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考古学家拉尔夫·索莱茨基去世,他认为尼安德特人“拥有人性”

Sam Roberts2019-04-15 06:43:06

“尼安德特人与花之间的联系为我们对尼安德特人的认识增添了一个全新的维度,这表明他有‘灵魂’。”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当地时间 3 月 20 日,考古学家拉尔夫·索莱茨基(Ralph Solecki)在新泽西州利文斯顿(Livingston)逝世,享年 101 岁。他的研究帮助驳斥了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残酷无情、野蛮愚蠢的看法,为一系列有关史前生活的小说提供了灵感。

索莱茨基博士的儿子威廉表示,他死于肺炎。

1950 年代中旬起,索莱茨基博士带领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研究团队,发现了八具尼安德特成年人和两具尼安德特婴儿的骨骼化石。数万年前,他们曾生活在如今的伊拉克北部地区。

索莱茨基博士当时也是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人类学家。他表示,骸骨是在沙尼达尔洞穴(Shanidar Cave)发掘的,洞穴里的物证显示,尼安德特人会照顾弱者和伤员,还会用花作点缀埋葬死者,而且他们挑选这些花可能是出于它们的治疗效果。

男性骸骨“沙尼达尔三号(Shanidar 3)”显示,他失去了右手臂,一只眼睛失明了,但他在受伤后还活了好些年。这表明,他的尼安德特同伴为他提供了食物和其他帮助。

1975 年,索莱茨基博士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称:“虽然他们是古代人,但精神却很现代。”

1961 年,索莱茨基在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考古学副教授。图片版权:哥伦比亚大学

墓地土壤中发现的大量花粉表明,尸体可能是用矢车菊、蜀葵、麝香兰以及其他花隆重埋葬的——科学家目前还在探索、进一步证实这一推测。(一些研究人员猜测,花粉可能是被啮齿动物或蜜蜂带来的,但索莱茨基博士的理论现在已经被广泛接受了。)

索莱茨基博士写道:“尼安德特人与花之间的联系为我们对尼安德特人的认识增添了一个全新的维度,这表明他有‘灵魂’。”

而且,1976 年他告诉纽约科学院(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如果这些花被确认具有药用价值,那就表明“尼安德特人拥有一套可以相互沟通的交流系统,简而言之就是口头语言”。

索莱茨基博士 1971 年出版了第一本著作——《沙尼达尔:第一位用花陪葬的人》(Shanidar: The First Flower People),书名清楚表明了他为这一考古复原工作所付出的心血。

他的著作还有《沙尼达尔:尼安德特人的人性》(Shanidar: The Humanity of Neanderthal Man ,1972)和《沙尼达尔洞穴的新石器时代原始墓地》(The Proto-Neolithic Cemetery in Shanidar Cave,2004)。后一本书是他和妻子罗斯·L·索莱茨基(Rose L. Solecki)、同事阿南诺斯提斯·P·阿格拉腊基斯(Anagnostis P. Agelarakis)合著的。

科学家们相当敬佩索莱茨基博士的发现。眼下,他们还在用最新技术解释这些骸骨和多种陪葬物的含义。

1970 年,索莱茨基博士正在测量一件燧石做成的刮刀。这是在黎巴嫩一个古老洞穴里发现的手工制品。图片版权:哥伦比亚大学

今年,《科学》杂志引用考古学家克里斯多夫·亨特(Christopher Hunt)的话表示:“有一点很清楚,‘花葬’的骸骨堆都集中在一个很有限的区域里,但并不完全属于同一地质时代,因此它们可能不属于同一时代。这可能体现了某些形式的有意而为和群体记忆:尼安德特人经过几代又回到了同一个地方。”

小说家让·M·奥尔(Jean M. Auel)受到索莱茨基博士研究的启发,写了《爱拉与洞熊族 : 石器时代·爱拉传奇系列》(The Clan of the Cave Bear,1980)一书。这也是她讲述人类进化的“石器时代·爱拉传奇系列”(Earth’s Children)中的第一本。奥尔表示,沙尼达尔三号正是书中角色克利伯(Creb)的灵感来源。

1950 年代初,索莱茨基博士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正在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进行另一项发掘工作。当时他想找一个可能会有比较多发现的挖掘地点,当地人带他去了札格洛斯山脉(Zagros Mountains)崎岖的大扎卜河河谷(Great Zab River vally)和沙尼达尔洞穴。

沙尼达尔洞穴的入口位于海拔 2500 英尺的地方,洞穴内部面积 3000 平方英尺,高 20 英尺。他在那里发现了遗骸和手工制品,这使得那里成为了西亚唯一的尼安德特人遗址。

