购买力匹配的位置,要么让居民进一步加杠杆,举债买房。

汇丰银行年初编制的多地家庭债务率报告似乎能印证这一点。它用家庭部门贷款和存款的比值作为居民负债率,在这一统计口径下,2017 年淮安的居民负债率高达 188% ,位列中国内地第一,排在其后的是安徽合肥、福建厦门、广东珠海和深圳。

除了家庭负债率,汇丰银行还把 2015-2017 年家庭住户贷存比变化、当地房地产投资占 GDP 的比重以及当地政府债务与 GDP 占比,作为四项衡量一座城市风险指数的因素。再通过人口流动、以及当地楼市供应两方面加以分析,最终得出淮安、珠海、厦门等 16 个风险系数较高的城市名单的报告。

我们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江苏省分行发布的分地区存贷款数据也做了测算,2018 年淮安住户部门负债率约为 92%,同汇丰银行的数据有较大出入。

这应该和计算口径差异有关。官方公布住户部门负债率包括家庭和非盈利组织机构。不过区间涨幅倒接近:汇丰银行计算 2017 年淮安家庭部门负债率较 2015 年高了 30 个百分点,我们计算 2018 年杠杆率较 2016 年高了约 26 个百分点。

投行的经济学家们也认为城镇化是导致居民杠杆率上升的强趋势性因素。中信建投宏观与债券研究首席分析师黄文涛在一份报告中说,购房贷款是中国居民部门加杠杆最重要的推动力,而非城镇人口向城市的转移,拉动对城市住宅的需求,构成了城镇化与居民部门杠杆率之间的联系。

他乐观的相信:历史城镇化人口转移所导致的住房需求可能尚未完全转化为购买力,中国居民部门的加杠杆周期或仍未结束,未来居民部门加杠杆的主要动力或仍在房地产。

可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经济增速已经大幅度放缓,家庭储蓄率稳中有降,约 250% 的宏观负债率也有降低或者放慢涨幅的需求,这使得总体投资规模难以像过去一样快速增长,低端制造业和房地产领域的一部分投资可能让位于市政和民生投资。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源:Photo by Tim Gouw on Unsplash,有裁剪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