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朱利安·阿桑奇被捕之前,他自我隔离的 7 年是怎样的?

Steven Erlanger and Nicholas Casey2019-04-15 06:46:22

即便生活在这弹丸之地,他继续成为公众关注焦点的愿望也从未减退过。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当伦敦警察把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强行拽到街上时,他满脸胡须、面容憔悴,拼命地拒捕。这一刻,也宣告了他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内长达 7 年的混乱生活的结束。在使馆内,这个自诩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政治难民和他的猫住在位于一个角落的小房间里。

现年 47 岁的阿桑奇长期以来以泄密斗士的形象示人。作为互联网组织“维基解密”(WikiLeaks)的创始人,他公布了美国政府通信的大量机密文件,还公开了被俄罗斯情报部门窃取的绝密邮件内容,企图破坏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竞选。

上周四(当地时间 4 月 11 日)早上,阿桑奇因弃保潜逃刚被英国警方逮捕,又立即遭到了美国的指控,罪名是密谋入侵美国政府的一台电脑。

对于阿桑奇的支持者来说,他是个殉道者和言论自由的捍卫者。对于美国政府而言,他是个被社会抛弃的人和克林姆林宫的走狗。不过,对于他的命运,厄瓜多尔政府强硬的立场可能才是最重要的。

阿桑奇已经变成了不受欢迎的房客。

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那间小小的红砖建筑内,他继续经营着维基解密,在阳台上对着数百名前来膜拜的仰慕者举行新闻发布会,在走廊玩滑板,招待各路访客。这些访客包括 Lady Gaga 和帕梅拉·安德森(Pamela Anderson),有传言说后者是他的情人,给他带来了纯素三明治。

周四当天,安德森在 Twitter 上连续发表推文,抨击此次逮捕是“卑劣的不公正行为”,并称英国和美国是“恶魔、骗子和小偷”。

2016 年,《纽约时报》采访过阿桑奇几次,这些采访构成了时报长期追踪阿桑奇与俄罗斯之间关系的一部分内容。当时,阿桑奇否认自己与俄罗斯情报部门有任何关系,更强调美国民主党邮件泄露事件与该机构无关。他指出,希拉里和民主党人“掀起了针对俄罗斯的新麦卡锡主义的浪潮”。他说,没有“具体证据”显示维基解密公布的信息来自于情报部门,即使他在同一时间表示过他很乐意接收此类材料。

阿桑奇的住处很小,但他住在大使馆里,位于著名的奢侈享乐之地哈罗德(Harrods)百货公司附近;即便生活在这弹丸之地,他继续成为公众关注焦点的愿望也从未减退过。

阿桑奇的办公室里有床、太阳灯、电话、电脑、小厨房、淋浴间、跑步机和书架。3 年前,一个熟悉这里设施的人把它称之为“一个仅有两名服务员的加油站”。

沃恩·史密斯(Vaughan Smith)是阿桑奇的长期支持者,曾帮他凑齐了保释金。史密斯称:“朱利安是个大个子,骨骼很大。他不仅仅是身体上占据了这个房间,还从精神上充实了它。”

史密斯补充道:“这是大使馆内的一处小房间,带个小阳台。空间狭窄,有点闷热,空气不怎么流通,很难为每个人提供访问的机会。”

但在这里,阿桑奇多年来被仰慕者和著名的猎奇者众星捧月,其中包括足球明星埃里克·坎通纳(Eric Cantona)和赞成英国退欧的电台节目主持人、前英国独立党领袖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

阿桑奇的一个朋友在周四指出,尽管如此,长期的隔离生活终于让他感到厌倦,尤其是在漫长而孤独的周末,他被困在空荡荡的大使馆内不能离开。

就连阿桑奇的朋友们也称他很难相处,说他非常自恋,把自己看得过于重要,对个人清洁卫生等琐事没什么兴趣。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说,他变得非常沮丧,想着要不要干脆直接走出去。他与收留他的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张,甚至有些对立。

2014 年,时任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的胡安·法尔科尼·普伊赫(Juan Falconí Puig)给外交部写了一封信。《纽约时报》看到了这封信的副本。普伊赫提到,外交官们对阿桑奇在大使馆的所作所为越来越感到不满。

法尔科尼最关切的问题是,阿桑奇喜欢在大使馆内滑滑板,还喜欢跟来访者一起踢足球。法尔科尼说,他的滑板已经“弄坏了地板、墙壁和门”。

法尔科尼大使称,足球赛已经损坏了大使馆的设备。有一次,当一名保安阻止了比赛并拿走足球时,阿桑奇“气得浑身发抖,开始辱骂并推搡保安”。他拿回球后,“把球扔向了保安”。

这封信称,阿桑奇曾邀请一名电视台记者在大使馆采访他们,还带这名记者进入了大使馆禁止入内的区域。

根据这封信的内容,阿桑奇曾经使用过扩音器上的报警装置,“把警察引来”拍摄节目视频。

法尔科尼写道:“这种事情发生在三更半夜,显然是为了惹恼警方。”

信里说,还有一次,阿桑奇“猛敲大使馆控制室的门”,以“威胁的方式”要求其中的一名保安出来跟他讲话。

法尔科尼写道,保安们出来了,迎接他们的却是阿桑奇的骚扰:他对着他们大喊大叫,还猛推他们。

阿桑奇在大使馆里呆的时间够长:给予阿桑奇政治庇护的厄瓜多尔总统下台很久以后,阿桑奇依然留在大使馆内,这最终让厄瓜多尔不堪重负。2017 当选的厄瓜多尔总统莱宁·莫雷诺(Lenin Moreno)在 Twitter 和视频中解释了对其撤销政治庇护的决定。

