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权力的游戏》执行制片,为什么被称作这部剧最重要的人?

Jeremy Egner2019-04-20 06:55:38

“我的工作就是将他们写出来的东西全搬到荧屏上去。”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为迎接魔幻史诗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第八季(即最后一季)第一集上周日(当地时间 4 月 14 日)在 HBO 的播出,这个月初,该剧过去及现在的主演参加了在无线电城音乐厅(Radio City Music Hall)举办的全球首映礼。不过在开始放映活动的演讲中,共同创作了该剧的大卫·贝尼奥夫(David Benioff)和 D·B·威斯(D.B. Weiss)向某个人表达了他们由衷的谢意——然而,大部分观众很可能并不认识那是谁。

“这部剧能有今天多亏了伯纳黛特·考尔菲尔德(Bernadette Caulfield),她是在世最伟大的制片人。”贝尼奥夫说道。

考尔菲尔德是这部剧的执行制片人,剧迷对她并不像对贝尼奥夫、维斯或者对演员艾米莉亚·克拉克(Emilia Clarke,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Daenerys Targaryen]的扮演者)、索菲·特纳(Sophie Turner,珊莎·史塔克[Sansa Stark]的扮演者)以及琳娜·海蒂(Lena Headey,瑟曦·兰尼斯特[Cersei Lannister])那般熟悉。不过,对于上述提到的那些人来说,她才是《权力的游戏》中的真正主角。

“她是我们这部剧跳动的心脏。”克拉克说道。

“我想成长为和她一样的女人。”特纳说道。

“真正的龙母。”海蒂说道。

“这部剧发生过的最美好的事情,没有之一。”贝尼奥夫和维斯在联合撰写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如此写道。

在这个剧集被高度剖析的年代,尽管编剧和剧集运作人都受到了赞扬,但是电视剧的制作主要依靠于那些默默无闻的人——节目前后字幕中列举出了他们的名字,正是他们将剧本变成了真正的电视剧。

这点在《权力的游戏》中尤甚。随着杂乱纷繁的剧情在各种环境中展开,从技术上来说,几乎可以肯定这是有史以来最为复杂的剧集。为了能够及时拍完第八季,有时会同时有五组人马(摄制组)在多个大洲拍戏。

而且他们拍摄的场景大多很复杂——《权力的游戏》会造成轰动,与其复杂的战争场面、着火的人以及偶尔出现的熊等叫人目瞪口呆的场景不无关系。它占据了北爱尔兰的悬崖、地窖和山洞。为拍摄暴动、叛乱和羞耻的裸体游行,它还封锁了西班牙以及克罗地亚的城市街道。而为拍摄绝境长城后面的世界,一组工作人员一头扎进了冰岛的暴风雪中。

不论你对这部剧的感受如何,它的规模和制作都堪称奇迹。仅仅在北爱尔兰,八季以来用到的临时演员就将近 13000 人。如果你问剧组人员,串联起这一切的关键人物是谁,几乎所有人的回答都是“伯妮”。

《权力的游戏》的创剧人 D·B·威斯(左)和大卫·贝尼奥夫(右),他们称考尔菲尔德(中)是“在世最伟大的制片人”。图片版权:Macall Polay/HBO

“没有她,整部剧集的制作早就崩盘了。”贝尼奥夫和威斯说道。

“我倒希望我有那么重要。”考尔菲尔德正在准备乔斯·韦登(Joss Whedon)的 HBO 新剧《The Nevers》的拍摄工作,我去英国找她时她这么对我说道,“但是显然它的实现靠得是一个很大的团队。”

那个团队包括了她的“左右手”——制片人克里斯·纽曼(Chris Newman)、剧集的美术指导黛博拉·莱利(Deborah Riley)以及其他许多人。不过,他们都表示,考尔菲尔德才是掌控一切的人,从极其复杂的后勤规划到预算、制作进度再到“剧组工作人员的健康快乐”等等,制作的方方面面全是她在监督。

然而,在考尔菲尔德看来,她的任务相对要简单许多。她说:“我的工作就是将他们写出来的东西全搬到荧屏上去。”

考尔菲尔德从小在纽约北部长大,在罗切斯特市(Rochester)上的高中,她还曾在罗切斯特当地的影院工作。1981 年,有一部电影在该地区拍摄,她签约成为了一名制片助理,并就此对演艺圈产生了兴趣——不出一年,她就搬去了洛杉矶。随着她在这个行业的地位不断上升,她开始与好莱坞一些最受人敬重的制片人合作,包括有史蒂文·布奇科(Steven Bochco),和他合作了《Brooklyn South》和《Philly》,迈克尔·曼(Michael Mann),和他合作了《抢劫凶杀重案组》(Robbery Homicide Division),以及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和托尼·斯科特(Tony Scott),和他们合作了《傲骨贤妻》(The Good Wife)。