1955 年,索莱茨基博士和罗斯·M·莉莉恩(Rose M. Lilien)结婚后,和她一起回到了伊拉克,住在一处没有自来水和厕所的石制警察营房里。

他们住的地方比自然洞穴好不了多少。据索莱茨基博士估计,曾有大约 3000 代人住在自然洞穴里。自然洞穴为研究人员提供了索莱茨基博士口中人类进化的“连续的慢镜头”。

2005 年,索莱茨基博士拿着一根 17 世纪的烟斗。它是在纽约长岛马莎皮夸(Massapequa)的堡垒中发现的。索莱茨基博士的硕士论文写的是附近另一处堡垒。图片版权:Marko Georgie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957 年,他告诉《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考古学家很少有机会能这么清楚地看到人类在这么长一段时间内的持续发展。”

他在洞穴表面下 16 英尺到 45 英尺(45 英尺以下是基岩)深的地层发现了这些骸骨。

索莱茨基博士发现的第一具骸骨属于一名男性,他可能是在山洞里睡觉时被地震时松动的石灰岩困住并砸死的。

另一名男子似乎是被尼安德特人埋葬的。第三具 1957 年发掘的骸骨,其主人生活在 3.5 万至 4.5 万年前,当时已经快 50 岁了,左肋骨上有一处尖石或刀刃留下的深深伤痕。他可能是目前已知年龄最大的谋杀案受害者。(他的骸骨如今被放在史密森学会的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

1960 年索莱茨基博士和他的妻子再一次回到了这处遗址。这一次,他们发现了第四具骸骨,骸骨上还有陪葬的花或草本植物花粉存在的迹象,而且这些花和花粉很有可能是作为药物使用的。

“冰河时代末期,一定有人在山坡上游荡,为哀悼死者而收集花,”索莱茨基博士写道,“在我们今天看来,把花这样漂亮的东西和受到珍爱的死者放在一起似乎是一件很合乎逻辑的事,但在距今约 6 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墓地里发现花则是另一码事。”

尼安德特人一直生存到了大约 2.8 万年前,直到更能适应环境的智人克鲁马努人(Cro-Magnon)开始占据主导地位。

斯蒂芬·拉斐尔·索莱茨基(Stefan Rafael Solecki)1917 年 10 月 15 日生于布鲁克林一个波兰移民家庭。他的父亲卡什米尔(Casimir)以卖保险为生,母亲玛丽·索莱茨基(Mary [Tarnowska] Solecki)则是家庭主妇。

索莱茨基博士 10 岁时,有关埃及图坦卡蒙国王陵墓出土珍宝的新闻报道激起了他对考古学的兴趣。他父亲在纽约长岛卡奇格镇(Cutchogue)买了一栋房子后,他开始了自己的考古发掘。春耕之后,他和朋友会去寻找美洲原住民的箭头和其他手工制品。

从皇后区艾姆赫斯特(Elmhurst)新城高中(Newtown High School)毕业后,他 1942 年在纽约市立学院(City College of New York)获得了理学士学位。

二战期间,他在欧洲服役负伤。他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论文主题为 17 世纪的 Corchaug 堡(Fort Corchaug)。Corchaug 堡在他位于长岛的家附近,后来被指定为美国国家历史名胜(National Historic Landmark)。

1951 年起,在史密森学会担任副馆长的索莱茨基博士开始调查历史遗址。(他用来考古的铲子现在是史密森学会的藏品之一。)他参加了三次探险,其中一次是由富布赖特奖学金(Fulbright fellowship)支持的。1958 年,他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了人类学博士学位。

索莱茨基博士在苏丹和阿拉斯加的考古发掘工作也很有名,他还领导了哥伦比亚大学在中东和非洲的探险。1958 至 1959 年间,他担任了史密森学会的考古馆长。1959 至 1988 年间,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执教。1990 年,他和拥有考古学博士学位的妻子加入了得克萨斯 A&M 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的教职工队伍。

2000 年,为了住得离儿子近一点,他们搬去了新泽西州。

他的一个儿子威廉是一位地理学家,在亨特学院(Hunter College)担任教授,也是纽约市立大学可持续城市研究所(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Cities)的创始人兼名誉理事。另一个儿子约翰则是一位联合国难民事务官,曾在 2009 年被绑架并在巴基斯坦被关押了两个月。索莱茨基博士的妻子,两个儿子以及两个孙辈目前尚健在。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为索莱茨基博士,1956 年摄于沙尼达尔洞穴。图片版权:Ralph S. and Rose L. Solecki papers at the National Anthropological Archives,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via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