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为什么巴黎圣母院的火灾会像野火那样蔓延?

Aurelien Breeden, Elian Peltier, Liz Alderman and Richard Pérez-Peña2019-04-18 12:43:49

尽管圣母院作为法国的历史文化遗产有其不可替代性,可它缺乏现代建筑所必需的基本消防保障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巴黎电 — 第一次火灾警报响起时,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内正进行着圣周星期一(当地时间 4 月 15 日)当天的最后一次弥撒。当时是下午 6:20,25 分钟之后圣母院将关上厚重的木门,当天不再对游客开放。

周二,巴黎检察官雷米·海茨(Rémy Heitz)表示,朝拜者、观光者和其他工作人员被疏散出了圣母院;有教堂工作人员上至阁楼,检查这片被称为“森林”的古老木梁构成的格子结构,但是并没有发现火源。

下午 6:43,第二次警报响起。此时距离第一次火灾警报只过去了 23 分钟,但此时返回阁楼的教堂工作人员却已面临着这样一个严重的问题:阁楼着火了。火势很快蔓延至整个顶层,一阵大风吹过,上方脆弱的塔尖也陷入了火海之中。

法国有关部门对巴黎圣母院火灾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目前,火灾的起因被认定是一起事故。

关于这起火灾还有许多未明之处,但现在已经显现出这样一个问题:尽管圣母院作为法国的历史文化遗产有其不可替代性,可它缺乏现代建筑所必需的基本消防保障,而这些消防措施已经在欧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其他古老大教堂上得到应用。

为了不改变这座地标性建筑的设计,或引入被认为会对支撑圣母院铅顶的木材造成更大风险的布线,巴黎圣母院并没有选择包括防火墙或自动喷水消防系统在内的一些防火元素。

巴黎历史协会(Paris History Association)会长皮埃尔·霍斯奥克斯(Pierre Housieaux)表示,由于存在风险,圣母院“一概拒绝在‘森林’内安装任何电气设备。所有人都知道,阁楼是最脆弱的部分。”

火灾给全世界珍爱的这座哥特式建筑瑰宝留下了伤痕,在巴黎市中心留下了巨大的伤口,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对于这其中部分决策不可避免的质疑。

法国建筑联合会(French Building Federation)主席雅克·夏努特(Jacques Chanut)表示:“这里有火灾探测系统是存在的,但没有防火分区。”他指的是其他地方通常用来控制火灾的结构。“这个例子很好地提醒了我们以后必须要考虑的因素。”

火灾发生后,火势完全不受阻挡地穿过阁楼和屋顶,蔓延而上直到塔尖北部的木结构。冒着火焰的塔尖如同罗马焰火筒矗立在城市上空,最后跌穿屋顶,轰然倒进了教堂。

燃烧的上部结构落到教堂地板上之际,一些内部陈设也着了火。

消防人员部署了一个装有坦克式履带和摄像头的机器人,将水管拖入教堂对准火焰;还使用遥控无人机、热成像仪等设备观察火势。

消防人员抢救出了包括烛台、雕像、家具陈设和宗教遗迹(如与圣路易斯有关的亚麻织物、耶稣佩戴的圣荆棘冠)在内的无可取代的艺术品。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称救援人员手拉手组成了一条人链,将这些珍贵的艺术品从大火中转移出来。

但由于教堂缺乏消防措施,消防人员能做的只有这些。

图片版权:Ludovic Marin/Pool via The New York Times

法国国立文献学校(École National ale des Chartes)前院长让-米歇尔·勒尼奥德(Jean-Michel Leniaud)表示:“由于缺乏消防安全措施,火势迅速蔓延。如果到处都有喷洒装置,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但事实并非如此。”

周二,勒尼奥德在参观圣母院的内部时表示,圣母院的所有权及维护归国家管理,且国家对所有的建筑物都制定了消防安全规定,但“有时很难实施”。

矛盾的是,对于圣母院最珍贵的一些结构来说,情况尤其如此。勒尼奥德表示:“一直以来,人们都在犹豫是否要破坏这座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面貌。”

爱丁堡大学火灾调查客座教授吉姆·莱盖特(Jim Lygate)表示,在消防人员赶到前,由于缺乏障碍物(有时也称为防火墙),大火得以席卷屋顶下方的空地。他表示,出于这一原因,英国法律规定类似结构必须要设置这样的障碍物。