她先后在《X 档案》(The X-Files)和 HBO 的一夫多妻剧《大爱》(Big Love)中担任制片人,并在这一过程中磨练了自己多方面的才能。随着《大爱》在 2011 年收官,她听到了 HBO 在英国拍摄“类似中世纪奇幻剧”的消息。《权力的游戏》第二季开拍前,制片人马克·赫法姆(Mark Huffam)离职了,于是就由她顶替。

鉴于《权力的游戏》早已成为了一场视觉盛宴,以至于大家很容易就忘记早期这是一部平静许多的剧集。那时候,龙是美化了的蜥蜴,而第一次的战争场面——黑水河之役——直到第二季末尾才出现。

第三季,随着新世界的出现,以及诸多更为极端元素的加入,譬如在某疯狂一幕中,塔斯的布蕾妮(格温多兰·克里斯蒂[Gwendoline Christie]饰)摆平的那头熊,剧中的场面有了更加恢弘的迹象。

“格温多兰说,‘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要和一头活生生的熊一起演戏。’然后大卫说,‘我懂,我也不敢相信伯妮竟然真的搞了头熊过来。’”考尔菲尔德大笑着回忆道,“除了那样做,我不觉得我还有别的选择。”

随着剧情的发展和预算的增长,从早期的每集 500 万美元到第八季的每集 1500 万美元,制作也变得宏大起来。如果超越自身不是这部剧每一季的明确目标的话,那么也会是一个从宗族冲突发展到横贯大陆的战争,再发展到为了人类的生存而和亡灵大军作战的故事的实际结果。

“我的工作就是将他们写出来的东西全搬到荧屏上去。”考尔菲尔德说道。图片版权:Macall Polay/HBO

“她可以在不丧失效率和核心的情况下,切实地扩大一季又一季的制作规模。”贝尼奥夫和威斯说道,“一年之内,要制作出十个小时的电视剧,且时长还要随着年份的增长而增加,那种压力会把其他很多版本的《权力的游戏》给压垮的,几乎只有伯妮的版本能够承受得住。”

考尔菲尔德若是不在某个遥远的片场,或者在某个室内摄影场(该剧在贝尔法斯特工作室的六个室内摄影场中拍摄)查看表演的话,她就会在制片办公室中制定计划:筹备新导演、新拍摄、新国家。“那真的可以说是‘会议的游戏’。”她说道。

但贝尼奥夫和威斯表示,正是她“对剧组所有人员深沉的爱”,让她深受那些她经常在极端的环境中来回支使的人的爱戴。

“我知道电缆有多重,我知道剧组人员要经历什么,因为我自己就嫁个了个摄影机车台场务。”她说,“有时候他会说,‘你爱你的剧组成员胜过爱我。’可能那个时候我的确是那样,因为我不得不那样做。”

最让人在情感上无法接受的是那些用火将人点着的日子。特技表演协调人通常会说摔倒是最危险的,但是在考尔菲尔德的记忆中,最危险的是第六季梅林城的决斗中的一幕,即龙大卓耿(Drogon)——片场用尾端绑着一个球的长杆代表那条龙——喷火点着了多个受害者。这一场景的实现涉及到将喷火枪放在一辆小车上,然后滚动过去点燃多名特技演员。

“他们说他们不担心,因为他们喜欢那样做。不过我觉得他们都疯了。”她说道。

考尔菲尔德的母性还延伸到了演员身上,随着剧集本身变得更加艰苦,演员的名气越来越高,他们的日程安排也越来越苛刻。“她真的像母亲一样,我们什么事都会去找她。”克拉克说道。

“就好像,‘听着,我知道我们在田野中央,现在是凌晨 3 点,我们已经是第二个月在晚上拍摄了,大家都被搞得筋疲力尽,每个人都在冲你大喊大叫,因为大家什么事都要去请教你,但是我能和你谈谈我下周要拍的这句多斯拉克语台词吗?’她补充道,“她会答应的。”

他们说,考尔菲尔德对焦虑的感知异于常人。据扮演洗心革面的詹姆·兰尼斯特(Jaime Lannister)一角的尼可拉·科斯特-瓦尔道(Nikolaj Coster-Waldau)回忆,有一次,他因为他个人的压力问题而处于发脾气的边缘。

“突然,她在我旁边非常温柔地说,‘嘿,你没事吧?’”他说道,“她说话的方式让我得以从外部审视自己,然后看到自己即将变成那种很可怕的演员。”他继续说道,“所以我真的很感激她阻止我成为一个彻底的傻瓜。”

考尔菲尔德承认,在《权力的游戏》中,无论她克服了多少日程安排、天气和预算方面的阻碍,在这样一部充满了冰与火以及各种各样的人类劳作的制作中,她的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她的情商。“我的确觉得自己很敏锐,能察觉出谁的笑容变少了。”

“我仍然会遇到很多不同的剧组人员,而你拥抱他们的时候就像你不想放手一样。”她说道,“很多人觉得是时候继续前进了,但是我也认为,如果这部剧再拍五年,大家还是会留下来再拍五年的。因为它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意义非凡。”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版权:Macall Polay/HBO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