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诺奖得主、神经科学家保罗·格林加德去世,他推动了精神药物研发

Denise Gellene2019-04-16 06:47:43

如今,他开创的“细胞信号转导”领域已成为生物医学的重要分支。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当地时间上周六(4 月 13 日),美国神经科学家保罗·格林加德(Paul Greengard)在曼哈顿去世,享年 93 岁。他生前用了 15 年时间研究脑细胞传递信息的方式,使人类对心理疾病有了新的认识,他也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为了纪念从未谋面的母亲,格林加德还捐出了全部 40 万美元奖金,设立了一个学术类奖项。

洛克菲勒大学证实了格林加德的死讯。自 1983 年以来,他一直在该校任职。

2000 年,格林加德博士与瑞典的阿尔维德·卡尔松博士(Dr. Arvid Carlsson)、美国的埃里克·坎德尔博士(Dr. Eric R. Kandel)分享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三人各自经过独立研究,在大脑细胞传递有关运动、记忆、精神状态的信息方面取得了重要发现,从而使人类对帕金森氏病、精神分裂症、双相情感障碍、药物成瘾等由脑细胞信息传导问题引起的疾病有了新的认识。

格林加德发现了脑细胞对多巴胺这一重要化学递质产生反应的机制,他的研究也为许多可调节大脑化学信号强度的精神类药物研发提供了科学基础。

格林加德表示:“我们的研究揭示了多巴胺产生这些效果的具体机制,换句话说,我们发现了这些疾病的根源在哪儿,又该怎么去纠正。”

格林加德的研究从 1960 年代末一直延续到了 1980 年代中期。在大部分时间里,他的研究成果都没能受到重视。当时多数生物学家都认为脑细胞通过电信号传递信息,他们唯一关心的就是某个细胞是否发出了信号。

2011 年,格林加德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一度以为,有生之年是看不到(我的研究成果)被接受的那一天了。”

最终,格林加德证明了电信号和化学物质会同时产生作用。他发现细胞内的磷酸盐基会触发一连串化学反应,从而放大多巴胺的信号,而这种化学反应反过来又会让脑细胞发出电信号。如今,他开创的“细胞信号转导”领域已成为生物医学的重要分支。

1925 年 12 月 11 日,保罗·格林加德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他的父亲原是一名杂耍演员,后来成了香水销售员。他的母亲则是一名家庭主妇,在他出生时就因难产去世。格林加德 13 个月大的时候,他身为犹太人的父亲又娶了一名圣公会教徒,所以他和两个姐妹从小就接受了基督教教育。进入大学后,有一次填表时需要填写家庭背景,格林加德这才得知自己生母的故事。

他深感丧母之痛,可是母亲没有留下什么遗物,就连一张照片也没有。格林加德获得诺贝尔奖后,他为了纪念母亲,用所得的 40 万美元设立了珀尔·梅斯特·格林加德奖(Pearl Meister Greengard Prize),以表彰生物医学领域的杰出女性。

他在 2006 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母亲来过这个世上,所以我想做点什么,让她显得不那么抽象。”

格林加德小时候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公立学校就读,毕业于森林小丘高中(Forest Hills High School)。二战期间,他应征加入了美国海军,先是被送往电机学校,后又被编入麻省理工学院的一支团队,负责研究用来保护美军船只的雷达预警系统。

退役后,他进入了位于纽约州克林顿县的小型文理学校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主修物理和数学。他的父亲和继母不希望他上大学,有一次接受采访时他说:“他们都很反智”,但好在美国《退伍军人权利法案》(G.I. Bill)为他免去了大学学费。1948 年,他获得了学士学位,并计划继续攻读研究生学位。

他对理论物理学很感兴趣,但是担心自己的工作会牵扯到战后的新兴研究领域:核武器开发。他曾表示:“相比于毁灭人类,应该还有更好的方式来度过这一生。”

为了纪念母亲,格林加德创办了一个学术类奖项。他在 2006 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母亲来过这个世上,所以我想做点什么,让她显得不那么抽象。”图片版权:Karsten Mor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于是他进入了生物物理这一新兴领域,利用数学和物理来解决生物问题。尽管多数生物物理学家都在研究神经细胞产生电信号的现象,但他认为小众领域里或许更容易出成绩,于是选择了研究不那么热门的化学信号。

1953 年,格林加德获得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授予的博士学位,当时只有少数几所大学提供生物物理学专业的学位。此后他做了 5 年博士后工作,在制药行业工作了一段时间,并于 1968 年进入耶鲁大学任教。1983 年,他加入了洛克菲勒大学,直到去世为止。

晚年时,他开始转而研究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氏病、精神分裂症、抑郁症等疾病中,细胞信号传导缺陷的现象。

格林加德一共结过三次婚,前两段婚姻都以离异告终。他身后留下了他的妻子、雕塑家厄休拉·冯赖丁斯瓦德(Ursula von Rydingsvard);三个子女克劳德·格林加德(Claude Greengard)、莱斯利·格林加德(Leslie Greengard)、厄休拉·安妮·冯赖丁斯瓦德(Ursula Anne von Rydingsvard);姐妹琳达·格林加德(Linda Greengard),以及 6 个孙辈。

格林加德前往耶鲁大学任教之前,曾在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与著名生物化学家小厄尔·萨瑟兰博士(Dr. Earl Sutherland Jr.)共事了几个月。萨瑟兰博士此前发现,脂肪和肌肉细胞会因为激素而产生化学信号,这一重大发现也让他获得了 1971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萨瑟兰的研究激起了格林加德的好奇:既然脂肪和肌肉细胞能产生这种化学信号,那么脑细胞里也会有吗?

“大家都没什么兴趣,我这个理论还有待完善。”格林加德在 2000 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回忆道。“人们都说:‘可怜的保罗,相信他会找到正确的方向的。’”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Karsten Mor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