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以色列月球探测器着陆失败,坠毁在月球表面

Kenneth Chang2019-04-13 06:46:07

“希望这不会是旅程的终点。”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本周四(当地时间 4 月 11 日),一架引发了以色列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无限想象和激动心情的小型航天器,似乎已在月球表面坠毁。

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的航天部门参与了这架航天器的研制工作。该部门的总经理奥菲尔·多伦(Opher Doron)事后说道:“我们的航天器出了故障。很遗憾,我们未能成功着陆。”

指挥中心的人员虽然情绪有些低落,但仍然将这次尝试视为值得庆祝的成就。

以色列电信行业企业家、SpaceIL 的总裁莫里斯·卡恩(Morris Kahn)说:“虽然我们没有成功,但我们确实做出了尝试。我认为,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可以为此感到自豪。”SpaceIL 是一家非营利性组织,负责执行此次登月行动。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在位于以色列耶胡德(Yehud)的登月行动指挥中心,见证了这次登月尝试的全过程。他表示:“如果刚开始时我们没有成功,那我们就再试一次。”

要是这次着陆任务能取得成功,这个名为 Beresheet(这个名字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创世纪”[Genesis]或者“初始”[in the beginning])的机器人着陆器,就会成为第一个由民间组织研制并成功登陆月球的着陆器,以色列也将成为继美国、前苏联和中国之后,第四个实现航天器登月壮举的国家。

今年 2 月,“创世纪”号抵达发射台,然后搭乘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一枚火箭进入太空。之后,它实现了环绕月球飞行。对于一个民间组织来说,这本身就已经是足以载入史册的成就。在此之前,只有美国、前苏联、中国、日本和印度这五个国家以及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的航天器实现了绕月飞行。不过,着陆阶段才是登月项目中风险最大的一部分。

2500 多名观众来到指挥中心外的大草坪,坐在塑料椅上,带着祝福共同见证了此次着陆尝试的全过程。

但是,这架航天器在登月的最后阶段出了问题。自动着陆过程在刚开始时都是按预定计划执行的,进展相当顺利。“创世纪”号的预定着陆地点是被称为“澄海”(Sea of Serenity)的熔岩平原的东北部区域,之所以选择那块区域,主要是因为那里地势平坦,几乎没有什么坑洞。

在距离月球表面大约 21 公里的高空,这架航天器甚至还以月球为背景,为自己拍摄了一张照片。

当指挥中心的人员发现航天器运行失常的时候,现场变得更加安静,气氛也变得更加紧张。

航天器还离月球表面很远的时候,发动机突然就熄火了。多伦当时正在对航天器的动态进行现场解说,他那时告诉大家:“我们的主发动机似乎出了问题。现在我们正在对航天器进行重置,尝试重新启动发动机。”

在控制室外,观众纷纷发出了叹息。

几秒钟之后,多伦说:“我们的主发动机又启动了。”于是,人们开始欢呼鼓掌。但 SpaceIL 的首席执行官伊多·安特比(Ido Anteby)却立即插话说:“但是它并没有重启。噢,不。”

多伦补充道:“主发动机已经恢复工作,但是我们失去了与航天器的联系。”

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收到来自“创世纪”号的消息了。

原本预定着陆的时间是以色列当地时间晚上 10 点 25 分。这个时间点终于到来了,随即又过去了。SpaceIL 的团队意识到,这次行动已经结束了。

SpaceIL 的工程师达妮埃拉·杰龙(Daniela Geron)此时已经精疲力竭。她前一天晚上只睡了三个半小时,因为她参与了最后阶段的准备工作,以便跟踪“创世纪”号此次着陆尝试的整个过程。

她说:“现在我心里百感交集。我感到自豪。但也觉得难过。还觉得很失望。”

她抱有希望,相信这次登月行动标志着民间力量在太空探索方面踏出了第一步,而不是走到了终点。杰龙说:“民间力量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我们可以去月球。也许还能去更远的地方。”

此次登月行动耗资大约 1 亿美元,远远低于政府资助的月球探测航天器的预算,然而它也凸显了这种速度更快、成本更低的项目不得不做出的一些折衷选择。这些航天行动本身的固有风险也会更大,其资助者必须愿意接受周期性的失败。

NASA 已经开始采取与商业公司合作的方式,以便将一些小型科学载荷运到月球表面。去年 11 月,NASA 选择了 9 家公司,让它们在未来 10 年里参与其价值 20 亿美元的合同的竞标。NASA 官员强调,要提高速度,而不是确保成功。在他们的预期中,其中一些任务将会遭遇失败,就像 SpaceIL 的这次登月行动一样。

现场观众之一、年仅 19 岁的阿萨夫·埃兹雷(Asaf Ezrai)说,自己将来想要从事科研领域的工作。埃兹雷表示:“我感到有点沮丧。但即使最终得到的是这样的结果,这也已经是一项巨大的成就。”

SpaceIL 的创始人是三名年轻的以色列工程师:亚里夫·巴什(Yariv Bash)、克非·达马里(Kfire Damari)和约纳坦·威特劳布(Yonatan Winetraub)。他们创办这家组织的主要目的,是参加 Google Lunar X Prize 探月大奖赛,并夺取奖金高达 2000 万美元的头等奖。他们也希望这次登月行动能激发以色列的儿童对科学和工程领域的兴趣,使他们决心将来从事相关职业。

事实证明,将航天器送到月球表面的任务,无论是在技术方面还是在成本方面,都比任何一个参与 X Prize 探月大奖赛的团队原先预想的更为艰巨。经过几次延期之后,该项赛事的最后期限已于去年到期。尽管如此,SpaceIL 团队仍然继续推进其登月项目,卡恩也为他们提供了完成这个项目所需的资金。

上个月,X Prize 基金会(X Prize Foundation)宣布,虽然探月大奖赛已经结束,但如果这架航天器能够成功着陆,基金会将会向 SpaceIL 颁发登月奖(Moonshot Award),奖金为 100 万美元。

本周四,X Prize 基金会的执行主席彼得·迪亚曼迪斯(Peter Diamandis)在指挥中心见证了此次着陆尝试的全过程。着陆任务失败后,他表示,SpaceIL 仍将获得这 100 万美元的奖金。

XPrize 将向 SpaceIL 团队颁发 100 万美元的“登月奖”,鼓励他们继续推进研发工作,打造“创世纪”号 2.0 版。航天实在太难了!!!

NASA 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对着陆任务的失败表示遗憾,同时也对绕月飞行的成就表示祝贺。

虽然@NASA 对@TeamSpaceIL 未能成功实现月球着陆表示了遗憾,但我们还是要祝贺 SpaceIL、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以及以色列这个国家,他们率先完成了由民间资助的绕月飞行任务。

SpaceIL 的联合创始人巴什说:“希望这不会是旅程的终点。”


翻译:熊猫译社 温丹萍

题图版权:SpaceIL/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 via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