莫雷诺称:“在朱利安·阿桑奇屡次违反国际公约和日常生活协议后,厄瓜多尔做出主权决定,撤销对他的政治庇护。”

他指责阿桑奇安装了禁止使用的“电子和干扰设备”,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查看了大使馆的安全文件,遮蔽了大使馆的安全摄像头,欺侮了包括保安在内的大使馆工作人员。

去年 3 月,厄瓜多尔政府切断了阿桑奇的互联网连接,称他已经违反了有关“停止评论或试图影响他国政治活动”的约定。

厄瓜多尔政府也对他的访客进行了限制,要求他自己打扫卫生间和照顾自己的猫。去年 10 月,阿桑奇起诉了厄瓜多尔政府,声称其侵犯了他的权利。

阿桑奇聘请了西班牙人权律师巴尔塔萨·加尔松(Baltasar Garzón),在厄瓜多尔法院对厄瓜多尔政府提起诉讼,称他的权利受到了侵犯。加尔松也向调解人权问题的国际机构美洲人权委员会(Inter-Americ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提起了第二份诉讼。

这两起诉讼都被官方驳回,进一步惹恼了莫雷诺政府。

上个月发生了与莫雷诺相关的文件泄密事件,厄瓜多尔政府把它归咎于维基解密,这在驱逐阿桑奇之前进一步激怒了政府官员。此次在厄瓜多尔流出的大量电子邮件、短信和照片被称之为“INA 文件”,文件名来自于与莫雷诺总统兄弟相关的公司。

这些泄露出的文件,首先发布在厄瓜多尔一个独立的新闻网站上,曝光了总统及其家人的奢侈生活,包括享用豪华晚宴、戴名贵手表和到世界各地旅行。

这些文件还包括了总统的妻子向她的朋友们发送的短信,内容涉及他们一家人到瑞士和纽约的旅行,还有莫雷诺的私密照片,其中一张是他在一家酒店床上吃龙虾的照片。尽管维基解密在其 Twitter 页面推广了这则报道,但却否认参与此次泄密。

几天后,莫雷诺称阿桑奇已经屡次违反了庇护条款,也不该“入侵私人账户和手机”。

莫雷诺在宣布撤销庇护的声明中称:“最终,两天前,与阿桑奇相关的组织维基解密威胁了厄瓜多尔政府。本人领导的政府无所畏惧,也不会屈服于威胁而不采取行动。”

莫雷诺提到的威胁,似乎是指维基解密试图公布阿桑奇在大使馆内被监视的规模。

维基解密的主编克里斯廷·赫拉凡松(Kristinn Hrafnsson)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谴责道:阿桑奇在使馆内一直遭到“大规模的监视”,厄瓜多尔只是把他引渡到美国阴谋的一部分而已。

赫拉凡松称:“我们已经查实,保安一直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以及他与来访者的每一次见面。我们也知道,大使馆内的访客记录和视频文件被要求交出。”

赫拉凡松补充道:“我们认为这些资料已经交给了美国特朗普政府。”

赫拉凡松还谴责:这些秘密监视是针对阿桑奇的 300 万欧元敲诈阴谋的一部分,其中涉及阿桑奇的性录像带。

英国警方于上周四逮捕了阿桑奇,罪名是根据瑞典的逮捕令在 2010 年首次逮捕后弃保潜逃。

瑞典人想要审问阿桑奇有关性行为不端和强奸的指控;2012 年 6 月,阿桑奇非常害怕被引渡到美国,还让他的支持者损失了保释金;其间,他成功进入到了厄瓜多尔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

直到 2017 年 5 月,在多次试图保护阿桑奇并最终就这些指控对他进行采访之后,瑞典才宣布终止调查并撤销了对他的逮捕令。

阿桑奇也逐渐得罪了他的一些早期支持者,包括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和女继承人杰迈玛·戈德史密斯·卡恩(Jemima Goldsmith Khan)。阿桑奇深受缺乏维生素 D 之苦,牙齿也有问题,还有抑郁症。对一些人来说,他成了某种笑话,很多人嘲弄他对引渡的恐惧。

但是,也有成千上万的支持者为阿桑奇的贡献而欢呼,很多人认为他是为个人权利和互联网自由而殉道。有时,几百人聚集在大使馆的外面,聆听阿桑奇从小阳台上发表的讲演。

周四当天,英国警察大约在早上 9 点 15 分到达大使馆。大使向阿桑奇提供了撤销庇护的证明文件。他没有轻易就范。

他拒绝被捕,随后被进入大使馆的警察控制住;他使劲挣扎,好不容易才给他戴上手铐。大使馆外的警察也协助了此次逮捕。

根据威斯敏斯特地方法院(Westminster Magistrates Court)的描述,被捕时他对这些警察说:“这是非法的,我是不会离开的。”阿桑奇被捕后出现在该法院时,身着一件海军服,银发盘成了一个髻,白色的长胡须后,紧闭的嘴唇清晰可见,看起来比较平静。

法院外,大批媒体的摄像机对着守卫森严的入口;一群抗议者不停地呼喊“释放、释放、释放阿桑奇”,声音有些虚弱无力。

阿桑奇在法庭上就座后,一名身穿破旧荧光色外套的支持者在公众旁听席上狂热地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阿桑奇面无表情地转向旁听席,举起手臂,也做了同样的动作以示回应。

在等待律师到来时,阿桑奇读了一会儿书,他把这本书举起来给媒体看:戈尔·维达尔(Gore Vidal)所著的《国家安全史》(History of the National Security State)。


翻译:熊猫译社 夏晴

题图版权:Peter Nicholls/Reuter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