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Cover: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提出补偿奴隶后代,难在哪里?

张晨曦2019-04-17 06:52:46

“关键是,数百万人的无偿劳动以及奴隶制的遗留物、吉姆‧克劳法、抵押贷款中的歧视、基于种族的大规模监禁——为个人和白人社会整体创造了无需补偿的财富。”

临近 2020 年大选,补偿奴隶的后代突然成为竞选活动的热门话题。

这并不是很新的话题,但过去一直在主流之外。它最早可以追溯到南北战争结束后,联邦政府当时承诺将给每个奴隶“40 英亩土地和一头骡子”,但最终食言。不过,著名记者、作家 Ta-Nehisi Coates 在 2014 年的《大西洋月刊》中刊登的长文 The Case for Reparations (《赔偿案例》)将这个问题带到了主流视野中。

一些民主党竞选人现在提出一些赔偿口号,用以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参议员 Cory Booker 提出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设立一个委员会来研究可能的赔偿;参议员 Kamala Harris 告诉广播节目主持人,面对经济不平等应考虑赔偿的想法。

CNN 的一篇文章从赔偿金额、赔偿方式、反对原因、公众态度几个方面探讨了对奴隶后代的赔偿问题。

应该赔多少,由谁来赔?

学者、律师和活动家们给出的具体数字很受争议,主要是悬殊太大。

人类学家、作家 Jason Hickel 在 2018 年的著作 The Divide: Global Inequality from Conquest to Free Markets 中说:“据估计,仅美国就可以从 1619 年 - 1865 年间共计 2 亿多小时对奴隶的强迫劳动中受益。按美国最低工资标准计算,目前利息为 97 万亿美元。”

一些学者给的数字相对温和一些,比如康涅狄格大学助理教授 Thomas Craemer 在 2015 年报告中指出,他估计奴隶的劳动价值至少为 5.9 万亿美元,最多可能达到 14.2 万亿美元(按照 2009 年的美元计算),不过他的计算时间仅从美国成立到内战结束为止。

一个数字作为参考——美国 2018 财年的预算支出为 4.1 万亿美元

赔偿的支持者认为三个群体应该支付这些费用:政府、私营企业和富裕家庭。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支持和保护了奴隶制度,私营企业从中获得经济利益,这两点不难理解。对于富裕家庭,著名律师 Willie E. Gary 在 2000 年 11 月告诉《哈珀杂志》(Harper's magazine):“现在南方大量富裕家庭曾经都有很多奴隶。当你确认这些被告时,那就会有很多个人。”有人建议立法者可以通过立法强迫这些家庭支付费用,但这在宪法上可能不太合理。

当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们尽管提出了口号,但几乎都没有明确提出具体建议,尤其是现金这一块。一些方案比如税收抵免将有利于所有低收入人群,而非仅仅是黑人,所谓“婴儿债券”有助于所有美国人的孩子支付大学学费,也没有仅针对非裔美国人的孩子。

反对赔偿的理由是什么?

首先,如何确定赔偿对象是个难题。奴隶们都已去世,而在南北战争之后来到美国的移民跟奴隶制没什么关系,也并不是所有生活在美国的黑人都是奴隶的后裔,比如前总统奥巴马。而奴隶制使得大多数非裔美国人几乎不可能将血缘追溯到南北战争以前,很难证明自己是奴隶后裔。

其次,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演讲撰稿人,编辑、作家 David Frum 同样在 2014 年《大西洋月刊》发表了 The Impossibility of Reparations(《不可能的赔偿》)。他在文中警告,任何赔偿计划最终都会扩展到其他群体,比如美洲原住民。最后,执行层面也有障碍。Frum 在文中提问:“目标人群中的所有人都应该获赔相同的金额吗?每个人还是每个家庭一样?是否会根据需要进行调整,如何衡量这个标准?” 

在最近的《国会山报》(The Hill)专栏中,保守派活动家 Bob Woodson 谴责了赔偿的想法。他还告诉 CNN:“我希望他们明白,当黑人社区有更大、更重要的挑战时,花费时间进行这种讨论是一件无用的事。当内战夺去数十万人的生命时,美国就已经在为奴隶制赎罪了。权且假设,每个黑人都获得 2 万美元的赔偿,这又能实现什么成就?”

美国公众怎么看待这件事?

这个想法并不受美国公众欢迎。

2016 年马里斯特民意调查发现,68% 的人认为美国不应该向奴隶后代支付赔偿金。当然这跟种族相关,在反对提供赔偿的人中,美国成年白人居民占比 85%,但非裔美国人只有 32%。

代际分歧也同样存在。接受调查的千禧一代比婴儿潮一代或二战后一代更有可能支持赔偿,即便如此仍有 49% 的千禧一代人反对。

接受调查的美国人对给奴隶后代赔偿这件事不太支持,但几乎每个人都同意需要采取措施来减少奴隶制造成的白人和黑人之间巨大的贫富差距。学者 Collins 表示,他自己的研究表明,白人家庭的平均财富为 14.7 万美元,比黑人家庭的平均财富高出约 41 倍,后者仅为 3600 美元。

“人们说,‘那是很久以前的奴隶制’或‘我们家从没有过奴隶’。但关键是,数百万人的无偿劳动以及奴隶制的遗留物、吉姆‧克劳法、抵押贷款中的歧视、基于种族的大规模监禁——为个人和白人社会整体创造了无需补偿的财富。有欧洲血统的移民直接或间接地受益于这种白人霸权制度。过去对现在影响深远。”


题图为电影《林肯》剧照,来自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