这并不是说巴黎的消防人员对潜在的灾难毫无准备。很多消防人员经常在圣母院进行针对此类紧急情况的演习。而事实也证明,这种做法对于挽救圣母院的许多宝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巴黎消防队发言人加布里埃尔·普拉斯(Gabriel Plus)说:“我们不会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采取行动。我们了解大教堂。因此,我们知道在发生类似情况时应该怎么做。例如,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在塞纳河上快速部署船只来抽取大量的水。”

普拉斯表示,大约有 500 名消防员参与此次救灾,一部分人负责打开水管瞄准大火。其中 100 人专门负责拯救圣母院内的宗教和文化宝藏。

他说:“一旦我们意识到屋顶将部分失守,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阻止两座塔楼起火,减少损失。”

法国内政部副部长劳伦特·努涅斯(Laurent Nuñez)表示,大约有 20 名消防员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塔楼救灾,“这座建筑才得以保存。”

他说:“15 分钟或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阁楼木材发生重大火灾的危害如何,众人皆知。

图片版权:Christophe Petit Tesson/Pool via The New York Times

周二,巴黎圣母院的主教帕特里克·肖维(Msgr. Patrick Chauvet)告诉法国广播电台 France Inter 称:“教堂里配置了消防检测器。他们会一天上阁楼查看三次,在木制屋顶下方做一次评估。”

圣母院发言人安德烈·费诺(André Finot)表示,圣母院地面的指挥站每天都有一名现场消防员和一名保安值班。如果火灾警报响起,消防员将派遣保安前往警报响起处查看。

普拉斯表示,巴黎消防员去年在巴黎圣母院举行了两次演习,重点是保护文物和艺术品。

负责检查法国名胜古迹的官员何塞·瓦斯·德·马托斯(José Vaz de Matos)中校说:“大量的无价藏品得以保存并运到了安全的地方。但部分受到火灾影响的大型物品仍在圣母院内。”

他表示:“目前,我们无法派遣我们的队伍将这些藏品运出来。”

到周一深夜,大部分的损失已经造成。直到周二上午,消防队才宣布大火已经扑灭,他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寻找热点,并继续从圣母院中拖出贵重物品。

法国文化部长弗兰克·莱斯特(Franck Riester)周二表示,大教堂著名的玫瑰花窗似乎并未受损。但是天花板上有三个大洞,其中一个是由于塔尖倒塌造成的。

大火发生前,圣母院已经着手修复工作,大部分建筑都被不断架起来的脚手架围绕。Le Bras Frères 公司负责处理圣母院的脚手架工作,其首席执行官朱利安·勒布拉斯(Julien Le Bras)告诉记者,现场干活的有 12 名工人,但火灾期间均不在场。

专家表示,修复工作通常会涉及到易燃的化学品和电动工具,这些和电线一样,不可避免会存在火灾风险。

巴黎历史协会主席霍斯奥克斯指出,过去十年里,拉罗谢尔(La Rochelle)市政厅和巴黎塞纳河上圣路易岛(Île Saint-Louis)的 Lambert 酒店都因修复工作引起的火灾而毁于一旦。

圣母院建筑工程师兼志愿者导游奥利维尔·德·查罗斯(Olivier De Chalus)说,巴黎圣母院的修复项目以加固塔楼和修复一些阁楼横梁为主。他将屋顶下方的建筑称作“圣母院的瑰宝、许多人无法得见的真正的艺术品。”

但专家表示,很多横梁可以追溯到 12 世纪和 13 世纪圣母院建造之初,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横梁也变得异常干燥。

有关官员称,专家将对圣母院进行分析,评估倒塌的风险。圣母院的稳固工作可能包括拆除受损的脚手架、建立新的脚手架;那些可能在火灾中受损、被雨水冲刷侵蚀的石头间的砂浆也需要采取保护措施。

法国内政部副部长努涅斯说,虽然“整体结构完好无损”,但检查人员已经在拱形天花板和北部耳堂的山形墙上发现了“破洞”。他表示,作为预防措施,住在大教堂北部边缘 Rue du Cloître 街五栋公寓楼的居民将被疏散 48 小时。

海茨表示,将近 50 名调查人员正在调查火灾发生的原因,但他警告称,调查将会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他表示,到目前为止,他们假设这场大火是一次意外。

他说:“现阶段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是一起主动(放火)行为。”


翻译: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版权:Christophe Petit Tesson/Pool via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